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不知道,你可以去问她,但她这样做通常只会有一个原因,她的招募人希望她这样做。”

“到底是谁招募了她?”

阿布拉莫维奇摊手耸肩,表示自己也一无所知,他又倒上两杯伏特加:“为不解的疑惑干杯!”

他继续倒酒:“为背负着疑惑坚定前行干杯!”

他又倒上两杯:“为最终的胜利干杯!”

半瓶伏特加已经下去了,阿布拉莫维奇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为胜利之前的牺牲干杯!”

阿布拉莫维奇拿出装有雪茄的保湿盒,示意宁负不要客气,他说:“毋庸置疑,历史的关键转折都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但转折往往也压在具体的某一个人身上,之前我以为会是马斯克,但现在我觉得,这个人是江依女士。她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我希望你相信她,支持她,保护她。”

宁负已经有些酒精上头,有些笨拙地摆弄着雪茄剪,说:“我会的。”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呼啸声,宁负本能地意识到危险来袭,阿布拉莫维奇反应更快,将宁负扑倒在地。

这个声音他再也熟悉不过了,是标枪反坦克导弹的声音。

剧烈的冲击波袭来,火车在铁道上依靠惯性滑行了一段,然后便开始翻到了过去。

宁负站起身来,想去前车拿装备,阿布拉莫维奇拉住他,打开了火车顶部的天窗,当务之急他们需要赶紧离开火车。

江依他们怎么样了?宁负只觉得血涌上大脑,冰冷的空气让他瞬间清醒,从酒精的带来的晕眩感中剥离出来。

面前是一片开阔地,宁负看到江依他们也在从车厢中撤离。

天空划过一道微弱的流焰,是第二枚标枪导弹。

身后传来了剧烈的爆炸,热浪在寒冷的空气中分外灼人。他们开始向着针叶林狂奔,宁负感觉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不已,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惊吓过度。冲击波后耳鸣阵阵,视线也模糊不清。

他几乎凭借本能在向前奔跑,阿布拉莫维奇紧随其后。前方传来火光和枪声,宁负扑倒在地,看见徐策翻滚之后举枪还击。

有人大喊手雷,宁负抬头刚想搜寻目标,便再次被爆炸震得近乎昏厥。

浑身上下疼痛万分,宁负感觉自己正在流血。

机枪声响起,应该是鲍磊,此时江依来到至宁负身边,她在撤离火车时没有忘记带上宁负的AK105和子弹带。

“你还好么?去右翼,梅韵在左翼。”

宁负深呼吸,起身开始狂奔,他现在心无杂念,只有一件事,就是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