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按照常理来说,无量业火乃是永不熄灭之火,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将其扑灭。

然而,青面鬼将身上的无量业火,却在以飞快的速度消退,眼前的场景简直离奇到了极点。

猫仙爷握紧手中的权杖,一脸不解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家伙竟然拥有驱散无量业火的能力?”

我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紧张地回答道:“不,我想应该不是青面鬼将本体的能力,在它的体内,或许还藏着其他的异能。”

卡莲心领神会地说道:“如此看来,青面鬼将的体内还隐藏着一股能够驱散无量业火的特殊能力。”

正当众人猜测纷纷的时候,青面鬼将突然发出一阵尖利的笑声:“异乡人,这下你没辙了吧?”

我听着这声音很是熟悉,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人的面孔:“大祭司伊鲁巴特!”

话音刚落,却见青面鬼将的躯体表面涌出一滩黑水,一个面目狰狞的骷髅头从黑水中探了出来,过了几分钟,骷髅缓缓爬出青面鬼将腐烂的肉体,漆黑的长袍上沾满流脓的肉块和粘液。

骷髅摘下黑袍的兜帽,空洞的眼瞳中放射出一抹让人为之胆寒的杀气。

“我们又见面了!”

我咽了口唾沫,持剑的右手微微颤抖:“伊鲁巴特,你为什么还活着?”

骷髅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他轻轻笑道:“吾曾说过,吾乃不死不灭之身,就算在异次元死去,吾也能在原来的世界重生。”

听到这番话,我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们在浮仙湖水下的古代遗迹中,遇到的那个伊鲁巴特,只是他的其中一个分身!”

卡莲拽了拽我的衣袖,小声对我说道:“你在你的世界遇到的伊鲁巴特,不是他的本体。滇国的大祭司伊鲁巴特拥有万千的分身,他的分身甚至可以穿梭不同的位面和次元,只要他的本体不灭,伊鲁巴特就不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杀死他一次!”

伊鲁巴特抬起右手,显现出一把顶端镶嵌着骷髅头的魔杖,语气阴沉地说道:“放弃抵抗吧,尔等绝不是吾之对手!”

我轻声问卡莲道:“这是伊鲁巴特的本体吗?”

卡莲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这应该不是本体。你不记得了吗?他的本体早在王城大街一战时就被你消灭了。”

我回想起前日在王城大街上和伊鲁巴特战斗的经过,不禁陷入到更大的困惑中。

“不对啊,照你刚才的说法,只有打败本体,才能彻底消灭他的存在。可是我明明已经在王城大街上灭了伊鲁巴特的本体,为什么他的分身仍然存在于世?”

卡莲听罢,忍不住沉声说道:“说不定,你在王城大街消灭的那个伊鲁巴特,恐怕也不是他的本体。”

“可恶,那混蛋的本体究竟在哪里?”

伊鲁巴特或许是猜到了我们在交谈什么,他用手轻轻摩挲着魔杖,充满挑衅意味地说道:“别白费力气了,就算再给你们一千年,也找不到我的本体!”

“伊鲁巴特,你别高兴得太早了,迄今为止,我已经解决了你的两个分身。”

面对我的回击,伊鲁巴特不慌不忙地说道:“哼,解决了他们又能怎样?吾就是吾,是与众不同的个体,有本事汝就祭出全部的力量,来跟吾一决高下!”

我挥起熊熊燃烧的冥炎剑,大义凛然地说道:“我既然能打败你两次,就能打败你无数次!”

“口出狂言!”

话音刚落,伊鲁巴特的身形旋即消隐在空气中,我和卡莲察觉到情况不妙,急忙招呼众人小心应对,可就在这个时候,花铃被某种巨大的力量轰飞出去,重重地撞在远处的山崖上。

“小铃!”

目睹花铃遭难,情急之下,我和卡莲奋勇冲上前。

借助幽冥眼的瞳力,我很快锁定了伊鲁巴特的位置,手中快速挥出一抹月牙状的火焰剑气。

伊鲁巴特显现出身形,抬起魔杖轻松弹开了剑气,左手掌心同时朝我轰出一记紫黑色光炮。

“劫灭粉碎!”

面对这道气势磅礴的光炮,我不敢稍有大意,迅速调集全身的灵力,回以同等强度的攻击。

“森罗天震·式·冥炎烈光炮!”

危急时刻,我下意识地举起冥炎剑,将灵力汇聚在剑身上,最终释放出一道摧枯拉朽的强力剑芒。

两股庞大的能量相互接触的一瞬间,天空与大地仿佛都黯然失色,山呼海啸般的冲击波以超音速向四周迅速席卷开来,摧毁了盆地中密集的山峦,在地上炸开一个几米见方的深坑。

“纳命来,异乡人!”

伊鲁巴特的身法形如鬼魅,尽管我能使用幽冥眼看穿他的行动轨迹,但却很难跟上他的速度。

“砰砰砰砰......”

伊鲁巴特瞄向我的胸膛,接连轰出势大力沉的冲击波,我只能徒劳地架起冥炎剑,拼命抵挡着这一连串的猛烈攻势。

“祝大哥,我来帮你!”

卡莲和猫仙爷从两侧包抄过来,同时对伊鲁巴特发动闪电突袭。

“天崩地裂!”

伊鲁巴特见状,不慌不忙地高举起魔杖,随后又重重地砸在地上,掀起一道波纹状的涟漪,这道由冲击波汇成的涟漪轻而易举地撕裂了地面,裂缝向着四周快速扩散,不一会儿工夫,整个盆地就变得四分五裂,根本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

卡莲死死抓着猫仙爷的手,使尽浑身解数,把他从地裂中拉了上来,倘若猫仙爷坠入到地裂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方面,鲁道夫·卡特不顾自身的安危,拼死救下了险些坠入地裂的花铃。

“花铃小妹妹,你还好吧?”

在鲁道夫·卡特的救助下,花铃很快便恢复了意识:“谢谢鲁道夫先生!”

伊鲁巴特冷眼观望着我们的举动,口中小声喃喃道:“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蝼蚁!”

我和卡莲站稳脚跟,重新调整好状态,正欲杀上前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伊鲁巴特察觉到我们的意图,他缓缓悬浮在半空中,左手指向昏黑的天空,厉声喝道:“就此终结一切,万雷灭击!”

伴随着伊鲁巴特吟唱结束,漆黑的天空猛地炸响了一连串惊雷,雷声的强烈轰鸣使得大地都在剧烈颤动,就在颤动行将结束的刹那,数以万计的雷光如雨点般,从高空俯冲落下。

众人蜷缩在一小块尚且完整的平地上,面对数万道雷光的轰击,形同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明知所有的努力可能都是徒劳,我仍然尽全力制造出一道半球形的防护屏障,将大家保护在其中。

“一定、一定要顶住啊!”

倘若连这种规模的屏障都无法抵挡,毫无疑问,等待着众人的最终命运将是凄惨的死亡。

雷光持续轰击在屏障的外侧,顿时爆发出足以撕裂耳膜的巨响,我们用手死死捂住耳朵,浑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因为这一连串的巨响,像是冷水烧开一般在体内剧烈沸腾起来。

花铃和猫仙爷的抗性较差,忍不住呕出一大滩鲜血,我和卡莲注意到鲁道夫·卡特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心中顿感惊奇。

过了一会儿,我才注意到一个细节:鲁道夫·卡特的手上,从始至终都紧握着他的家传神器——“光辉的偏方三八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