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听到此话,我的内心犹如一阵晴天霹雳。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看着眼前这白白净净甜甜美美的小女孩。

我着实不愿意去相信,白玲玲就是我们找了一年半的千年人参。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个消息传达给白玉洁和胡茵曼。

白玉洁从小心就软,更何况面对这个相处了一个月之久。

差点当成自己亲妹妹的小女孩。

白玲玲是千年人参。

那就意味着我们要从老灰和白玲玲之间做一个选择。

留下白玲玲,就无法救回老灰。

想要救回老灰,就必须放弃白玲玲。

如果一个月之前,刚刚发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就是我们寻找的千年人参。

那我会毫不客气的选择老灰。

但现在,难以抉择。

我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昆仑山。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

白玉洁最先发现了我的异常,把我叫到一边。

轻声温和的问道。

白玉洁的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再有什么样的烦恼,在白玉洁的安抚之下也会烟消云散。

可是现在,我实在无法回避白玲玲的问题。

“没事。”

强行打起精神,搓了一把脸,笑了笑对白玉洁说到。

白玉洁一愣,随后看了我一眼,见我实在不想说,也没有逼迫我。

白玉洁就是这样,任何事都会尊重我的想法,完全相信我。

为了不被其他人发觉,我笑着和白玉洁挽着手出来。

“哟,又躲到哪里亲密去了。”

胡茵曼见我们从别的地方出来,嘿嘿一笑,双眼弯的和月牙一般。

白玉洁的面色微红,没有辩解些什么。

“别闹她俩了,我们继续搜吧,前边也没有多少山了。”

龙锦过来解围,指着前面的深山说到。

前面的深山不算很多了,再有一个月,基本上就能搜完。

“或许,还有别的千年人参。”

我暗自安慰到自己。

如果有别的千年人参,我就不用再从白玲玲和老灰之间纠结。

或许,这就是我最后的机会。

收拾了行囊,全部放进锦囊里。

多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这锦囊,才能让我们这一年多来,这么轻松。

龙锦骑在猪刚鬣身上,走在最前面。

猪刚鬣的鼻子最灵敏,能够及时发现危险。

白玉洁和胡茵曼走在中间,而我负责殿后。

行了一段路程。

一无所获。

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没有发现其他的千年人参的踪迹。

这附近的仙草也越来越多。

甚至发现了一颗八百多年的人参。

可仍旧没有达到千年。

无法用来做老灰的肉身。

老灰的元神是地仙境界。

非千年人参无法承受老灰元神的能量。

白玉洁小心翼翼的将八百年的人参收好。

“这里有八百年的人参,再往前走,或许就离千年人参不远了。”

看着前方所剩不多的山脉。

庆幸没有遇到地仙级别的野兽。

不然的话,我们几个定然尸骨无存。

不过白玉洁的话倒是给我了一些力量。

对呀,这里能有八百年的人参。

那再往前走,说不定真的能够找到我们所需要的千年人参。

如果遇到,第一件事,就是将其斩杀。

不能留下来处出感情。

此时,我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在黄家的绝户塔之中,会有剑斩意中人这一关。

对于人类来说,感情是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桥梁。

同时,也是进步的阻碍之一。

像是黄家,黄老五和黄老六对待黄老七的那种态度。

如果是他们,绝对不会被这种选择为难。

或许,感情,也是我的弱点之一吧。

看着眼前蹦蹦跳跳的白玲玲,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对白玉洁和胡茵曼开口。

老灰,对于他们来说,是至亲师尊。

但白玲玲,也是她们相处许久的朋友。

白玉洁和胡茵曼两人也十分注重感情。

思考了半天,还是加紧了脚下的脚步。

眼前的每一座山,我都查看的格外的仔细。

这些山,爬的即紧张又有些期望。

期望,会有千年人参的出现。

紧张在不会有千年人参的出现。

一座山!

没有!

两座山!

还是没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三座、四座……

最后一座山!

我们站在最后一座山的脚下。

白玉洁和胡茵曼的延伸至中充满了紧张。

他们和我一样,这最后一座山是希望最大的山。

同时也是最为紧张的一座山。

就像是考试成绩查询的那颗按钮。

想要立刻按下,却又十分犹豫。

“走吧!早晚要面对的!”

龙锦骑在猪刚鬣身上,率先向这座山上出发!

每一处洞穴,每一片石头之下,甚至水洼低。

恨不得掘地三尺!

我们都仔仔细细的查看,生怕错过每一处角落。

一步一个脚印,龙锦骑着猪刚鬣在前边走一遍,白玉洁和胡茵曼跟着搜寻一边。

而我在最后边再找一遍。

坐在山顶,白玉洁和胡茵曼两人有些发抖,双眼微红。

不愿意再向下走去!

“总会有的。”

我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拉着两人的手拽着两人走下了山。

“为什么!”

胡茵曼大吼一声,扑通坐在地上。

白玉洁也有气无力的瘫软在地。

龙锦呆呆的站在猪刚鬣面前。

猪刚鬣也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是的,最后一座山,我们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千年人参。

希望破灭,白玉洁和胡茵曼两人陷入崩溃。

一年半多的时间。

我们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吃喝住,都在这昆仑山之中。

现在,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白玉洁还有胡茵曼说。

看着两人抱头痛哭的样子,这个选择,我想,还是我来决定吧。

所有的心理负担,我来承担。

“没事的,千年人参,我们有的。”

我抱着白玉洁和胡茵曼。

两人一愣,随后眼中充满泪水的看着我。

“你说什么?”

白玉洁双眼通红,双手握着我的肩膀,不断的摇晃。

“我没听错?你说我们有千年人参?”

胡茵曼更咽的质问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掏出刀来,转头看向白玲玲的方向。

可!

白玲玲!

不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