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大朗作为道师,虽然有朝廷的五品虚衔,但并无实权,自然不能和朝廷命官相比。

莫说是和知府比了,就算是三河县的县令,大朗在权力上也无法和他相比。

所以在大朗看来,一般人就算不怕朝廷命官,那至少也应该是毕恭毕敬的。

可眼前的这个姑娘似乎对朝廷命官十分不屑,不要说害怕了,仿佛这些官员在她眼里都要低她一等。

大朗听到秀鸢言语如此猖獗,完全不把朝廷命官放在眼里,虽说嘴上对其怒斥,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犯嘀咕。

这小姑娘到底是谁?为何连知府都不放在眼中?

面对大朗的问题,秀鸢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清德。”

在场的众人并不知道清德是什么意思,但大朗却十分清楚。

他闻言神情无比震惊,立刻双腿屈膝跪了下来,大朗全身俯伏在地,口中喊着:

“殿下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请殿下恕罪。”

村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些跟在大朗身边的道士听到殿下这个称呼之后立刻吓得瑟瑟发抖,顷刻间齐刷刷的跟着大朗一起跪了下来。

“恭迎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村民们都不是傻子,或许听到殿下的时候还反应不过来,但在听到道士们喊公主,并且齐刷刷的跪下来之后,他们自然就明白了秀鸢的真实身份。

“真的吗?这竟然是公主殿下?”

“不大可能吧?公主殿下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种小乡村之中。”

“肯定是公主殿下,要不然大朗那道师怎么也跪在了地上,还有你看这些道士,他们也齐刷刷的跪在那里,除了公主殿下之外,还有可能是别人吗?”

“公主殿下怎么会在这里?等等,公主殿下好像是和叶先生住在一起的。”

“不会吧?难道说叶先生其实已经是内定的驸马了?”

“有公主殿下在,叶先生肯定会没事的,大家就放心吧。”

...

村民们除了在戏文里面,哪有在现实中正见过公主的,此时听说秀鸢就是公主,个个都惊奇的不得了,一个个也学着道士的样子跪了下来。

同时在知道了秀鸢就是公主之后,他们也相信,以秀鸢和叶枫的关系,肯定不会让叶枫出事的。

秀鸢似乎早就习惯了别人如此对她,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们都起来吧,我今天只是来看戏的而已,今天的主角是我的师父。”

跪在地上的百姓们听到叶枫竟然是公主的师父,一个个都吓傻了。

“叶先生不愧是神机军师,竟然能当公主的师父。”

“我们白石村出了个不得了的人物啊。”

“我早就知道叶先生不简单了,要不是他,我们现在估计都已经被蛮夷抓去做奴隶了。”

“就是,要不是叶先生,这些道士哪有现在这种好日子过,道观里面的东西估计早就被蛮夷抢走了,他们竟然还想对叶先生不利,真实一群白眼狼。”

...

大朗闻言更是大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枫竟然是公主殿下的师父。

这个身份可不得了,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官衔,但地位可远比知府还厉害的多。

原本以为自己能和知府攀上关系已经很不得了了,没想到叶枫的关系是直接通了天了。

而且听这些百姓的话,叶枫可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什长而已。

叶枫竟然就是那些百姓口口相传的神机军师。

大朗知道神机军师和赵佑明的关系,如果叶枫真的是神机军师的话,他又是公主的师父,这些关系叠加起来,一个小小的凉州府知府还真不够看的。

他对叶枫的态度立刻发生360度的大转变,直接由原来的俯视变成了谄媚:

“叶先生,原来你是殿下的师父,你为何不早点说呢,若是早说的话,不就没有之前的那些误会了吗?”

“而且你竟然还是神机军师,要是没有你的话,我们这些人估计都要被蛮夷大军给杀了,你也算是间接救了我们的命,我们实在不该对你不敬。”

“今日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些箱子里面的银两是给你赔罪的,至于你刚才提的那些东西,等我安排妥当之后,择日给你送过去,你看如何?”

叶枫倒是没有想到大朗的态度转变会这么快。

自己杀了他们两个道士,他只字不提,看来也是不打算追究了。

叶枫自然不相信是什么神机军师的名头震慑到他了。

大朗真正害怕的还是自己和赵佑明以及秀鸢之间的关系。

看来当初收公主为徒果然没有错,这身份确实好用。

他叫了几个人帮忙把银子收下,随后又对众人道:

“我刚才听人说了,你们工坊的工作今天都停了,从明天开始,一切都恢复正常,今天不算你们停工,工资照算,而且从明天开始,每个人都可以提高一成的薪水,而且除了薪水提升之外,现在我们也不缺粮食了,我会让人好好改善一下大家的伙食。”

众人闻言自然是欣喜异常。

大朗扭捏道:“不知道叶先生有没有时间,若是有空的话,不如到内院一起喝口茶,我这边有江南刚刚到的开化龙顶,若不是你们这等贵人我也不舍得拿出来。”

叶枫神色依然冷漠:“无需道师费心了,我家中还有不少要事,就不打扰道师了。”

说完叶枫吩咐手底下的人抬着装满银子的箱子离去。

既然叶枫都走了,秀鸢自然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她正要跟在叶枫后面立刻,突然看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

她先是吓了一跳,随后问道:“十三娘,这是你动手的吧,手法如此干脆利落。”

十三娘摇了摇头:“这不是我杀的,是叶先生杀的。”

“什么,是师父杀的?”秀鸢闻言愣住了。

她知道叶枫脑子好使,发明了各种先进的武器。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枫不过是一介书生,这杀人的手法竟然也如此利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