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玛丽独自一人在香波地群岛的泡泡公园中游荡。

香波地虽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只感觉自己和这个处处都是情侣的世界格格不入。

“阿西,为什么那个钢铁直男居然会有对象?”

这个疑问一直在玛丽大脑中挥之不去。

想想刚才的尴尬场景,被光速打脸的感觉就迅速浮上心头。

算了家人们,还是把目光转向一些其他地方吧!

原本想来香波地公园好好散散心的玛丽,在一对对热火朝天的情侣的刺激下,面无表情地快步离开。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自己以前也没有逛街的爱好,更何况自己本来就不熟悉香波地群岛,想去游乐园之类的地方,也找不到。

难不成去不法地带?倒是也可以,但现在超新星啥的也没聚首,跑去不法地带观摩一下黑色交易倒也不是不行,但对于自己也没啥意义。

算了,就权当做长长见识吧。

挠了挠头,玛丽向一号红树走去。

她所知道的最大的也是为数不多摆在明面上的黑色交易,就在一号红树。

——人类交易所。

人类交易……

地球上曾经也有过三角mao易,那是欧洲人展现出自己兽性与残酷的一个时代。而这个时代的覆灭原因是下一个时代的兴起。历史的浪潮冲击下,三角mao易才被扫进了历史的尘埃。

但是在三角mao易最鼎盛的时候,任何个人力量都无法与数个帝国抗衡。

现在,这也是玛丽所面对的情况。

人类mao易在海贼王的世界中始终存在着,从未隐没。它甚至被摆在了台面上,而海贼、天龙人甚至是海军都会时不时的光顾。似乎虽然说人类mao易是黑色地带,但所有人都约定俗成地将其视为合法的一样。

而玛丽面对的,就是这高层阶级将人视为商品、消耗品的,跨过了几个时代的畸形思想。

“这么想想还真是有压力啊,理所应当的事情吗……该怎么办呢?”

玛丽站在一号红树区,一个金碧辉煌的拍卖所就在自己的眼前。

这个人来人往、达官贵人进进出出的奢华拍卖所,如果不是玛丽看着他们从中牵出一个又一个跪倒在地的nu隶,任谁也想不到一个nu隶市场可以做得这么高端。

玛丽定定地在门外站了片刻,便径直走了进去。

她的面孔已经板了起来,全身上下若有若无的杀气慢慢弥漫,拍卖所的门卫也不是没眼力见的人,虽然玛丽没有拿出邀请函,但是就这种气势,也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冒犯的。

一身黑衣加上这种可怕的杀气,所带来的压迫感足以让他们忽视玛丽娇小的体型。

扣钱总比丢了命好点。

玛丽走进去后过了许久,两人才慢慢缓过劲来。

紧张的时候是会流冷汗的,作为门卫一动不敢动更是丢脸。

就在两人默默地擦汗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身前。

“今天来涨涨见识,看看玛丽乔雅的nu隶来源是个什么样子。”

男子笑着对身边那个不言苟笑的女子说道。

“是的,主君大人。”

“……”

两个门卫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笑容颇为温和的男子,以及一身黑色西装的女子,脑海中空荡荡的一片。

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什么人都会往一号交易所钻啊!

……

玛丽走到了交易所内,顺着人流,走到了人流量最大的一个房间中。

这个庞大的房间里,拍卖台下人潮汹涌,玛丽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本身就没有邀请函,对于坐哪里,玛丽自然也不在乎。

到时候要是有人持着邀请函来要求自己换位置的话……再说吧。

玛丽隐晦的察觉到,这拍卖台下有不少个中好手,令她有些吃惊。

如果这是拍卖所的护卫,那这质量未免也太高了一点。

有几道气息即使是玛丽都没有信心可以将之拿下的,这种力量恐怕是哪个来参加这次拍卖的人随身的护卫,而且这个人地位不会低。

难道说……

玛丽看着极远处,坐在最尊贵的最前排位置上那几个肥硕的丑陋身影。

是那些天龙人的护卫?

玛丽皱起眉头,感觉有点手痒。

就在这时,拍卖场中的灯光忽然晦暗了下来。

“!”

玛丽心中一震,吵嚷的拍卖所忽然安静了下来。

原本已经站起身的玛丽又坐了下来。

……还是先看看拍卖所到底是干什么的吧。

“噔噔噔咚——”

一阵激昂欢快的音乐响起,五光十色的灯光照耀着整片拍卖所。在一阵欢呼声中,拍卖台上,一个穿着华丽而显得有些造作的英俊男子踏着浮夸的步伐走到台前。

“嘿——女士们先生们,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以撒·贝内特!”

