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灯光昏暗,从吧台望去,客厅的沙发就像一条趴着的巨大鳄鱼。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始第一天的训练赛了,宁负将酒杯洗净放回原位,走出江依的别墅。

他打开自动驾驶系统,将椅背放倒,睡了过去。

手腕上的情绪调节器传来一阵欢快的电流,他已经来到了出租屋的楼下。起雾了,灰烬依旧纷纷扬扬,就像是奶油上的巧克力屑。

宁负回到家后洗了一把脸,走入VR仪,流光过后,他再次来到了黑月基地。已经有好几支队伍候在俱乐部的大厅里,宁负找到了自己的龙翔战队。

胖乎乎的经理还是一脸谄媚,向周围的人介绍道:“这就是我们的最强新人王,宁负先生。”

一个扎着头巾的年轻人向宁负伸出手:“队长宋峰,多多关照。”

宁负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来到休息室开始做战前准备。根据赛区的分配,他们今天训练赛的对手正是神眼队。

战术背心装好防弹插板,子弹被一颗一颗压入弹匣,校准瞄具,确认一切没有问题后,他们围在桌前,确认作战计划。

因为宁负是新人,所以暂时作为替补,还没有上场的机会,但是可以参与其他所有环节。

龙翔战队非常有针对性,既然神眼战队的打法中规中矩,按部就班,凭借着强大的执行力来滚雪球积累优势,那么龙翔战队要做的就是分而化之,逐个击破,广布疑阵,实则将力量集中于一点。

宁负没有插话,只是站在一边悄悄观察,他需要了解每位队员的性格,从而决定之后以怎样的方式相处。

比赛开始,神眼队在前三分钟就造成了击杀,他们的枪太准了,龙翔队只要稍微探个头,就会招来一片弹雨。

这是绝对的压制力,语音频道中,队长宋峰骂骂咧咧地继续指挥着,在他们五个人的交叉火力下,神眼也损失了一名战力。

但宁负并不看好目前的局面,随着双方不断减员,神眼会收缩战线,龙翔的疑兵如果继续四处游走,就会被集火杀死,如果和其他队员汇合,那么比赛又将变成硬实力的较量。

神眼就像看透了龙翔的战术一般,游走在外的宋峰找不到任何打开局面的机会,网套逐渐收紧,对于龙翔战队而言,第一场训练赛败局已定。

果不其然,随着最后存活的宋峰被神眼埋伏,龙翔的所有队员垂头丧气地传送回休息室。

绝望写在每个人脸上,他们第一次遇见这样看不到任何胜利机会的对局。

宋峰骂道:“这群人多多少少有点问题,怎么可能这么准?就算他们全都是李锴,也未必能做到这样!”

宁负沉默着,加百列依旧已经拿到了关于神眼的资料,这支由智能集团神经网络部门赞助的战队,所有队员的信息都十分正常,唯一奇怪的是教练。

这名教练曾经在智能集团的神经网络部门担任技术主管,这样一位高科技人才为什么会来做电子游戏的教练?

特种部队的教练通常有两名,一名是传统电子竞技游戏的职业教练或者退役选手,一名多半拥有军旅背景。高科技人才担任教练的情况十分诡异,宁负让加百列继续搜集这名教练的信息。

加百列说:“主人,这些信息已经不属于公开信息了,涉及到智能集团的商业机密,如果我强行查阅,大概会和阿撒兹勒翻脸,您看有没有这个必要?”

教练和宋峰他们正在开会,决定转攻为守,稳扎稳打,避其锋芒,伺机而动。宁负只觉得他们病急乱投医,因为这正是神眼最擅长的领域。

比赛开始了,休息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宁负还以为是战队的经理,正准备打个招呼,才发现来者的面孔很是稚嫩,陌生中又透着几分熟悉。

“李锴?”

“是我,你就是宁负吧?给你发邮件了,你都不回的。”

“抱歉,最近事情太多了,忙忘了。”宁负有些意外,原本他以为相见的第一次只会在赛场上。

李锴的视线已经转向了全息影像,龙翔和神眼已经开始交火,就像是装甲车之间的对撞,一时间枪声大作。

李锴伸出圆滚滚的手指:“你看,他们都是三连发点射,而且命中率十分惊人,挨着边就死。每发子弹的间隔只有0.01秒,他们的所有人都可以在0.01秒内精确跟抢。”

宁负摇摇头,他还没有如此了解这个游戏。脑中忽然闪过在经理办公室内看到的那场对局,现在回忆起来,子弹打在集装箱上,每一发应该都敲在了李锴的心脏位置,所以李锴才会大惊失色。

在全息投影的笼罩下,李锴抱着双臂,全神贯注地看着比赛,龙翔已经减员过半。

李锴说:“记得回我邮件!”然后转身离去。

结束了一上午的训练赛,龙翔队三战三败,宋峰说:“宁负,如果换你上,有几成胜算?”

宁负说:“我差得还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