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得娘三个沟满壕平,都捂着肚子,做吃撑了状。

“唉……这美美的日子,天天有就好了。”小虎子一如既往地口吐玉珠,一副老学究的样子。

这小子一边说还一边睨着姐姐,“姐姐,一顿红烧肉是不是吃的不过瘾?那明天咱们再来一顿红烧排骨好不好?

姐姐,你可以说好,我可爱听了。”小虎子摸着圆鼓鼓的小肚皮,姿态惬意极了,还不忘了拿姐姐做借口。

苏臻吃的心满意足,摇摇头,“不了,明天还是吃素吧,这天天吃肉,嗯……我受不了。”

主要是她心疼娘弄一会肉回来不容易。

果然还是闺女贴心,适合做小棉袄。

苏金秀看着友爱的小姐弟俩,心里很是慰藉,这样的兄弟姐妹才是正常的嘛。

“你们收拾碗筷儿,我出去一趟。”

想到编织络子,还有交货的时间,苏金秀心里有了算计,便对苏臻和苏恒道,“收拾完了,你们俩就去读书写大字。

大字今儿个每人要写五张,不许糊弄,若是写不好,娘可是要重罚的。”

苏臻和苏恒赶紧应声。

写大字就写打字,这没啥可难为的。

苏臻和苏恒都很明白,放眼整个村子,除了那几户有点积蓄的人家能供孩子去学堂读书,还有谁家像他们的娘,想办法赚钱也要让他们学认字儿,学读书?

这样的好机会,姐弟俩是不会错过的。

苏金秀叮嘱好了俩孩子,便把自己捂得严严的出门了,直奔村正李春和家而来。

大铭朝的冬季还是很冷的,大烟炮儿刮得迷人眼,吹在脸上像刀割的一样。

这得亏苏金秀赚了钱就做了新棉衣,不然,就这冬天,还不得冻死她?

因为是天气冷寒凛冽,街上没啥人,村民们穷困没有厚实的棉衣御寒,就都围在家里不敢出门儿,苏金秀来到李春和家时,路上也没遇到一个人。

“哎哟,金秀啊,这大冷的天,你咋来了?快进屋上炕暖和暖和。”程氏一如既往的热情。

她对自立自强,换了脾气的苏金秀很有好感,所以,拿她就当自己亲闺女看待了。

苏金秀也没客气,进屋之后,果然就脱鞋上炕。

程氏生怕她冷,还特意拽了一条小被儿给她盖上腿,嘴里乐呵呵地道,“今年这冻天,跟往常不一样,能冻死个人啊。

这不,我家你兴盛哥,兴茂哥他们去山上砍柴去了,准备趁着还没下大雪,再砍点柴火回来预备着,免得没烧的抓瞎。”

苏金秀先是李兴盛的媳妇儿周氏,李兴茂的媳妇儿徐氏都打了招呼,才接言道,“是啊,这大冬天的,不多备着点柴火,肯定不行。”

李兴盛的媳妇周氏是李春和家的长媳,就道,“金秀妹子,你家柴火够不?如果不够的话,就让我家你大哥和你二哥他们帮着多砍点儿。

你别不好意思,需要的话,就吱声,咱们处得这么近,谁跟谁啊?是不是?”

苏金秀没想到自己这次来,还有这样以外的收获,被李家媳妇给当成了自家人看待,她很高兴。

“好的兴盛嫂子,我要是需要,肯定不会跟你们客气。”苏金秀一脸感动,道,“我寻思着,我家那些烧火柴如果仔细些,怎么地也能烧到来年开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