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中街,宁负询问苏桃的位置。

  “在大悦城前面呀,好热,你快来!”

  宁负穿着一件黑色衬衫,卡其色休闲裤,飞跃牌帆布鞋。衬衫还是江依帮他买的,宁负没有多少衣服,也拿不准初次见面究竟应该正式一点还是随意一点。

  戴上口罩,走在街头,他普通地不能再普通了。北方人普遍身材高大,宁负站在人群中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我已经到大悦城门口了,没看见你呀,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一张图片发了过来,正是自己的背影。宁负回头,看见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女孩笑地直不起腰。女孩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没有任何LOGO,遮住了超短裤,露出了欣长的双腿。

  女孩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你就是宁负吧?”

  “你是苏桃?”

  “不然还能是谁!其实早就看见你了!”

  宁负握住女孩的手,冰凉细腻。

  苏桃说:“我在美团上查好了,这边有家日式拉面店,评分很高,请你吃拉面!”

  宁负就这样稀里糊涂跟着苏桃往前走,好像他才是这个城市的客人。

  原本宁负想好了,先请苏桃喝奈雪或星巴克,然后找家电影院,最近新上映了一部国产爱情电影,叫做《东京下雨,淋湿巴黎》,虽说宁负很挑,片名或者书名超过八个字的文艺作品几乎一律不看,但是据说这部电影非常催泪,很适合情侣观影。

  未曾想这些功课没有一点用武之地,苏桃理所当然地包揽了一切。

  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三年,中街也逛过十几次,但是这家拉面店宁负还真没注意到。果真酒香不怕巷子深,门面很小,收银台占据了一层所有空间,旁边就是木质楼梯,上到二楼,只有四张小桌。

  苏桃点了豚骨拉面,可尔必思,天妇罗时蔬和芥末章鱼,合上菜单,她往前凑了凑,看着宁负的双眼问道:“还满意么?”

  宁负愣了一下:“什么?啊,够吃了。”

  苏桃掩嘴偷笑,这和在电话中指挥自己死里逃生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呀,呆呆的,像个大头鹅一样。但宁负越是这样,她越觉得有意思,总忍不住去逗弄。

  “傻瓜,我说的是我,还满意么?”

  “满意,必须满意,125E。”这是《黑月基地》里的梗,E技能的伤害打满后是125点,宁负终于回过神来,这就是《黑月基地》中那个带着自己嘎嘎上分的女孩呀!

  宁负感慨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玩《黑月基地》了。

  “工作很忙?”

  “还好吧,前段时间刚出了一趟差,还没缓过来呢。”

  “一会儿去看电影,坐个按摩椅,好好放松一下。”

  他们又聊起了《黑月基地》,宁负说自己玩游戏不多,就会这么一个,现在虽然很久都没有玩了,但是游戏中出了新的剧情篇他还是会在B站上追看。

  苏桃说,现在的剧情已经讲到人工智能叛乱了,感觉有点《终结者》的意味。

  宁负感慨游戏的文学策划真的很有才华,从一个程序的BUG开始,引出了一场人类和智能机械的宏大战争。剧情中的黑月基地由世界各地的有识之士建立,是一个非官方的和平组织,也是一支对抗智能机械的传奇部队,类似《终结者》里反抗军。

  聊起电影,苏桃说:“我知道你的品味,不过今天委屈一下你,我想你陪我去看《东京下雨,淋湿巴黎》,据说很好哭。”

  宁负说:“我本来就想和你一起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