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颂京这座城市昼夜温差很大,白天出太阳的时候很热,到晚上又很凉快。

城市的上空不见星光,繁华的街道上亮着一盏盏路灯,宛如会发光的夜明珠。

吃完火锅,薄南弦提议在附近散步消食。

初窈吃得很饱,又担心会变胖,欣然同意了。

她戴着帽子和口罩,漫不经心地走在男人身边。路灯映照在他们身上,将影子拉得很长。

初窈时不时踩在男人的影子上,那双灵动的桃花眼浮现得逞的笑意。

薄南弦察觉到她的小动作,伸手将人拉到自己身边,声音低低沉沉,“你是在欺负我,嗯?”

他刻意拖长了尾音,多了几分撩人的味道。

初窈循着头顶的声音抬眼看向男人,猝不及防撞入他那双如黑曜石般眸子。

他正好望着她,眸光深深,隐隐携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没欺负你。”她否认着,想把距离拉开,却失败了。

薄南弦握紧她细软的手,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滑入她的指缝间,十指相扣。

他觑着她,嗓音多了些低哑,“欺负也行,我就喜欢被你欺负。”

初窈:“………”

是她的想法有问题吗?

为什么她总觉得男人说的“欺负”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口罩下的唇抿了抿,滴咕道:“你怎么谈恋爱的时候一点也不像个霸总?”

“谈恋爱的时候为什么要像个霸总?”薄南弦不太理解,抬起另一只手,食指刮了刮眉,“你是我的女朋友,又不是我的女员工。”

他不可能拿在公司那一面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

初窈突然觉得他这么说很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两人十指相扣,穿过繁华的街道,一路上经过许多灯火通明的商店,与形形色色的人擦肩而过。

这条路越走越安静,路人少了,路灯也少了,从夜色璀璨到静默幽暗。

附近好像是一片商务大厦,过了下班的时间点,安静得像在郊外。

初窈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只觉得脚有点累。

“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一下?”她提议道。

薄南弦扫视周遭一圈,挑眉道:“你确定?”

初窈点点头,“我脚酸。”

闻言,男人眉心缓缓拢起,在心里暗道自己粗心,牵着她的手倒是心情愉悦,却忽略了她的感受。

“抱歉。”他道了歉,焦急的在四周寻找着可以歇脚的地方,“那边有个花坛,我背你过去。”

初窈被“背”这个字吓到了,“不至于,这段路我还是能走的。”

她还没矫情到这个地步。

薄南弦尊重她,点点头:“那我们走过去。”

夜里光线昏暗,走近才发现不是花坛,而是一个没有启动的喷泉水池。

薄南弦用手帕擦了擦台阶,“好了。”

初窈心里挺意外的,暗暗夸了一句贴心。

两人挨着坐下,初窈抬手轻轻捶了捶小腿,感慨道:“我这运动量好像不太行,要是被田哥发现肯定死定了。”

“脚很累吗?”薄南弦看向她,低沉的声音带着关心,“我帮你按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