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那你的那两个同伴出来之后呢?”我问道,我觉得人失踪了这种大事情怎么着也得有安保参与进来吧。

    “我们调查了那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发现他们两个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往黑处走了,然后便消失了,可是只有我知道,他们两个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而且也没有什么第九库房,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库房的数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只是八个库房。”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总是做噩梦,说是我是一个小偷,偷走了什么东西,在梦里面被所有人唾骂。”

    王方越说越激动,喝了两口酒之后酒意上头了更加激动了。

    “那个地方肯定是有鬼,反正我是待不下去了,这几年每一年都要死一个年轻人,今年又是这个样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自杀,可是谁知道呢?”

    “这个公司是真的不干净,可是我给别人说了也没有人相信我,还认为我是一个疯子。”

    “说真的,要不是那个地方工资高,还有我的父母都是里面的老工人了,我才不想要在那个地方上班,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是我的命大。”

    王方说话的时候有些愤懑难平,这种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出于礼貌,我还是问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一般而言,只要是有高薪,那么这个公司给人的印象就会很好,这个社会也基本上没有钱不能够办到的事情,但是王方的选择让我有些诧异。

    “我这几年已经拿到了足够的钱了,现在想要做点儿小生意,够养家糊口就好,反正也只有我一个人,无牵无挂的。”

    王方说起未来的时候眼睛里面都是小星星,对于他来讲,好像离开自己的公司就是最好的事情。

    这个天盛集团果然是有大问题,而且我觉得他们的问题不仅仅是在对外,对内也有很多人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决定今天晚上去看看这个大集团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只是我还有最后的两个问题。

    “你在那之后见过第九库房吗?”

    我要是想要去见识一下这些怪物,当然得确定到底那里还在不在啊。

    王方想了一下说道:“那之后我倒是再也没有值过晚班,因为和别的集团不一样,我们的人手是绝对充足,甚至超出来的,但是那边再也没有去巡逻过了。”

    “在外面加了一个围墙,晚上保安都不过那边去,我自己也是吓破胆了,没有再去尝试,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是还存在的吧。”

    “那你对你们的保安队长秦明贺了解多少啊?”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现在所有的线索都直接指向了这个保安队长,我和他之间迟早会有点儿事情发生,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我们的队长是一个很好的人啊,说实在的,我倒是觉得他是一个真的很热心的人,我不是之前和你说过做梦的事情吗?这件事情最后也是张队长来帮我解决的。”

    终于说到了关键的点子上面了,我笑着点了点头,问道:“他是怎么帮你解决的啊?”

    王方的表情稍微认真了一些。

    “我记得当时大概就是让我闭上眼睛,我觉得身体里面似乎有个东西被扯了出来,然后我一睁开眼睛就好了。”

    “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这样子的怪梦了。”

    “之所以给你说这么多是觉得你是一个靠谱的人,我也不知道这些信息可不可以帮到你,反正我还是希望这件事尽快解决吧。”

    王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看得出来是真情流露,所以我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事儿,这件事情我会去管的,到时候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件事情我还得找楚老戚他们研究一下子。

    送走了王方之后,我回到了家睡了一觉。

    第二天。

    到了楚老戚那里,我才发现他这里的生意是真的好,现在是学生上课的日子,但是这里的三个班人都是满了,一个班可以装五十个人。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学武这个东西贵在精,一个人教五十个人能够学到什么东西啊?”

    任何人都逃不过真香定理。

    见到了楚老戚他以为我是来学拳的,还跟我摆了一下谱,我很快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给他说了一下,然后把我的真实目的告诉了他。

    “我想要去天盛集团里面看看这个第九库房,不知道是不是和亡者协会有联系。”

    楚老戚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是不是傻啊?树大招风这个道理这么简单,要是人家亡者协会这么招摇,那早就被人灭了,怎么可能啊?”

    我仔细一想还真的是这个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虽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可是对于亡者协会和天盛集团来说就是这样子。

    天盛集团大集团他的对手也是大集团,肯定会集中找到他的薄弱环节,一点点小问题都会被放大。

    而亡者协会那种组织做事肯定会留下马脚,双方合作的可能性不大,那么三级成员也就不怎么可能出现,我今天晚上非得去那个第九库房看看不可。

    楚老戚也没有阻拦我,他觉得我就是自己找事情。

    他给我解释道:“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不一定都是亡者协会那群人做的,你现在这样子过去,即便是解决了也没有什么好事。”

    我倒是没有理会,因为就算这个事情和苗苗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那也可以作为提升修为的一个方式。

    楚老戚看劝不动我,不过也认为这种地方没有生命危险,索性让我自己去玩了,他还告诉我。

    “有些人幸存了之后内心会受到很强的创伤,所以在自己的内心记忆里面可能会放大自己遇到的可怕,他们有些时候甚至会篡改了自己的记忆。所以他们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我觉得就是一个鬼打墙加上两个小孩子走丢了的故事,你不要白费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