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他就在原地舞了起来,周围的风被带起猎猎作响,我甚至可以听到刀里面传来龙吟虎啸的声音。

    看来这次来这里倒是捡到宝了!

    楚老戚打完了一套之后说道:“以后每天过来一次吧,我教你。”

    楚老戚的好意我当然不会拒绝,笑着说道:“好,那就明天过来。”

    出了武馆还没有一分钟我就接到了蒋楚明的电话,我之前让他留意一下那个天盛集团的保安,准备私下里问他几件事情。

    简单地交流了一下之后我们约好了在一个烧烤摊见面,这个男人叫王方,高中毕业出来之后不知道做什么,就在自己的亲人的介绍下来到了天盛集团。

    他见到了我之后有些紧张,可能是因为才刚刚从安保局出来吧,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太好。

    “其他的我都明白,就是我想不清楚你这样子的条件为什么要辞职啊?”说出了我心里面最大的疑问心里面还是踏实多了。

    “别的都好说,这里面的工资待遇包括福利这些都很好,可是我实在是接受不了里面闹鬼啊。”这个保安倒是敞亮,什么事情都说了。

    可是我问了一下蒋楚明他们似乎在里面的时候没有交代啊。

    “你是一个明白人,所以我什么都给你说了。”王方的一句话让我顾虑没有打消,反而是更加重了。

    难不成我现在还有一种安全感不成?

    “你先说说这个闹鬼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是一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的缘故,所以王方直接对着桌子上吃了一分钟左右,然后喝了一口酒。

    “我之前是值夜班的,因为夜班工资高,而且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这是一个肥差,基本上都是几个年轻人打打游戏就完了。”

    “那天我们也是这么过的,可是游戏打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更新了,所以没有办法我们也找不到什么事情做,就说去巡查一圈。”

    “巡查是单位里面的要求,每天晚上巡视一下,只不过之前也没有特别严格,我们的队长没有在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巡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方突然停了下来,我也是抬头用比较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那天晚上队长交代了不要我们去查夜,就算是要去的话也不要去第八库房。”王方的眼神开始涣散,似乎开始回忆起什么不太好的东西。

    “第八库房?”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对,我们那里的库房一共有八个,第八库房是最后一个,名义上来将,我们的那里是行政区,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东西要存放的,但是早几年的时候就建了起来,比较紧急的时候转运东西也比较方便。”王方给我解释道。

    “那天晚上我们一行人围着整个公司走了一圈,本来都打算回去了的,但是突然就有一个人提议说是去第八库房看看。那会儿的管理制度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大家都是把秦明贺看成自己的大哥的那种,所以他说的话我们都会听,关键时候也会好奇。”

    “人这种东西最奇怪的就是不能够有好奇心,这个好奇心一上来了谁都挡不住,我们就打算去那里面看看。”

    王方这个时候说话已经带上了一点颤抖,看来他们过去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可怕的事情。

    等这个家伙稍微放松了一下,又说道:“其实我倒是还好,其他的人就不那么乐观了,先给你说个底,那晚上有人没有回来。这些事情我不说出来就憋在心里,难受。”

    看来王方有些不胜酒力,喝了两口之后就开始上头了,看这样子也是准备对我交心说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二次见面他就可以这样子。

    莫非,这又是那个该死的亡者协会的圈套?

    我留了一个心眼,接下来他说的话我都会仔细地推敲的,然后问道:“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东西?”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闻言,我沉默了下来。

    王方也是看到了我的沉默,说道:“看样子你也是见过这样子的邪祟的,我说的话就不怕没有人听了。”

    王方继续说道:“我们几个人悄咪咪地准备到那个第八库房里面去看看,当时有四个人,但是有一个走到一半的时候说是肚子疼走了,我们一边骂着那个好家伙怂蛋一边去了第八库房。”

    “八个库房的分布是一字型的,也就是说我们顺着走从第一个走到第八个就是第八库房了。那天晚上有点儿奇怪,我们走着走着也没有管到了第几个,因为第八个后面就是空的了。”

    “可是那天晚上我们感觉我们走的时间比平时长了很多,几个人都是一边聊着天又是壮小伙子,所以没有在意。”

    “我们就这样子一路往里面去,走了一会儿我是第一个发现不怎么对劲的,我把电筒的光打到那个库房的标志的位置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标志不是从一到八之间的任何一个,而是第九库房。”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怎么在意,虽然是在公司里面,可是哪里要是建一个新的库房,我们这些上夜班的人没有得到消息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我们就议论了一下准备进去看看,顺便检查一圈新的库房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你们就这样子进去了?”我问道,现在我的神经可是很敏感的那种了。

    现在我基本可以确定他是说得真话了,现在他看上去大概三十不到的年纪,按照他的描述,他经历这件事情也是有几年了,人在回忆的时候可以说谎话。

    但是那颤抖着的手和回忆的时候的惊恐表情可不会欺骗任何人。

    “我们走了进去,那道门没有上锁,这才是我们进去的最主要的原因,因为那会儿差不多也是两点钟了,那个时候不可能有工人,我们怀疑有小偷溜了进去。通知了门口留守的人以后我们就进去了,我打的头阵,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我的胆子可是真的大。”

    我看着王方的表情也在逐渐发生变化,看来里面的事情对于他的打击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