“各位久等了,欢迎来到一个月一次的金赏大拍卖!”

“这一次的金赏仍然由你们的老朋友,人称‘好眼力’的贝内特负责,在我的精挑细选之下,相信这一次的货物也不会让各位失望!”

“别废话了贝内特,赶紧看看货!”

台下,一个穿着考究的八字胡男子高声叫喊到,引起了台下的一片哄笑声。

“哈哈哈,好!那么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接下来就开始今天的拍卖!”

贝内特大声说道,高举起自己的手,拍了拍手。

顿时,灯光又一次暗淡下来,台下也恢复了安静。

黑暗之中,听力敏锐的玛丽听到了一些微弱的哭喊声。

“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

“别碰我!啊——”

“彭!”

一阵沉闷的入肉声。

女孩凄切悲惨的哭喊声一下子停住了。随之响起的,是断断续续的呜咽,以及粗暴的拖拽声。

呜咽随着拖拽声越来越近。几秒钟后,两个穿着滑稽服饰的健硕男子驾着一个衣不蔽体的美貌女子出现在台前。

女子的样子极为憔悴,脸上还有这挥之不去的恐惧,裸露在外的皮肤青一块肿一块的,尤其是小腹处那刚刚显露出来的淤青,让玛丽立刻意识到刚才在幕后发生了什么。

她皱了皱眉,微微攥紧了拳头。

但是她刚刚心头升起的愤怒只是眨眼间就被台下响起的欢呼声冲散。

“喔——”

之前那个八字胡男子高声叫喊着:“这次的女nu质量真高啊!”

“没想到今天居然有这么好的货色,克里斯那家伙今天没来实在是血亏。”

“比那,我记得你家里以及有二十多个这种级别的女nu了吧,怎么还这么兴奋?”

“你不懂,玩凌虐的会闲自家的女nu少吗?”

台下此起彼伏的高呼声,不但有男性的,也有女性的。他们都显得颇为兴奋。在这一阵阵嬉笑之中,玛丽的心渐渐变冷。

她此刻感觉到的居然不是愤怒,而是一种寒意。

眼前的这些人,不乏各种穿着考究的贵族。其中有几个人看起来还是皇室。甚至,这其中还有不少身穿白衣的海军!

居然已经糜烂到了这种地步……

玛丽更加深刻的理解了,自己面对的敌人到底有多么可怕。

连海军都对此示弱寻常,人类mao易这种事情似乎已经成了一个稀松平常、大家都默许存在的东西。

从他们的嘴中不难听得出来,nu隶所带来的优越感并非寻常事物可以代替的。

很快,这个女nu便被以350w贝利的价格交易出去了。她被交易的时候,那种死灰一样的神色,在玛丽脑海中挥之不去。

但是拍卖远没有结束。一个又一个人被拉到台上,然后被以各种花样的展示给台下的人看,其中不乏非常重口味的展示方式,但这些令玛丽感到有些反胃的行径不但没有让台下的气氛有所收敛,反而激起了一波又一波高呼的热潮。

每一个被拍卖者的表现都各不一样。

有的人则是已经绝望了,行尸走肉般任由那些壮汉拖到台上,一动不动,宛如死尸。但那些壮汉随即用各种可以称得上是野蛮、侮辱的方式撩拨他们,摆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姿势,激起他们所剩不多的应激反抗。

然后,这种反抗会让台下的人更加兴奋,他们也会被拍出更高的价格。

而有的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就在这里结束,于是拼命反抗,但是结果却是徒劳的,他们很快会被镇压,被那些壮汉揍的如同一条死狗,然后用绳子挂肉一样地在台上。

而这种人激烈的反抗,在台下人眼中就像是野兽与野兽的激斗,令人拍手叫好。

一个健硕的男子似乎颇有战斗力,出其不意地干翻了两个人之后,纵身就想往台下跳去。

贝内特眼皮子微微一台,调侃道:

“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状况呢~”

看着逃出生天的男子,玛丽眼神一亮,想要暗中用点手段给他一点助力。

她站了起来,向着男子伸出手。而男子似乎也看到了坐在后排的玛丽,眼神一动,下意识地向她跑来。

猝不及防的,一道利刃忽然从男子背后穿胸而过。

“唔——”

