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宁负愣了半天,才想起大一军训结束后的班级聚会,在点酒的时候自己说过喜欢百威。没想到郭颂这么细心,居然记了下来。

郭颂说:“你和你的小富婆怎么样了?”

宁负说:“还没找你算账呢,你都在外面传的什么呀?”

“你这就见外了,自己寝室的兄弟也算外面,那今晚你睡楼道。”

“这酒怎么回事呀?小学妹给你买的?小学妹人呢?”

“刚吃完火锅,送回去了,我自己出去买的,本来想叫你一起的,觉得你在和小富婆打游戏,没敢打扰你,我实在搬不动了才叫得你。”

“今天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还想着小酌一下。”

“我脱单了,兄弟。”郭颂重重拍了一下宁负的肩,掩饰不住地兴奋。

“诶!我搬着东西呢!小学妹答应了?”

“不然呢?你颂哥的魅力还用说?”

“恭喜恭喜。”

回到宿舍,郭颂拍了拍手,说:“兄弟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脱单了!请大家喝酒,今天全场消费郭公子买单!”

罗小天不喝酒,只拿了一罐和大家碰杯。郭颂、赵翎、宁负三个人把床桌支在地上,玩起了德州扑克。

郭颂说:“你给我们讲讲小富婆呀,进展到哪一步了?”

宁负说:“真就普通朋友。”

郭颂说:“你我不了解么?你都和普通朋友看过多少次电影喝过多少次酒了,你和普通朋友夜不归宿的时候,真没发生点儿什么?”

赵翎在一旁帮腔到:“上次我去换手表的电池,还看见宁负和一个妹妹逛街。”

打水归来的罗小天刚好听到这里,接着说:“我去记者团开例会的时候,每次都看见他和一个妹妹聊天。”

郭宇指着书架上的水杯说:“那是哪个妹妹送的?还有你去年冬天的那条灰色围巾,又是哪个妹妹送的?”

就在219男寝在诸多人证物证下将宁负是个渣男实锤之际,唐佳宁倒空了巴黎之花的瓶子,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苏桃,我突然想明白了,他喜欢男孩子!”

苏桃说:“什么?哇,不会吧,那这一切似乎都说通了!”

唐佳宁说:“苏桃,你还是小心点,你不要去问他是不是喜欢男孩子,他一定不会承认的,他接近女孩子说不定就是为了掩饰这一点。如果是这种情况,你一定要离他远点,说不定他想利用各种手段把你变成他的同妻。除此之外,据我了解,有些同性恋存在自我身份认同障碍,他可能明明是同性恋,但他却不认为自己是,这种情况你问他也没有结果。”

苏桃说:“那我怎么办?”

唐佳宁又点上一支烟,说:“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