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浦东张江的独栋别墅中,苏桃一家正在吃早餐。

苏健说:“最近的新闻你看了么?你那个小男朋友好像出事了。”

苏桃说:“怎么了?”

“他加入了一支我们公司赞助的游戏战队,然后被曝光打假赛。”

苏桃蹙起了眉,挥手调出全息影像,盯着那条新闻看了好久。苏桃问:“可是报道中并没有提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他真的有打假赛么?战队是您公司赞助的,您能不能问一问。”

“我只负责掏钱。”苏健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冲着苏桃笑了笑。

苏桃被这个含义不明的笑容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新闻中说宁负和一个叫做李锴的共犯已经潜逃至地下城,这个李锴也曾是顶尖的职业选手,新闻中将这两个人列为高危罪犯。

“爸,你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呀?我觉得宁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儿的,而且这个李锴之前口碑也一直不错,事情好像有些奇怪,你说会不会是江任集团的某些人在整宁负,据说,江依把企业留给宁负了,但是其他人不同意。”

苏健用餐巾擦着手,说:“我没什么内部消息,这些事儿都是公司的宣传部在负责,他们赞助的战队可能有二十几支,就算出了问题,也闹不到我这里来。”

“爸,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帮忙查一下。”

“查了无非就是两个结果,一,他确实在打假赛,那么他活该。二,他没有。如果没有,那么就要做好和江任集团或者其他背后势力开战的准备。你来打?”

苏健把餐巾扔在桌上,继续说:“不查反倒好些,如果他来找你,肯定要把这件事处理妥当,对于他打不打假赛我真不关心,但我知道,无论是自证清白还是颠倒黑白,都需要本事,他有这个本事,就配站在这儿,没有,爸爸再给你介绍好男孩。我吃饱了,先上去处理工作。”

苏健笑了一下,起身离去。

远在地下城的宁负,此时收到了一封邮件,署名是苏桃。

“我相信你没有打假赛,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宁负刚刚睁开眼,一旁是连至天际的海岸线,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光线渐渐明亮,转为亮白。潮声悠然,裹着海鸥的鸣叫。

“我自己来。”宁负不想苏桃趟这摊浑水。

他原本以为苏桃会问自己到底有没有打假赛,就像爱情电视剧中那样,“你和我实话实说”,“不要骗我”,看到苏桃这封邮件,他安心了许多。

挥手调出全息影像,账户里还有一部分信用点,他订购了两套西装,都是枪驳领,双开叉,必须得衣冠楚楚,才容易让人信服。

敲开李锴的门,宁负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房间,说:“屠龙会的装备借用一下,放你这里也不安全,我需要先查清楚打假赛这件事,这样可以还你我清白。”

“等等,你发什么神经,大早上的,不是,我得等着屠龙会的人来取这些资料。”

“你又不用拿着枪等。”

宁负从李锴面前挤过去,打开角落的行李袋,M1911,50发子弹,两个屏蔽仪,还有烟雾弹和电磁脉冲手雷。

空仓挂机,检查枪膛,填满子弹。李锴揉着惺忪的睡眼,脸上怒气未消,但是说话的声音却软了下来:“你要干什么?我跟你一起去,我不会打枪,但是我可以学。”

“我要是不告诉你我干什么,你还跟我一起去么?”

李锴愣了一下,说:“等我刷个牙。”

宁负忍不住笑了一下,其实没必要,告诉李锴也没什么关系,他还是蛮相信这个小伙子的,但这会影响到他们以后的合作,而且宁负也很享受这种被完全信任的感觉。

一个人将自己全身心地托付过来,让他感到安心又焦虑,这种冲突仿佛某种剧烈的化学反应,在他的心脏中沸腾,化作暖流奔向四肢百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