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在宁负一边整理枪械,一边打量阿布拉莫维奇的时候,对方也注意到了他。

  阿布拉莫维奇和江依低声交谈了几句,径直向宁负走来。宁负放下了手中的AK105,阿布拉莫维奇友好地伸出右手,宁负与之相握,这只手皮肤松弛、粗糙,虎口处有很厚的茧,干枯,但是有力,手心很暖。

  阿布拉莫维奇说:“尊贵的客人,恕我冒犯,我注意到您从初次见面就一直在不停地打量我,我猜您一定有很多想了解的问题,我提议我们一起去餐车的吧台喝一杯伏特加,您不介意吧?”

  宁负看了一眼江依,她比了个OK的手势,于是宁负跟着阿布拉莫维奇来到餐车吧台。

  阿布拉莫维奇从琳琅满目的酒瓶中抽出一支苏联红伏特加,倒满两个子弹杯。宁负拿起一杯,一饮而下,只觉得有个火球滚过食道坠入胃里,胸口的那一道灼烧感久久不能散去。

  “尽管我现在很有钱,但是依旧喜欢苏联红伏特加,酒量怎么样?”

  “还好。”

  阿布拉莫维奇取过一只冰桶,将伏特加插进去。然后指了指胸口插着的黑色羽毛。

  宁负点点头。

  阿布拉莫维奇说:“这只是一个信物,就像名字一样,符号而已,不重要,不代表立场,也不代表荣誉。人们只能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我们也一样。”

  “那什么是你们认为正确的事?”

  “眼下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我们认为正确的事。去炸掉布格利诺的生物实验室,确保第一批海上工业集群顺利完工,正式完成人类从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的转型,你不会以为我们已经处在信息文明之中了吧?”

  宁负摇摇头,阿布拉莫维奇从冰桶中抽出伏特加,宁负这才注意到冰桶中使用的是温度更低的干冰,瓶身凝结了一层水雾,阿布拉莫维奇又倒满两个子弹杯。

  宁负仰头喝下,酒液冰凉,浓稠,不再刺喉,带着白桦木的香气,不甜,不苦,很纯粹。

  宁负说:“我觉得现在属于后工业文明,社会的主要生产力依旧由工业承担,社会结构和运作方式与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之后其实没什么区别,机器还没有取代大部分劳动力,直到那天来临,大部分人不用在从事生产工作,文明才算真正迈上另一级阶梯。况且我们现在所面对的环境问题,能源危机,都是工业文明的时代产物,还是科技不够发达所导致的。”

  “我明白江依女士为什么会招募您了,通过您的这席话,我可以知道您不仅学识渊博,而且还能够独立思考,你会质疑权威,质疑主流,这是难能可贵的品质,让我再敬您一杯。”

  宁负第一次被别人这样直白地夸奖,有些慌乱,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酒精已经开始在体内产生作用,宁负感到自己情绪高涨,精力十足。

  喝下三杯伏特加,之前的颓废和疲惫一扫而空,只觉得神清气爽,也难怪在二战时伏特加会成为苏联军队的标配。

  阿布拉莫维奇说:“我们都是依靠相同的信念连结在一起,我们都认为人类的社会可以更加美好,也都理解未来的美好不会平白无故地到来,需要普通人踏实本分地生活,需要政客们精诚团结,也需要我们在黑夜里绞死梦魇。”

  “是你招募了江总么?”

  “江总?江依女士么?不是。”阿布拉莫维奇摇摇头,说:“是她招募了我,以你的名义,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你是我的招募人,我只需要对你负责。”

  “以我的名义?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