关灯
护眼
    “这太夸张了!”

  “他的反应好快,手也太稳了。”

  “肯定是挂,特种部队青训赛里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我不是说他一定是挂,这个位置李锴也可以做到,但不是所有人都是李锴。”

  “就算他是现实世界中的特种兵,但是在VR环境中他还是需要适应一段时间的,一个新人做出这样标准的战术动作实在太恐怖了。”

  负责人关掉全息投影,宁负坐在宽大的沙发上,面前还是一杯腾着热气的绿茶。

  “宁负,你怎么看?”

  “不是我强,是他们太弱了。”

  宁负的心脏小小颤动了一下,他第一次这样嚣张,不过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本,上午一共打了三场训练赛,三场全胜,赢下比赛的方式简单粗暴,就是杀光对手。

  他的击杀死亡比一跃来到了新人榜的首位。

  负责人说:“我现在考虑让你转去正式的职业队。”

  “工资会涨么?”

  “工资涨得不多,但是赢下比赛会有奖金。”

  “很多?”

  “很多,而且你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会上一个台阶,到时候如果你愿意,接点广告,做做代言,还是能赚点小钱的。”

  “那就好。”

  “这件事还得我去和管理层讨论一下,下午训练赛你继续打吧。对了,你还是低调一点,免得出麻烦,不过就算真的出麻烦了,也没关系,我给你兜着。”

  宁负喝了口绿茶,离开了负责人的办公室。

  回到休息室,他让加百列帮他找出李锴的比赛录像,同时以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开始观看。昨晚他断断续续看过一点特种部队的比赛录像,那个叫李锴的ID确实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比赛过程中右上角一直跳动着他的击杀播报。

  同时观看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宁负深感人外有人,李锴的思路异常清晰,战术动作也极为标准,能通过极少的信息就分析出敌人的动向,此外,在很多关键节点也十分大胆。所有人都恐惧的时候,恰恰是他最激进的时候。

  宁负感觉李锴要去玩德州扑克,大概也会是一把好手。

  下午的训练赛如期召开,赛前,他被带到休息室,有两个人用扫描仪对他进行了详细的检查。

  “你耳朵后边的电子设备究竟是什么?”

  “助听器。”

  “元宇宙环境中还有助听器么?这明显是一段外挂程序。”

  “可是,我的这个电子设备的确和比赛无关,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我在比赛的过程中使用了这个电子设备么?”

  “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你在比赛中没有使用这个电子设备么?”

  “谁质疑谁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