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著名社会学家哈瓦特在《核后世界》一书中构想了未来人类居住和生存的地下城市。工业区,农业区,住宅区被彻底分开,又依靠紧密且高效的地下网络连接在一起。居住区由世界政府直接管辖,而工业、农业区则交给人工智能。

宝马M4冲破雨幕,驶入通往地下城的涵洞。宁负一边开车,一边让加百列搜索着有关地下城的资料。邮箱不停地发送抑或回复着信息,在陌生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么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漆黑的涵洞仿佛没有尽头,已经听不到雨声了,地面干燥。头顶不时掠过一架飞行器,地下城与上面的世界并未完全隔绝。

通过加百列,宁负确认方坤宇就在这座地下城中,方坤宇现在还做老师么?地下城应该没多少孩子了。

核爆之后,人们都害怕自己的基因被辐射改变,生下有缺陷的儿童,很多家庭都变成了丁克一族。世界政府对此也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人口已经不再是生产力的主要支柱。

“死机器”这个词又一次出现在宁负的脑海中,有钱人依旧生活在地表,住着安装了天穹系统的别墅,散落在世界各地,而那些普通人,掌握着过时的技能,不被这个时代所需要,只能在地下城里做着一场又一场没有尽头的梦。

涵洞中开始出现支道,路上渐渐有了其他车辆,几乎全是电动的。宁负驶过燃油车禁止入内的牌子,地下城的换气系统负载很大,如果允许燃油车通行,地下城的空气质量将会彻底恶化。世界政府甚至还推行过一段时间的禁烟措施,但最后不了了之了。

宁负将宝马M4驶入停车场,探照灯下排列着无数辆废弃的车子,一眼望不到尽头。有些车破损不堪,有些车锈迹斑斑,它们都轮胎干瘪地趴在那里,没有一丝生气,就像一场尸体的聚会。

更深更远的黑暗中还有无数台这样的“死机器”,不难想象,有些车是某个中年人来之不易的积蓄,副驾曾坐着妻子,后座是年迈的父母,车窗外风景闪过,中年人有些洋洋自得,打拼这些年,也算是享受到了幸福的感觉。有些车是某个年轻创业小伙全款买下的,提车时意气风发,自己的生意必将越做越大,到了夜店将点一杯橙汁,将车钥匙搁在桌上,暗地里抱怨怎么还没有识货的女孩靠过来。

这些故事和车子一起,在地下深处潮湿闷热的空气中一点一点腐朽,靓丽的漆面变得暗淡,逐渐剥落,铁锈爬上了心脏,让人粗重的呼吸中都带着一丝腥味。

宁负背着行李袋,拍了拍宝马M4微烫的引擎盖,算是告别。

他走到路边,伸出大拇指,这是搭车的手势。

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60年代的美国,在嬉皮士运动的狂潮中,沿着66号公路寻找爱与理想。

根据加百列搜集的资料,很多人在这里丢下燃油车,搭乘其他人的电动车抑或飞行器前往地下城。

黑暗中光线转动,像是为了迎接空袭,宁负想象着柏林防空塔火力全开的模样,曾经毁天灭地的战争和当下的灾难相比不值一提。人类终究用自己的力量毁灭了自己。

地上投下一束蓝色的光,是飞行器准备着陆的标志,提醒后面的电动车注意避让。一架黑色的飞行器,像遥控无人机的模样,只是大上许多,至少可以坐下四个人。

随着飞行器的高度缓缓降低,宁负看到了机窗后的那张胖乎乎的脸。

是李锴,表情肃穆,眼中还残留着惊慌未定的痕迹,他必须装作冷酷,才能更好地在这个世界中存活下来。

宁负疲惫万分,抬起眼,却觉得自己应该笑一下。

看到宁负的笑,李锴咬紧的牙关送了,挤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他俩都以为对方死了,没想到却在这里相遇。

宁负坐上飞行器的副驾驶,好奇地打量着一切,然后拍了拍李锴的肩,说:“行呀,说实话,没想到你还活着。”

李锴说:“首席执行官来我家把VR仪关了,这就是他的飞行器。”

宁负打开手套箱,里面露出一支M1911的枪柄,李锴瞥了一眼,问道:“你在现实中开过枪么?”

宁负点了点头,李锴说:“我没有,靶场都没去过。和游戏中差别很大么?”

“挺大的,游戏中弹道都是一样的,但是现实中,每颗子弹都有自己的方向。况且,游戏中你摘走的是胜利,而现实中是生命,心理压力不一样。”

“你杀过人么?”

宁负说:“杀过吧。”

“什么感觉?”

“没感觉,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小说中那样晚上睡不着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反而把想杀我的人都杀了我才睡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