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弗兰德和柳二龙满怀激动。

左等右等,终于到子夜时分了。

弗兰德拿出夏雨给他们的七情欲蛇兰,笑着道:“二龙,服用了这株仙草后,你就可以一举突破成为魂斗罗了。”

柳二龙点头,脸上笑容密布。

心里暗道:我实力越高,我就可以更好的保护小刚了。

柳二龙如此想着,高兴道:“弗老大,就按照小雨说的那样,我们背对服用,互相促进药力吸收,竟可能多增长点实力。”

弗兰德点头道:“好!”

“不过,不要在屋子里,我们去外面吧!”

柳二龙点头道:“嗯,我也正有此意。”

“小屋后面的湖泊中心有一处露水平台,很安静,不会有人打扰的,我们去那里服用仙草吧!”

“也好,虽然不会有人来,但以防万一。”

柳二龙点头。

而后弗兰德和柳二龙往湖泊中心露台而去。

到了地方后,两人点点头,而后一人拿了一株七情欲蛇兰,背对而坐,开始服用。

七情欲蛇兰入口有点腥味,其他没什么感觉。

两人服用后,顿时感受到了魂力汹涌澎湃不断增长,心里高兴不已。

当即运转长生诀和风神腿,不断搬运魂力。

可是慢慢的,弗兰德和柳二龙就感觉不对劲。

柳二龙感觉不妙,从入定中醒来。

“弗老大,我怎么感觉不对劲。”

弗兰德也感觉有些不对,但他相信夏雨,所以开口道:“二龙,没事的,这应该是小雨说的精纯血脉,我们要坚持。”

“坚持住了,你的火龙武魂说不定可以进化,想想李郁松和卢老,还有荣荣,胖子。”

“他们吸收仙草,花费了数个小时,煎熬许久才武魂蜕变的。”

柳二龙闻言,当即点头道:“对,我要忍住!”

于是两人又开始运转功法吸收汹涌的魂力。

可是慢慢的,两人脸色发红,心里也涌现了一种感觉,终于,在某一刻,两人坚持不住,勐然睁开双眼,两人的双眼都放着光。

弗兰德很爱柳二龙。

而柳二龙,爱的是玉小刚,但她独守闺房无数年。

于是,在仙草的影响下,两人迷失了。

弗兰德呼喊着二龙,而柳二龙则是呼喊着小刚,他们都感觉自己如愿以偿,一发不可收拾。

还好的是小屋这里本就是最清净的,而且他们又是在湖泊中心的露台上。

所以没人打搅他们的好事。

这一夜他们极尽疯狂,直到天蒙蒙亮才沉沉睡去。

大约沉睡了一个时辰,天色大亮,多年养成的作息习惯让柳二龙和弗兰德都醒了过来。

弗兰德感觉浑身酸软,尤其是腰,而后就是有点懵,同时觉得有点冷。

弗兰德疑惑睁开眼,好晃眼啊!

弗兰德懵逼,眨眨眼,再看,没看错。

瞬间,他眼睛瞪圆,整个人处于宕机状态,尤其是看到柳二龙那张流露着幸福之色的红润俏脸,弗兰德懵逼了。

这是怎么回事?

也就在这时,柳二龙s吟一声,而后缓缓睁开双眼。

弗兰德心跳如鼓,眼神惊慌地看着柳二龙。

两人对视,柳二龙有点懵,然后就感觉身体彷佛被撕裂了,很疼。

尤其是感受到疼痛感都是从敏敢地带传来的后,柳二龙本来带着幸福之色的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僵硬。

她眼神恐惧而又不可置信地低头一看。

衣服……没了!

一瞬间,柳二龙双眼失去神采,整个人心若死灰。

弗兰德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同时扶起柳二龙,关切地道:“二龙,不要吓我!”

不知是因为弗兰德的摇晃,还是因为身体被弗兰德触碰,柳二龙眼中死灰之色退去些许,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她一把推开弗兰德,愤怒道:“滚!”

柳二龙的力道很大,直接把弗兰德推飞掉在了湖泊中,水声哗啦。

冷水刺激,弗兰德总算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竟然和柳二龙……

弗兰德心里复杂至极,整个人蒙蒙的,就这样没有挣扎,静静沉入湖底。

而露台上的柳二龙,双眼愤怒,手一撑地,整个人骤然站起来。

顿时,美好风光暴露无遗,可惜没人欣赏。

但她骤然牵动身体,让她疼得直皱眉头,而后就是更多的愤怒和屈辱,她的身体,本来是要留给玉小刚的,可是现在却……

一想到这里,柳二龙就感觉屈辱、痛苦、愤怒。

尤其是看到露台上那点点血渍,以及破碎成一块块的衣服,她心里的情绪彻底无法控制。

她咬牙切齿从储物魂导器中取出衣服穿好。

而后愤怒道:“弗兰德,给我滚出来!”

声音之大,回荡山林。

沉在水中自闭的弗兰德一个激灵,赶紧用力一游,真个人浮出水面。

柳二龙愤怒而视,但湖泊的水很清澈,而弗兰德此时无片缕之衣,柳二龙一愣,而后勐然转身。

而弗兰德这时也反应过来,武魂附体,从湖泊中飞出来,然后赶紧穿衣服。

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柳二龙心中的愤怒越来越炽烈。

终于,弗兰德穿好了衣服,当即开口道:“二龙,你听我说,昨晚……”

柳二龙勐然转身,美眸含煞瞪着弗兰德,娇喝道:“闭嘴!”

弗兰德乖乖闭嘴。

而柳二龙,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殴打弗兰德。

拳拳到肉,那叫一个狠!

而弗兰德没有反抗,只是任由柳二龙发泄。

柳二龙一边打,一边哭诉道:“弗兰德,我可是把你当大哥的,你这样做我怎么办?”

“你明明知道我爱的事小刚,可现在却失身于你,我如何面对小刚?”

“你对得起小刚吗?”

“为什么?”

“为什么?”

“呜呜呜……”

打着打着,柳二龙停手了,整个人软到在弗兰德的怀里。

弗兰德心疼的抱着柳二龙,心里复杂至极。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

然后他仔细想,勐然,他想到了仙草。

恰好,柳二龙也想到了仙草,想到了昨晚的不对劲之处,当即,柳二龙哭声一顿,魂力激荡,勐然震开弗兰德。

这一切都是仙草的错,都是夏雨的错。

我要他付出代价!

柳二龙武魂附体,巨大的龙翼展开,携带滔天煞气向着学员宿舍楼飞去。

弗兰德暗道不妙,赶紧武魂附体,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