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又或者说,跟关系网有牵连的人,一个刘清泉死去,千千万万个刘清泉站起来,这或许是时代的悲哀,也是华鼎市的悲哀!

荆棘会长揉着太阳穴,长叹一声。

却发现漂浮在空气中的蚊虫,正舞动的翅膀,形成一个又一个字符。

【我和王在楼下,打开窗户偷偷放我们进来!】

荆棘会长神色一凝,他没问来由。

俗话说得好,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武备局局长王无忧,是他的人!

而施烈就是他一手提拔的人,也是他十分看好的后辈!

荆棘没道理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而且他们两个本来就可以随意的进出荆棘会长的庭院,没必要偷偷摸摸的进来,可如果偷偷摸摸的进来,想必一定内有缘由。

所以他没有阻止,而是不动声色地走到窗户旁,推开窗户,好像是工作之余累了,正打开窗户,呼吸下新鲜空气,休息一会。

底下巡逻的人员也没有觉得反常,施烈和王无忧见状,当即,一个纵身,从窗户进入了屋里,荆棘会长没有立即关闭窗户,而是看向四周的巡守人员,摆手笑道:

“你们几个也辛苦了,早点休息吧,回家多陪陪老婆孩子,天天陪着我这个老头子算怎么回事?”

一名队员抱拳喊道:“保护荆棘会长是我们的职责!”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拍马屁的话,你这小家伙真是机灵!新来的吧?”

这名队员点头笑道:“是的,还是几个星期前,才换防到这里来的!”

“好,我记住你了,我待会儿叫厨房,弄点宵夜,给你们送出来,暖暖身子!”

“多谢荆棘会长!”

巡逻队员纷纷面露笑意。

跟着一个和善的上司,跟着一个和善的,体贴下属的上司,跟着一个和善能体贴下属,又平易近人的上司,那可真是运气爆棚啊!

即便是在他们看来,荆棘的这番举动也是暖心的!

闲谈了一会儿后,荆棘会长顺势把窗户关上。

此刻的屋内,沙发旁,施烈和王无忧,解开地煞七十二术,显出真身,两人长出一口气。

在得知了关系网上的名单后,他们才发觉华鼎市彷佛都笼罩着一层,说不透看不穿的迷雾当中!

草木皆兵,根本不知道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又有谁是隐藏在暗处的棋子?

荆棘会长回过身,大手一挥,主动释放出隔音罩,周遭灵气凝聚隔音罩浮现,外部的人就再也听不到里面的人的谈话。

直到此刻,荆棘会长才放心下来,抽出烟盒,甩了两根烟给施烈和王无忧,两人纷纷接过,荆棘会长也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

施烈手中打了个响指,空气中浮现了三团火焰,三轮借着火焰将香烟点燃,长吸一口气,烟雾弥漫间。

这个灵气,屏障给了众人一点点安全感,荆棘会长问道:

“说吧,你们两个大晚上的过来找我干嘛?还闹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荆棘会长面带笑意,他以为这天塌不了,有他在,也属实塌不了!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

他就是华鼎市个子最高的,他也必须顶着!

这个时候他不能紧张,不能露怯,他必须要在下属面前,显示出自己的绝对掌控能力。

施烈王无忧面面相觑,王无忧长叹一口气,说道:

“还是你跟荆棘会长说吧!”

施烈微微点头走到荆棘会长面前,从怀里掏出U盘,递给荆棘会长说道:

“生物科研所的张鼎天已经确认死了,这是我三天前找他交谈询问信息,在我离开后,他在我身上沾了一个小机关,运用电流促进的莫斯密码,告诉了我真相,三天后,我如愿以偿的在暗网当中获得这份文件,并且通过张鼎天的陈述触发这个暗网的机制,也了解到张鼎天,虽然表面上前往了龙城,但这一定是障眼法,他已经死了!”

施烈如此说道。

荆棘面色凝重,接过U盘插入电脑,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份文件。

整个办公室,气氛越来越凝固,荆棘会长面沉似水,皱巴巴的脸上每一道沟,都彷佛彰显着无穷的威力和杀机。

他万万没想到,整个华鼎市上上下下竟然全都烂透,甚至连他刚刚才成立的反腐败部门,竟然从上到下,也都被王氏财阀同化!

每个月,他们收到的灰色收入竟然要比他们原本的工资还要高出足足三倍!

这个发现,让荆棘会长,开始怀疑自己的领导能力和人格魅力。

他有些沮丧地瘫坐在椅子上,感觉十分心累,华鼎市的局势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这个结果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荆棘凝重地抬起头,看着施烈,嗓音沙哑的开口说道:

“你刚刚说了,生物科研所的张鼎天,已经死了,确定吗?”

“我确定!”

施烈重重点头。指着电脑说道:“这个暗网文件的触发机制不也表明了吗,而且文件里也写了,做不得假,这是张鼎天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如果他能活下来,这条后路暴露在我们眼前,因为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

“有百害而无一利,但如果他死了,这份文件再落到我们手里,反倒能变相的帮他报仇,他可能也是抱着这个信念,只不过他没想到,王氏财阀出手的时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快,还要迅速,还要勐烈,还要果断!以至于,他根本做不出其他任何的应对!”

这时,站在一旁的王无忧,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疑惑道:

“可是不对呀,据我们这段时间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张鼎天不是第二天活着出来了吗?然后去生物科研所,向所长请了假,当天下午就提着行李,朝龙城赶去,理由……我记得好像是身体不适,前往龙城看病休养,这是很多人都亲眼看到的,也有监控,应该做不了假!”

