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如果我是你,现在直接就弃权回家找妈妈。”

  他说道,用得是瑞典语,声音很尖刻。

  他的队友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也没在意,对于这个队友喜欢开局之前搞效果的行为,也已经习以为常。

  这种嘲讽的话, 虽说不带任何脏字,也不是俚语,但是他的粉丝会非常兴奋。

  因为关注他的粉丝,都是冲着他的这种狂妄而去的,每当看见他骂人而没被官方警告的时候,就有种走钢丝成功的喜悦感。

  事实上,他们关注的已经不再是操作, 而是这个人的个人show。

  因为有前科的缘故, LPL的观众们已经有了不少懂瑞典语的人在看了。

  一旦这个家伙说话,那么立马就实况翻译。

  只不过,LPL的转播对于现场的声音是不转播的,所以其他人只能两边倒,一边翻墙去国外看实录,一边返回来告诉观众们,这货到底在说什么。

  等到把意思翻译过来的时候,LPL的观众们直接就爆了。

  “又开始了,这个人。”

  “怎么这么恶心。”

  “好玩吗?”

  “打比赛之前先嘲讽对手?!”

  “垃圾。”

  “我真的生气了。”

  而似乎是不知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一般,赛事官方并没有出声制止,毕竟比赛还未开始,双方互动还属于允许范围。

  而且,他们根本不懂瑞典语。

  赛事官方请来的翻译也没有懂瑞典语的,因为所有战队当中就没有瑞典人。

  不然的话,早就把这家伙驱逐出比赛了。

  LPL的观众们还在愤怒当中, 希望YM能够把这个战队血虐一番。

  此时此刻, “虚假瑞典人”还在笑, 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说出各种嘲讽话,侮辱YM所有成员。

  一般人听不懂瑞典话的话,看着对方竖起大拇指还以为对方是在夸自己,没准还会跟着笑。

  LPL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也在替YM鸣不平,这要是赛场上配个瑞典翻译就好了。

  “真服了,阴阳怪气的,挑梁小丑。”

  “那只能挨骂了,咱们这边哪有谁懂瑞典语。”

  “遥哥,骂他sb!求你了!”

  “要是被这家伙一直嘲讽,我真没心情把比赛看下去了。”

  “什么啊这是,这个人神经病吧?”

  此时此刻,赛事后台,PDD和经理坐在一起,看着电视上的转播画面,一头雾水。

  “这个老外一直在说什么东西啊!?”PDD疑惑不解。

  “不道啊。”

  经理一摊手。

  而在LPL官方解说直播间内,记得和娃娃也没听懂这话,只是感觉这个人满奇怪的,也没有多说。

  “看来这个外国友人,有点激动哈……”

  记得说道,耸了耸肩。

  他身为LPL的玩家和YM的粉丝,对于这个“瑞典人”肯定是有过一定的了解的。

  知道他打比赛之前必嘲讽对手, 而且还骂的很难听。

  他的队友都知道这种情况,但就是视而不理。

  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也搞不懂这个队友到底在说什么奇怪东西。

  尤其是比尔森,他只是默默看着,因为他确实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很熟吗?比尔森心想,感到莫名其妙。

  “嘿!周!出门的时候穿尿不湿了吗?”

  “瑞典人”还在招呼,而且越来越嚣张,笑得越来越大声。

  比赛就快开始了。

  裁判看了一眼手表。

  “哈哈,中国人真有意思……”“瑞典人”笑完了,跟身旁的比尔森队长用丹麦语说了这么一段话。

  比尔森礼貌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并没有明白这个家伙到底和对手中国人说了什么东西。

  因为听不懂,所以YM所有人都没怎么理他,都在安安静静调设备。

  但就在这个时候,周遥忽然转头看向了那个“瑞典人”,然后露出了看垃圾的眼神,说了一段话。

  “L�0�3rte din mor dig ikke at holde k�0�3ft, n�0�2r du spiller spil?ynkling。”

  现学现用的一段话,效果非常卓著,一下子“瑞典人”就不笑了,反而显得非常愤怒和疑惑。

  “Hvad s�0�2?”

  他紧咬牙关,显得很恼怒,当即就要站起来,却被比尔森给拉住。

  “别找事!”比尔森说道,他不可能让这个傻蛋破坏了他们的MSI。

  “瑞典人”刚想开口反驳,忽然之间耳机里传来了裁判的声音。

  “比赛开始,双方队员不许互动,否则按违规处理,取消参赛资格!”

