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中年人也发现了回放中的异样,李锴的表现的确很反常。他和宁负又回看了几遍录像,可是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宁负说:“可能是我们想多了?”

中年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您对这场比赛怎么看?”

“神眼队的整体水平甚至要比雄猫队高一个层次,神眼队就像一台冷血无情的机器,将每个指令都恰如其分地执行到位,不多一毫也不少一厘,无论局势如何,对手如何,他们都有自己的节奏,和我们玩的根本不是一个游戏。”

“如果雄猫队没有李锴这样的天才,那么一定会被神眼队全面碾压。这支横空出世的战队实在太强了,下个赛季绝对是冠军,我们只能和雄猫队争一下亚军。”

“关于神眼队的报道好像并不多?”宁负疑惑地问道。如果不看积分榜,他都不知道有这样一支战队,这次众多战队向他抛出橄榄枝,其中也并没有神眼队。

中年人说:“他们一直很神秘,背后的赞助商是智能集团的神经网络分部,大金主呀。”

宁负说:“那我们呢?”

“龙翔战队是苏氏重工赞助的。”

宁负拿着酒杯的手停在了空中,半响,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雪茄也快燃尽了,长长的烟灰从中间断开。

宁负起身告辞。

走出VR仪,深度刺激带来的晕眩感还若隐若现,口中好似还有雪茄浓郁的香气。宁负的黑方到了,他拆开包装,拧开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自己居然阴差阳错地加入了苏氏重工赞助的龙翔战队,这又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屠龙会有没有动作?苏桃知道了又会怎样想?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枚硬币,轻轻贴在嘴唇上。

无论怎样,她都已经做出了选择。

余光扫过扔在地上的快递包装,他忽然发现了一处破损,纸壳箱上被掏了一个洞,有一角白色露了出来。

就像一个怪兽的嘴,正吐着舌头。

是一个白色纸包,沉甸甸的,宁负打开,里面是一枚黑色哑光硬币,两面是同样的羽毛图案。宁负起身摸出枕头下的金属羽毛,材质似乎完全相同,对比每个纹路,看不出任何区别。

金属羽毛是江依留给他的,材质现在都无法确定,纹路则独一无二,宁负在所有图像资料中都找不到原形。

包着硬币的是张对半撕开的A4打印纸,笔迹陌生,写着一句话:“你能分清这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么?”

宁负看着硬币,羽毛直立,完全对称,两面一模一样。大小就像普通的壹圆钢芯镀镍币,份量有点沉。

硬币放在玻璃茶几上,没有任何光泽,仿佛一个黑洞。宁负沉思良久,将硬币攥在手里,拉开了家门。

楼道依旧冷清,欠费通知单的纸已经有些泛黄,像一片易碎的枯叶,外面的风呼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