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海浦东张江的独栋别墅前停下一辆出租车,苏桃记得上次离开这里的时候还穿着羽绒服,泳池没有放水,看起来荒废了很久。管家早早候在门口,接过了她手里的背包。一辆黑色的宾利欧陆此时也停在门口,苏桃知道这是她父亲的车。

男人可能没想到会在门口遇见自己的女儿,他确实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说女儿今天回家,于是便开车从厂里回来。

他本想等女儿先进门,他有点不习惯父女并肩走在通往家门的小路上那种温馨画面。到是苏桃主动走来,拉开车门,挽起了他的手,甜甜地叫了声“爸”。

男人名叫苏健,掌管的苏氏集团,涉及军工、能源等很多领域。这样的体量也难怪任江集团明面上的掌舵人也要畏惧三分。苏健军旅出身,沉默寡言,作风干练,是个实干家。

此外,苏健手下的员工从来没有见过他笑一下。在庆功会上,他举着酒杯,面无表情地背着贺词,场面诡异至极。但是苏健的这些品质也使得合作伙伴们对他信任有加,因为他们需要的就是苏健这种人,如一把锋利无匹的刀,斩向万难,没有疑问,从不呻吟。

苏桃发现男人脸上的法令纹更深了,头发早已花白。苏健依旧不苟言笑,没说什么,下了车,顿了顿,伸出胳膊让苏桃挽住。

坐在客厅里,苏健听着女儿讲最近发生的事,当然,苏桃对一些事实进行了加工和修饰。比如她说是在雅思的网课班里认识了宁负。

“和男孩子相处已经不能再教会你什么了,得想办法自己提升自己,在感情里的事纠缠对你没好处。”苏健说。

苏桃点点头,最近她对宁负很失望。她回家是为了和父亲商量出国学习美术的事。苏健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去学习和科技或者制造有关的专业,他有想过未来把苏氏集团交到女儿手中。

“您居然没有否定宁负?”

“为什么要否定他?”

“他很普通,虽然我有点喜欢他。”

“普通没什么错,听你讲了这些,我觉得这个男孩至少对你没有坏心,至于他到底是怎样的人,我没有了解,所以不做评价,但是你可以告诉他,欢迎他毕业后来我公司里从基层做起。”

“他最近,对我好像比较冷淡,他该不是喜欢男孩子吧?”

苏健抬眼望向女儿,盯得苏桃心里发毛,好像自己的想法已全被看穿。

“你和他在这件事上交流过么?他怎么说?”

“他说最近在兼职,很忙。”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苏健对女儿说:“宁负确实在兼职,做辅导机构的助教,每天工作12小时,七点上班七点下班,工资50元。”

苏桃说:“这么少?”

苏健低头吃着煎蛋,没说话。他看好这个年轻人,据他的了解,宁负确实很普通,但面对家里背景还算雄厚的任梓晨,宁负没有一走了之,这已经算是勇气可嘉,更何况不知用什么手段让任梓晨铩羽而归。后生可畏。

苏桃给宁负发消息:“我可能最近要出国了,顺利的话,我要去巴黎学美术。”

宁负说:“那挺好的,记得你说自己喜欢画画,做自己喜欢的事太幸福了,祝你一切顺利。”

苏桃说:“你也不要太辛苦,感觉得到你每天兼职很累,可能也没有多少钱,经济上有困难一定要给我说,我可以先借你。另外我问了一下我爸爸,他说他们单位很缺物理专业的人才,你毕业后可以到他们单位去应聘。”

宁负看到这条消息,心想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自己之前还在职业规划课上发愁工作,现在江依和苏桃都能给他还算不错的出路。他又想起郭颂的调侃,之前以为江依的出现已经应验了“傍富婆”那些话,没想到郭颂说的是苏桃,那苏桃就也不能少。

现在他每天确实很忙,白天去辅导机构上班,回家后学习高数,做完课后题,江依真的就把钱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