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宁负开着C63把江依送回家,本想厚颜无耻地借走那辆圣保罗黄宝马M4,不料江依早就联系了徐策,奥迪S8已经等在了门口。

  坐上副驾,宁负问道:“歌儿练得怎么样了?你什么时候过结婚纪念日呀?”

  徐策说:“下周末,我准备好好再练一首歌,然后边唱歌边给她送一枚钻戒,钻戒我找江总帮忙订好了,就在手套箱里,你拿出来看看。”

  铂金指环上镶嵌着一枚硕大的公主方形钻石。

  徐策说:“我不懂这玩意儿,江总收了我一万块钱,虽然我觉得江总不能坑我,但是这玩意真有那么贵?”

  宁负说:“反正肯定比一万贵很多。”

  徐策说:“这个成色什么的都是怎么看的?”

  宁负说:“其实我也不太懂,只听过一个4C标准,你看证书。”

  宁负指着一栏说道:“重量,成色,净度,切工的英文首字母都是C,所以从这四个方面对于钻石设置的评价标准也叫4C标准,这颗钻石重0.9克拉,成色为E,净度为IF,基本上无色无暇,切工理想,无限趋于完美。据我所知,这种级别的钻石很稀有,五万?十万?可能都不止。”

  徐策嘿嘿一笑:“我要这么贵的玩意儿干啥呀。”

  宁负说:“给嫂子的又不是给你的。再就是打架你可能在行,一边唱歌一边送钻戒是什么奇形怪状的操作?你的嘴留着说句我爱你之类的不香么?”

  徐策尴尬地笑着,说:“好像确实有点道理。”

  宁负点了一首《爱情你比我想的阁较伟大》,说:“听不懂没事,这首歌合适。”

  徐策给宁负发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说:“真听不懂,你讲讲。”

  宁负说:“这首歌是电影《当男人恋爱时》的主题曲,讲了一个收债的混混遇见了喜欢的女孩。”

  宁负不知道这部电影究竟应该算悲剧还是喜剧,爱人最终生死相隔,而爱情却从头到尾不曾蒙尘。

  也许爱情在死亡面前确实无能为力,每一对爱人也终将迎来这样的分别,但是如果不去追求爱情,背负这样的疼痛,人们又能借由什么去触碰永恒呢?

  镜花水月也是月。

  徐策没想这么多,故意把烟叼地像个流氓,说:“这个适合我!”

  回到家后,宁负开始为西伯利亚之行做准备,翻出了冬天穿的厚衣服,又觉得大概也挡不住那边的寒风。

  还是多吃点吧。

  他去超市买了两斤牛肉,切成小块,加了大料桂皮香叶,在电热锅里炖上。然后趴在地上做俯卧撑。身上的淤青依旧很痛,他心想适量的运动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与新陈代谢,对伤势的康复会有帮助。

  做完一百个俯卧撑后,他冲了个澡,牛肉还在炖着,他查了一下时间,瑞士现在正是早晨。

  他给苏桃发消息说:“最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