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雨滂沱,酸雾迷蒙,宁负站在空无一人的街头,脚下是皲裂的沥青路面,缝隙中向上升腾着缕缕白烟。

一队士兵沉默着经过,宁负呆呆地望着他们的背影,他还是很难相信这一切真正发生了。

墙边有一具被广告牌压住的尸体,脸朝下趴在地上,手上的皮肤被酸雾腐蚀成黑色,血在雨水中流出,像一条条笔直的细线。

天光昏暗,夜幕降临,远处的体育馆亮起了灯,已经恢复了部分电力。宁负估计江依应该到了,他猛然惊觉沿途并不安全,那些士兵未必有能力保护江依,他为自己的疏忽而感到后怕。

来到体育馆,江依正在和陈立谈话。

宁负取下面罩,说:“苏桃失踪了。”

江依说:“抱歉。”犹豫了片刻,她盯着宁负的眼认真说:“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宁负知道江依每次都说得很准,就像能预言未来一样,但江依真的不会错么?卸去浓妆的江依此刻嘴唇发白,自从布格利诺之后,宁负就感觉江依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

体育馆内,士兵沉默着搬运各种物资,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维持治安,尽快抢修通信基站。

陈立说:“我们光纤覆盖率很高,应该可以尽快恢复基本的通讯。”

宁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高层的领导者一直觉得阿列夫组织并不是独立的,个人领导的,很可能是某些国家豢养的鹰犬,对于他们来说,首要的任务是确定这次核打击是不是全球范围的。

江依说:“做好战斗的准备吧,不管敌人是谁,对么?”

陈立点了点头。

迟疑了一下,他说:“体育馆的后场发现了二十七具尸体,死者有十五名工作人员和十二名武装人员,除一人被匕首割断喉咙,其他人都是中枪而亡,应该有四把冲锋枪不见了。”

江依望向宁负,点点头,示意陈立可以信任。

宁负说:“我在场的。”

陈立没有继续追问。

宁负忽然意识到这些人可能的确不是来刺杀江依的,他们在声东击西,苏桃很可能被带走了。

如果他们要刺杀江依,一定会派出精锐中的精锐,要刺杀苏桃,便不用如此大费周折。宁负让加百列调出苏桃想要找回的那份文件,里面虽然没有任何与核辐射相关的研究,但实验方向却是人体细胞的自我修复与再生。

核爆产生的高强度辐射会击穿人体细胞,使得细胞内具有生命功能的大分子蛋白质失去活性,导致细胞坏死,这便是核辐射对细胞的灭活作用。当坏死的细胞累计到一定数量时,器官即会发生病变,难以维持正常的生命活动,核辐射就是这样杀死人类的。

此外,核辐射也会破坏细胞内的DNA,从而使得本该正常死亡的细胞无限增殖下去,这就是癌症。

阿列夫组织的莫桑就在从事对这个方向的研究,她试图将癌细胞和干细胞结合在一起,使得人体的各个器官都可以像壁虎的尾巴一样无限再生,从而打破基因锁,逃脱死亡的魔咒。

帮助阿列夫制作抗辐射药剂的人一定就是莫桑,他们需要苏桃手里掌握的那些资料。

目前加百列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大气中的电离效应还在持续着,通信网络依旧处于瘫痪的状态。

宁负对江依说:“去把他们都杀了吧。”

江依点点头。

陈立说:“你们就以我的名义放手去做吧,出了事我担着。需要武器装备么?”

江依说:“我们自己有。”

陈立想了想,问宁负要了手机,点开录像机:“我是第一军九营营长,陈立,此二人奉我命令执行军务,请予以放行。”

宁负让加百列切换各个频段,尝试联系梅韵,他需要江依地下室里的装备。

江依找来了一辆吉普车,阿列夫会在最近的港口登陆,距离此地有四个小时的车程。

宁负给车上装了足够的饮用水和压缩食品,梅韵进入了通讯频道,他说:“港口汇合。”

发动吉普车,江依坐在副驾,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窗外的一切,宁负打破沉默,说:“简直就像灾难片里的末日一样。”

江依说:“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