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发布会现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站着听完江依的演讲,掌声一波接着一波。与此同时,江任集团的所有研究资料都在网络上公开,这些研究结果像一柄柄飞剑,刺向世界的各个角落,自此以后,只要互联网存在,所有人就都不会忘记江依的名字。至少宁负是这么想的。

他透过玻璃穹顶望向天空,自己最担心的天基动能武器并没有落下。

江依长久地鞠躬,她说:“最纯粹的敬意,献给你们,献给这个世界。”

她转身离去,没再回头。

后台,江依正在卸去有些厚重的舞台妆,面色苍白,宁负说:“你看起来很累。”

“该发的东西都发出去了么?”

“发出去了,能公开的全部公开了,密级比较高的,不够成熟的,全部交给了世界上各个研究院。”

“装的什么?没见过你带公文包。”

“反曲刀,担心你出意外,手头有点东西总比没有强。”

耳机里传出安保的声音,说有人想要强行闯入后台,已经被控制住了。宁负知道阿列夫不会使用这样低级的手段,所以让他们把人交给警察。

话音未落,就传来一阵爆炸声。

江依说:“怎么回事?你去看看?苏桃今天也在现场。”

宁负说:“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离开你呀,他们应该没有对苏桃动手的理由。”

“上次阿列夫不就想杀了苏桃么?”

“那个时候苏桃手里还掌握着一部分莫桑的实验资料,他们害怕资料外泄,现在没有意义了,你公布的这些技术超前他们太多。”

宁负虽然这样说着,依旧给苏桃拨去了电话,无人接听。安保组也无人回应,走廊里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宁负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从公文包中抽出了反曲刀。江依还在卸妆,她说:“建议你出去打。”

房间狭小,如果扔进来一颗手雷,避无可避。

走廊中传来了枪声,宁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将武器带进中心体育馆的。

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这意味着阿列夫不惜与世界强国撕破脸也要杀了江依。

宁负的第一反应是震惊,继而感到疑惑:“我不明白,他们这是准备殊死一搏么?”

宁负想不通,现在明明就是互换一招,阿列夫掌握着天基动能武器,江依公布了所有研究资料,都没有伤到彼此的要害,为什么就好像已经走到了绝路?

江依知道他在疑惑什么,她说:“不意外,都在绝路上。我们是,他们也是。”

太平洋舰队的航空母舰黯然折返,他们刚刚被鬼魅一般的未来号提前锁定,海军司令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犯罪组织拥有的技术比军队还先进。

他犹豫片刻,遵守了原本是大国博弈之间才会拥有的默契,“发现即摧毁”,他下令舰队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