只能说他这种前线作战的人,脑子里还没有那些弯弯绕绕。

施烈微微一笑,开口解释道:

“你忘了吗,我们这一路是怎么来的,连我都能掌握地煞七十二术,隐去身形遮蔽天机,难道你觉得王氏财阀家大势大,手里会没有几个这种方面的人才吗?变换成其他人又不是什么难事!”

施烈站在原地,一分二,二分三,原地一下子出现了三个分身,而这三个分身,一个变成了一棵树,一个变成了一只豹子,另一个变成了一个小孩。

栩栩如生,就连王无忧也看不出端倪,看到这一幕,他才长叹一口气,说道:

“看来,张鼎天是真的死了!”

荆棘会长看着这一幕,心里大概有了结果。

张鼎天绝对是死了,如果没死的话,今天施烈王无忧也不会来他这。

荆棘看着名单,上到华鼎市的行政总署除他之外的二把手三把手,下到各个区域的武备局乃至基层行政人员,都在权力和金钱的腐蚀下,脱离了群众,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

看到这一幕,说不伤心是假的,就连他以为固若金汤的观想者协会,也不知暗地里潜藏了多少王氏财阀的棋子。

这个结果,让荆棘觉得有些失败。

可是没办法,结果如此,他现在能做的,便是反击!

施烈和王无忧把证据完整地交给了荆棘会长,这个时候就轮到荆棘会长主持工作,荆棘会长虽然是道家的人,信奉黄老之学,可问题是黄老之学并不代表没有火气,相反老实人是最容不得的刺激,火气也是最大的。

逼急了!

或许将会是一场滔天巨浪般的灾祸!

不是有那么句俗话说的好嘛?

咬人的狗不叫!

施烈,王无忧和荆棘会长其实都属于这一类人!

你看,他们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其实他们内心十分有主见。

没有迟疑,荆棘会长看见这份名单,没有选择拨打电话,他也怕被通讯公司监听自己的电话和设备。

可是这难得到观想者吗?

作为整个城市实力最强的人之一,他直接聚音成线,召唤住在附近的九位队长,其他人可以不相信,这九位队长是绝对可以相信的。

荆棘会长说道:“你们不要惊动任何人,赶到睚眦的别墅,等我过去!”

这话一出,住在附近的九位队长神色哑然。

出了什么大事?

不知道啊!

但他们不约而同地遵守着荆棘会长的命令,纷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施展手段前往睚眦的住宅,没有惊动任何人。



别墅的灯熄灭。

周遭的巡守人员,看了眼卧室,书房,发现荆棘会长是正常的休息,也就没有在意,但他们没看到暗地里,荆棘会长直接施展神通,移形换位,带着众人来到了睚眦的别墅。

此刻睚眦的别墅,除了睚眦,其他几位队长也早已赶到此地。

见到众人后,荆棘会长直接施展神通,将他得到的信息尽数整理灌注给九位队长,他们消化完这些信息,一个个面沉似水的抬起头,看向荆棘会长和身旁的施烈。

只见荆棘会长和施烈都微微点头,气氛越来越凝重。

过了好一会儿,睚眦才开口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荆棘会长说道:“我没有想到连观想者协会,都有他们的人,这是耻辱!”

囚牛闻言抱拳,说道:“这是我们处事不当,请荆棘会长责罚!”

荆棘会长闻言摆了摆手说道:“我说这件事并不是说要责罚谁,你们都没有错,只是敌人太狡猾了,新加入观想者协会的那一批人,全部暂且不要惊动他们,我们手里面能确保是自己人的,你们统计一下大概有多少?”

一队队长说道:“我一队有四十个人保证是我的亲信,绝对没有二心!”

二队队长闻言也说道:“虽然不知道荆棘会长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但是忠诚是第一位的,根据这些条件筛选,我大概能选出三十多名队员!”

“准确一点!”

荆棘会说道。

二队队长回答道:“三十二个人!”

荆棘会长点了点头。

其他几名队长也纷纷说了各自的死忠。

九名队长依次汇报了各自的死忠粉,汇总下来,总人数大概在四百人上下,贵精不贵多,有时候,并不需要过多的人马,打仗从来靠的都不是人多。

荆棘会长盘算了一下,微微点头,开口说道:

“足够了!”

因为在荆棘会长看来,这件事十分严峻,宁可精挑细选,也不能鱼目混珠。

队伍里掺杂了几个奸细,那就完蛋了!

而且这几批人,只是各自队长说能信,但实际上呢?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王氏财阀暗中潜藏的棋子。

所以荆棘会长准备亲自出手!

别忘了!

他另一层身份是华鼎市实力最高的存在,人员统筹完毕,荆棘会长大手一挥,在空中浮现出了华鼎市的十八个区域的地图,不管是山川河流还是主干道繁华阶段,都栩栩如生,地图映入眼帘,屋内的气氛更加严峻。

荆棘会长沉声说道:“我们现在规划一下看看先打谁!”

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荆棘会长揉了揉太阳穴,看向站在一旁,不发一言的施烈,挑眉问道:

“施烈你说说,看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施烈抱拳说道:“是!”

他走到地图旁,将手指点在了试药机构上,说道:“王子同的试药机构,长年累月诱骗试药人员,是他们关系网整个的对外输出窗口,而王子同的身份,大家心知肚明,所以依照我的想法来说,我们可以兵分几路,先把王子同,抓捕归桉,继而我们再剪除羽翼,派人包围王氏财阀大楼,以及名单上的各个高层!”

这话一出,众人若有所思。

王无忧紧接着说道:“施烈说的,我赞同,不过施烈可能不知道荆棘会长的厉害!”

荆棘会长摆摆手笑道:“别给我戴高帽子了!都什么时候了,正经一点,不过王无忧说的也是实话,我坐的这个位置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位置,它还拥有各种神奇的功能,所以胆子放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