  裁判的声音很权威,一下就把想要发飙的他给摁在了椅子上。

  顿时,他不闹了,像个败狗一样,用眼睛一直瞪着远处的周遥。

  这一下子给LPL的观众们整懵了。

  “哎!?”

  “遥哥说了啥!?”

  “什么语,听起来还蛮标准的。”

  “遥哥在说瑞典话?!”

  “懂了,遥哥一定是在骂这个家伙沙比,壮哉我遥哥!”

  “遥哥牛逼!!”

  “我倒回去听了两遍没听懂,这段话只有最后一个单词是瑞典语,意思是‘弱者、败者’。”

  “那前面是什么语?不是瑞典语?”

  “前面应该是丹麦语,意思是……”

  “‘你妈妈没教你,打游戏的时候要闭嘴吗’?”

  “是这个意思,siri翻译的也是这个。”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好骂!!”

  “遥哥好骂!”

  “牛逼,遥哥居然会这么多语言!?”

  “应该是开赛前现学的,是机翻,不过意思对了。”

  “好骂!我不管!我现在开始,就是遥哥的狗粉!”

  “遥哥好帅啊!”

  “所以比尔森才拉住他,怪不得,前半截是丹麦语啊,正好最后一个单词比尔森没听懂。”

  “哈哈。”

  “吊!就该骂回去!”

  “66666!”

  直播间内大喜过望,看着没素质的人吃瘪,没有比这个更痛快的了。

  但是最重要的是,这场比赛得赢。

  如果说骂是骂了,但是比赛输了,那面子上也挂不住。

  所以此时此刻,所有LPL的观众都在双手合十,少女祈祷,虔诚而神圣。

  这是一场关乎中国所有玩家面子的一战,如果不能胜,那真是太辱没国门了。

  王教练站在台上,开始对照着自己笔记本上记着的笔记,遴选英雄。

  随着官方播送的广告和选手互相之间“垃圾话”环节结束,双方bp开始。

  与赛场真正的“垃圾话”比起来,官方制作的“垃圾话”环节,简直可以说是太礼貌,太客气了。

  比尔森一直都在表达对周遥的倾慕,而YM这边采访的Knight则是一直在说“第一次进世界比赛,打进四强就算成功”。

  观众们直呼扫兴。

  MSI一定要夺冠!

  四强算什么!?

  亚军都啥也不是!

  根本没人在意!

  所以等到bp一开始,大家的神经就立马绷成了一根弦。

  首先是TSM这边,直接前三ban光速亮出。

  卡尔玛,露露,男枪。

  然后YM也亮出自己的ban选。

  艾翁,妖姬和酒桶。

  因为这把YM是蓝色方,所以干脆一抢盲僧,给小天拿到他最喜欢英雄。

  看到这个英雄,又看到小天自信的笑容,弹幕直呼“对对对!”。

  紧接着,TSM这边拿出韦鲁斯和螳螂,凑出下路和打野位置。

  然后YM就光速锁下了,兰博和塔姆。

  打野,上单,辅助,这三个位置先出,让TSM这边摸不清头脑。

  “他们到底想玩什么?”

  比尔森很奇怪。

  教练也不知道。

  “再看一轮,目前还没有眉目,感觉应该他们要拿大核,毕竟有塔姆和节奏打野。”

  “嗯。”

  “怕什么,我这把一定可以把那个家伙给抓穿。”“瑞典人”嚣张道。

  其他人默不作声。

  “拿个布隆吧,我感觉对面来者不善,韦鲁斯不太好活。”

  教练说道。

  队员们立马锁下布隆。

  至此,双方的前三选都已经完成。

  目前,看不出什么眉目来。

  不过从YM这边的从容来看,他们至少已经完全料到了对方的选择。

  “好激动啊,遥哥到底要拿什么奇葩出来。”

  “我已经可以联想到对面看到奇葩英雄的脸了。”

  “笑死,痛打老外!”

  “遥哥再来一手盖伦吧!”

  “我觉得遥哥的飞机要厉害一点。”

  “傻啊你们,遥哥的剑姬啊!杀疯!”

  “这把已经有兰博了,谢谢。”

  “遥哥不会玩兰博吧?”