男子的身体定住了,玛丽的双眼骤然放大。

与贝内特穿着同一套衣服的老者缓缓抽回了手中的利刃,而随着他的这个动作,男子的身体也慢慢软倒了下去。

在玛丽的眼中,男子那种求生的欲望渐渐的消散,他看着玛丽的眼神从看到希望的光彩,渐渐变得绝望、惊恐,最后化作一片灰暗。

玛丽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被刺痛了,她的手指渐渐颤抖了起来,胸中的怒意仿佛压抑了很久的火山就要爆发。

“啪嗒。”

一只宽厚的大手落在了玛丽肩上。

“年轻的海军,稍安勿躁。”

温润如玉的声音在玛丽脑后响起,玛丽心中的郁气一时间泄去。

半晌后,玛丽微微闭了闭眼,长吸一口气,缓缓坐下。

就像之前玛丽和库尔曼交谈时所想的一样,玛丽很清楚,现在爆发,也只是干扰了这一次nu隶交易罢了。

她最多也只是救下了今天的nu隶,但是,这种贸易无法禁止,之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只会不断重复,而玛丽在没能改变任何事情的同时,也会给自己惹上一身麻烦。

怎么想,这都是亏本买卖。

但是……

玛丽指节在她下意识的用力下出现了一丝丝白痕。

这种事情……自己实在是看不下去。

被拍卖的人多是一些无辜之人,却要遭受这种不幸。简直就像是平民百姓因为贵族的乐趣而被无缘无故的屠杀一样。

眼前的这些光鲜亮丽的家伙,和那些烧杀抢掠的海贼……没有区别。

都是该死的人,不,是不值得怜悯的畜生。

令人……无法忍受。

这时候,玛丽才转过头去看向刚才按住自己的男子。

男子是一个相当有气质的贵族,他的一身打扮都非常精致且华丽,那一身雪白的衣服上,繁复的装饰让人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工艺才能做出。

他一头金灿灿的长发犹如瀑布一样搭在肩上,配上他温和的面容,这一副形象完全就是玛丽心中贵族真正该有的样子。

而他胸口的那一个金龙徽章,大概是那个家族的标志吧。

“为什么你要阻止我?”

玛丽紧皱着眉头看向男子。

男子看着玛丽笑了笑,四处张望了一下,答非所问地说道:

“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

“华丽?还是……”

“肮脏得令人作呕。”

玛丽冷声说道。

男子挑了挑眉,呵呵一笑。

“不错,这还真像是你的性格。”

“你要是不讨厌这个地方,那才奇怪了呢。”

玛丽皱了皱眉头,看向男子。

“你……似乎对我很熟悉?可是我并不认识你。”

男子看着玛丽,摇头笑了笑。

“果然,你失忆了,居然连我都不记得了……”

玛丽心中一紧,这个家伙……真的是前身的熟人?

“但是没关系,我认识你。”

男子神神秘秘地说道,微微靠近了玛丽一点,掀起玛丽后颈的头发,同时低声说道:

“这就够了。”

“!?”

玛丽顿时警惕了起来,猛地拍开了男子的手,用犀利的眼光看向这个贵族。

能来到这里的人,多半都是来参与nu隶拍卖的。因此,玛丽对于这里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都不是什么好人。

眼前这个看起来无比完美的男人,谁又知道他是不是人面兽心的家伙?

深知自身魅力的玛丽觉得,自己可能碰到了一个恋童癖。

之前觉得他是自己前身熟人什么的肯定是一个错觉,这家伙果然就是一个单纯的恋童癖而已吧?

看着玛丽有些警惕的神情,男子微微一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别想太多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他淡淡地开口解释道,不等玛丽质问,他便继续说道:

“你是不是很想救出来他们?”

“虽然我现在也没办法让这类的交易终止,但这一次交易的nu隶,我能救。”

“就当作你我的见面礼了,维尼修斯。”

维尼修斯?

玛丽皱了皱眉。

她的名字早就公示了出去,也不是所有人都没眼力见,认不出玛丽来的。所以此时有一个认出自己的人,玛丽也不意外。

可是……叫我维尼修斯是什么意思?

男子的脸上看不出他心中所想,玛丽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她的确想救下这些人,这是她心中的良知在作用。而她更好奇眼前的这个男子要怎么救下这些人。

然后,超出玛丽想象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男子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了。

变得高不可攀,变得无比华贵,仿佛身居万事万物的顶点一样,不可侵犯。就连坐在他身边的玛丽在这一刻都感受到了一股凌驾于她之上的尊贵感。

玛丽心中巨震,她立刻意识到之前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错误。

能有这种气质的人……不可能是之前自己所认为的肮脏之人。

然后,男子对着台上的贝内特开口了。

而与此同时,玛丽的大脑也宕机了。

“这些nu隶,我全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