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秋高气爽,中心体育馆里人山人海。

  苏桃也坐在观众席上,大屏幕升起,舞台空着。发布会两点正式开始。

  她想问宁负现在在哪,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工作时的宁负保持这么近的距离。按亮手机又按灭手机,宁负此刻一定很紧张,自己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宁负一身黑色西装,衬衫领带也都是黑色的,戴着黑色的口罩,他提着一个公文包,里面放着那把反曲露营刀。江依在他身边,红色七分裙,裸色高更鞋,和往常无异,她似乎时刻都在为舞台准备着,任何时候都带着坚定果断的强大气场。

  接过话筒,她走上舞台中央,宁负就在幕布之后。

  “我是江依。”

  她的目光扫过十万观众,掌声雷动。苏桃在这一刻也为之震撼,没有开场白,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字,仿佛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和骄傲。但是这种权威和骄傲不是自上而下的压迫,因为人们没有弯下腰,而是站起了身,人潮起伏,仿佛涌动的海浪,掌声经久不息。

  屏幕的江依面无表情,仿佛风暴之眼。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描述江任集团的VR3.0,我想最恰当的表述就是你此刻的感受。”

  掌声再次响起。

  “身临其境不再是一个带有夸张性质的修饰词语,而是对于新一代虚拟现实穿戴设备最恰当的描述。”

  “宣传部的人写过广告词,说,借由新一代VR设备,你可以感受到空气中每个分子的动向,分辨出身边女孩香水的前中后调,捕捉到太阳辐射穿过大气因为云层厚度而产生细微的变化,在望向天空的同时望向自己触手可及的梦。”

  “有些夸张,有些矫情,不过也还算准确。”

  “VR3.0可以充分模拟皮肤冷热痛痒触五种感觉,我们借由这具身体来到现实世界,也将接触VR3.0前往元宇宙的世界。”

  “我看到网上有很多关于我的评论,说故作神秘,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出现在活动现场,抱歉,真得很忙。”

  “也有人嫌我们的VR设备卖的太过便宜,我也不知道这种人是什么心态,他觉得他如果和我一样,就会把这套VR设备定一个很高的售价,狠狠地赚一笔,他是在替我可惜么?问题在于他不是我。”

  “大家是不是都觉得这些科技产品应该卖得很贵?如果手机不是人人都用得起,又怎么会普及呢?VR设备是一个道理。况且,全球独此一家,我根本不用拿性价比当做竞争力,因为我的产品本身就有不可替代性,你用也得用,不用也得用,别家没有。低价也从来都不是我们宣传的噱头,我们是需要资金去维持企业的运营,让每个具体推动这项事业前行的人都得到应有的回报,但我们做这一切,真的不是为了钱。”

  “无论是海上风能工业集群,还是新一代虚拟现实穿戴设备,江任集团切切实实用科技改变了这个世界,这也是我真正想做的,我做到了。”

  她平平淡淡地叙说着一切,就像说“饭好了”一样。

  “也有人说我装,明明已经站在顶点了,还要故作不值一提。我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什么是顶点?位置都是相对的。江任集团能取得如今的成就,离不开集团内所有人的努力,也离不开各位的支持,这些技术在诞生之初争议很大,是你们一路支持,才让一个个项目落实在地,我不想夸赞你们有先见之明,不想吹捧你们的智慧,接受新事物最需要的是勇气,你们都是勇敢的人。”

  “我想说很快全世界都会用上我们的VR设备,但你们要记住,这是为你们做的。”

  “就像软弱的人不配拥有爱情,软弱的人同样也不配品尝进步。”

  “网上的这些人我觉得他们没什么坏心,很多时候人不是坏,只是蠢,但是蠢和坏同样都是一种罪,我这里说的蠢不是先天造成的智力缺陷,而是因为懒惰和傲慢导致的狭隘与无知,蠢只是表象。”

  “懒惰和傲慢可以原谅对不对?可以原谅。但是有些人的确是真的坏,想必大家都知道,江任集团所做的这一切触碰了很多人的利益,我可以确凿无误地告诉大家,我受到了不止一次的死亡威胁,我没有经常在公共场合出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