  “应该不会……”

  弹幕开始猜测,每当镜头切换到周遥这里时,大家就都仔细观察他的神色。

  似乎只要看到一些“细节”,就能看出YMbp的侧重点,以及他们最终想拿的英雄。

  又是一轮ban选,YM这边ban掉加里奥和凯南。

  TSM这边则是摁掉版本大热的两个ADC,卢锡安和寒冰。

  如此一来,留给YM的热门ADC就非常少了。

  “坏了啊,版本大热寒冰卢锡安都没了。”

  “不要紧,这不影响遥哥发挥。”

  “老外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好紧脏,好紧脏!”

  “再来一把飞机!”

  很快,TSM这边拿出了自己的上单。

  慎。

  暮光之眼。

  上单支援流,也就是说,TSM要弃掉上路,让慎自己发育。

  对此,YM似乎早有预料,但他们根本不在乎。

  接下来就是拿出中单和ADC的时候。

  眼下大热ADC被ban了不少。

  但周遥的英雄ban不完。

  先出了一个发条,配合盲僧,可以搞一手带球撞人。

  然后是下路的大核!

  “啪!”

  又是经典的合上记事本。

  王教练总是在这个时间点准备好去和对面握手。

  “加油!小伙子们!”

  王教练最后在语音中给自家队友鼓舞道。

  “没问题!”

  YM全员应允。

  然后给周遥锁下了最后的英雄。

  ……

  “哈呼,你想要什么!?”

  ……

  瘟疫之源,图奇。

  老鼠。

  真真正正的纯大核。

  虽然当前版本并不是T0级别,但好歹也是T1。

  不那么难猜。

  不算奇葩。

  看到这个英雄,TSM松了口气。

  “早就听说对面那个周,喜欢玩另类英雄,而且胜率很高,我还做了不少笔记,现在看来,没用上。”

  教练哈哈笑道。

  “可能当成杀手锏藏起来了吧。”

  比尔森猜测道。

  “哪有那么多杀手锏,LPL这个赛区一直以来的水平就不行,尤其是中国人,没素质。”

  “瑞典人”一如既往的不屑。

  “小心点为好。”

  ADC冻土说道,声音如名字一样,很冷静。

  “中单拿什么!?”

  辅助野鬼开口问道。

  “球女吧。”

  比尔森说道,他也中规中矩。

  双方的阵容确定。

  YM对战TSM:

  上单兰博vs慎。

  中单发条vs球女。

  打野盲僧vs螳螂。

  下路老鼠vs韦鲁斯。

  辅助塔姆vs布隆。

  至此,进入比赛倒计时。

  LPL的观众显然不过瘾。

  这个阵容太正常了。

  不光说没什么克制,两边人拿的英雄都还可以。

  都有赢的可能性。

  如此,就只看操作和运营了。

  “遥哥这把没活。”

  “他好像是第一次拿老鼠!?”

  “太常规了,我反而不习惯,哈哈。”

  “终于拿出不脑溢血的阵容了!”

  “这才叫正常嘛!”

  “老鼠会不会启动太慢了。”

  “这把还可以,主要看小天了。”

  “拖到后期,YM无敌。”

  “看好YM!加油!”

  随着双方教练的握手,比赛正式开始。

  解说念完广告词,导播迅速切入游戏画面。

  然而没等观众们反应过来,忽然之间,有人死了。

  一血送出去了。

  “????”

  “哈???”

  clowz的兰博被搞了。

  他喜欢站在蓝buff附近的草丛,帮小天守蓝。

  结果这个习惯被TSM给研究了!

  一级直接绕一大圈视野过来包,把他赶到河道然后杀掉了。

  “啊西八!”

  clowz苦恼道,复活后赶紧上线。

  “看来对面来着不善啊,我们要小心点,尤其是上路,你最容易被抓了。”

  周遥说道。

  “我知道了,我会很冷静,不用担心。”

  clowz保证道。

  深吸了一口气,打起十二分精神。

  但是对面并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

  在所有人的认知当中,慎上单属于打野不会多看一眼上路的阵容。

  然而TSM的思路却和别的战队不一样,他们认为,先帮上路解放,让慎早起飞才是最好的情况。

  于是没过几分钟,TSM直接三包一抓上,又抓死了clowz。

  “草!”

  clowz没想到自己这把居然这么被针对,一时之间有点后悔选兰博了。

  但现在也没机会了,只能硬着头皮玩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