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唐佳宁后来听到苏桃讲起这些事,斩钉截铁地说:“你被PUA了。”苏桃那时还对PUA这个词很陌生。她去百科搜了好久终于明白PUA究竟是怎么回事,利用心理学上的煤气灯效应,通过指责击垮一个人的自信,然后让其产生病态的依赖。

她那段时间确实认为自己糟糕地无以复加,而任梓晨就是神明,不介意她的一切,还要拼命将她拖出泥沼。但现在回想起来,她只觉得恶心。

水声戛然而止,苏桃拧干及腰的长发,换上一件oversize纯白的短袖。无论之前怎么样,现在是时候接受新的命运了。

唐佳宁关掉屋子里的灯,点上一支香薰蜡烛,是甘洌清冷的木质香,苏桃摈弃内心的杂念,回忆着这两天和宁负的点点滴滴,好像这个人的音容笑貌都栩栩如生,她开始洗牌,切牌,然后抽取了四张。

唐佳宁说:“在开牌之前,请确信你完全同意塔罗牌的占卜结果,愿意接受占卜的建议。牌面、正位逆位都已经不可更改,在你心中一直默念着的问题,马上就有分晓。”

四张塔罗牌一张在上,三张在下,苏桃翻开下三张中间的一张。

这是一张恋人的逆位牌。

唐佳宁说:“这张牌代表着你对他的看法,恋人的逆位说明你有想和他发展为恋人的意愿,但是你自己心里也没有十分确定,对吧?可能对你来讲,只是被吸引,甚至单纯的喜欢那都算不上,更别说爱了。你或许憧憬和他的感情,但是在你看来,对方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恋人,而且目前你在逃避感情中的责任和风险。”

苏桃点点头,翻开左边的那张,又是一张逆位牌,皇后。

唐佳宁说:“看起来他对你观感不错,和你的相处愉快而稳定,但是他应该有一个不能和你在一起的理由。如果你对他真的动了心,记得让着他一点,他可能会有难言的苦衷,从牌面来看是这样的。目前来说,他应该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不过很可能是用不在乎掩盖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你觉得他像是个渣男。”

苏桃蹙起了眉,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几天宁负的表现就说得通了。

苏桃翻开了右边的那张牌,还是一张逆位牌,是死神逆位。她知道这张牌的逆位释义,不由得心往下一沉。

唐佳宁说:“你懂,现在你们的关系只有一线生机,就像奇异博士预言复仇者联盟与灭霸的最终决战。”

还有最后一张大阿卡纳牌,预言未来感情发展的趋势,苏桃翻开,是一张愚者,正位。

这张牌是大阿卡纳牌中的第一张,但张牌并没有特别的顺序定位,并不在1-21的顺序之中。或将其编号为“0”,或不进行编号。这张牌的地位比较特殊,是一切的开端和终结,是一无所有,也是拥有一切。

苏桃不禁想起狄更斯《双城记》的开篇,“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是地狱,也是天堂。”

唐佳宁说:“这张牌意味着无限的可能,以我的理解来看,你和他之间的关系充满了变数,我有一种感觉,你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可能会超乎你的想象。”

苏桃说:“好歹还是有一张正位牌。”

“祝你好运。”唐佳宁点上一根细支的双爆珠三五香烟,在烛光和烟雾中像极了吉普赛巫女。

郭颂在封寝前打电话给宁负:“快到校门口帮我搬东西。”

宁负说:“你不是和小学妹上自习去了么?”

郭颂说:“叫你来你就赶紧来,哪儿那么多废话。”

宁负边说着边出了寝室,到学校的西门,看到背着单肩包,抱着一箱啤酒的郭颂。宁负接过啤酒,郭颂说:“从对面的小超市买的,这一箱将近两百块钱,知道你喜欢喝百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