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女孩下车了,宁负看着站台上她拖着登机箱离去的背影,眼中只有一片漠然。

  终究是别人的事,与自己无关。网恋奔现会不会被骗,抑或又将开启怎样一段缘分,他不知道也不关心。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每天都在发生着,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一点都不错。

  这是人类文明突飞猛进的大时代,人工智能觉醒,工业集群投入生产,可控核聚变技术开始应用,能源与环境都不再是问题,人类的目光前所未有地汇集在星海,未来可期,这也是每个人的小日子,邻座女孩网恋奔现,不知道什么背景的油腻大叔冒充好人又想入非非,宁负喝完的养乐多空瓶插在座位前的网袋里,他准备一会儿就这样没素质地置之不理。

  他也要到站了。

  宁负有种预感,来接他的人不会是江依,果真如此。梅韵的法拉利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车上宁负一言不发,梅韵倒是主动开口说:“是不是奇怪江总没来亲自接你?”

  宁负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有些失落。

  原来,在潜意识中,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江依那里很特别,也正因为有这份特别,所以他才有勇气来面对这未知的一切。但是他只是江依花钱雇来的下属呀,这层关系始终局限于此,他以为他们还是朋友呢。

  他看着后视镜,视线没有焦点,小声说:“哪里,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江总来接我才奇怪呢。”

  “不奇怪,她来接你才不奇怪,她一直很照顾你,开始我也不懂,布格利诺你挡下了黑格尔,我觉得一切就说得通了,你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放心,我不会问的,我压箱底的绝活也不会告诉你。”

  宁负很勉强地笑了一下,梅韵真得很通透。正是日落时分,街道上车很多,法拉利打着双闪频繁变道,有司机鸣笛抗议,但是梅韵从不理会。宁负无奈地摇摇头,自己要是其他车上的司机,一定得把梅韵揪下来暴打一顿,虽然不一定打得过。

  梅韵还像之前一样,把车停在别墅门口,并没有开进去。

  他看着宁负,欲言又止,宁负正准备拉开车门的手停在那里,示意梅韵但说无妨。

  梅韵拉开黑色西服的衣领,内衬绣着一片黑色的羽毛。

  他说:“谢谢你做了这些,我知道你肯定有些失落,但我们就是这样,只能在黑夜中舒展羽翼。你可能不会成为家人朋友的骄傲,在学校里还会一直受班长欺负,这不公平,但是没办法。当然,我们也会尽力补偿你,就像我绝不介意出手帮你收拾一下你那个可爱班长,江总也不介意折腾任梓晨为你出气。”

  宁负点点头,说:“没关系,那些东西其实我本来也没想过。”随即笑了一下,他意外梅韵是夜羽组织的成员,也因为这番话而感到欣慰。

  梅韵接着说:“此外,我多说一句,你要记住,至少在目前故事当中,你不是主角。”

  宁负说:“当个配角我就心满意足啦,其他人哪有机会站上这舞台,你说是不是?”

  梅韵拍了一下方向盘,没有表态,望向宁负,示意自己说完了。

  宁负对主角配角之类的不感兴趣,他只想要身边的人和自己在乎的人都平平安安。虽然已经不可遏止地被卷入这些所谓的大事件,甚至他的所爱之人都经历了一场生死追杀,但他依旧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原来也可以这样奢侈。

  院子里的木槿花开了,一片紫色,在夕阳下萎靡不振。夏天的潮热气息还没有从地砖上散去,捎带了淡淡的花香蒸腾着。别墅里的客厅一如既往,空阔,阴凉,没开灯,江依靠着沙发睡着了,呼吸均匀。

  她穿着黑色的小西装,高跟鞋没有脱。宁负把毯子给她盖上,掏出包里的文件放在沙发上,去厨房的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