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说话的这个人叫苏平,是一个普通的工人。

    接触了一下之后我对于情况也是了解了,像我们这个城市,三星级也就是顶峰的那种,上次在水底对我动手的那个多半就是亡者协会的会长级别的人物了。

    这些二星级的也就是具有自保之力罢了,楚老戚那种丝毫不怂四星级的家伙,才是真的强。

    这一次有楚老戚打底,我想也是遇不到什么危险吧。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这次有楚老戚在,我也不相信这次居然会有这么多人过来。

    他们虽然口上说这是全部实力,我觉得还有一些隐藏在暗处的家伙,只是害怕亡者协会的追杀罢了。

    认识了之后我就开始带他们去往那边的库房,现在也不到下班的点,库房那边甚至还有人来人往,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放普通人在这里面,那估计现在第九库房也是没有出现。

    我确定了一下现在比起我上次过来差不多早了一个小时左右,应该等一会儿他们就会撤了吧。

    果不其然,我们到了之后还没有十分钟,这些工人就开始撤了,我看到他们还有人没有完成手上的工作就被叫停了,这也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这个点儿走一来是早了一些,二来是的确还有些工作是只差了一点儿就可以完成的。

    我注意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到了十点四十,会不会是秦贺明今天不在,不能够好好地收尾,所以就让这些人早点走。

    上一次王方进来的时候我估计就是秦贺明进去收尾了,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轻易地就从那种地方出来。

    那个怪物我也交过手,也是具有亡者协会的一般的二星级会员的实力的,不一般,真要想把一个普通人给弄死,似乎也不是太难。

    我开始给几个前辈讲了一下关于我上次的遭遇,他们听到那个血池的时候都是稍微变了一下脸色,可能每个人的传承上面都有在讲血池的危险性吧。

    他们也很奇怪这种在古代完全可以说得上是惨绝人寰的设置祭坛搞事情居然也没有堆出一个大高手。

    秦贺明这次算是被我传得名声臭了,这么努力都没有成功。

    等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空气中的那种血气变得浓郁了一些,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估计第九库房开始慢慢地出现了。

    我还没有看到这样子的一个独立的空间是如何形成的。

    可是这一次,它是完完整整地慢慢地展现在了我面前,我首先感受到的是那种扑面而来的血气,这次的血气浓郁程度可是不低,比起上一次来说起码是增加了百分之十。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它大到我都可以感受得到变化,大到周围的这几个人现在脸上都是有些不善了。

    老实来说,这些人平时都是一些老实人,他们虽然有些时候会遭到亡者协会的追杀,可是大部分时候,亡者协会也不会来打扰这些人物的。

    毕竟一两次不成功也是代表着这些人的实力,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

    但是他们要有多强的战斗力也是不存在的,他们的实力大部分依存于自己身上的鬼怪,这种依存,比我的依赖度可能还要大一些。

    这也是我的一种直觉,我觉得他们身上并没有让我感受到威胁的气息。转念一想,可能也是因为现在我的实力也上来的缘故吧。

    血气慢慢地展开,可是第九库房还没有出现,远处慢慢地有些血气化为了和我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一片天空,只不过这次是血色的天空!

    这也让我们几个人感受到了一种渺小,大家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子的景象,哪怕是楚老戚,现在也是有些动容,这种景象他人生中的前几十年里面可能也是没有见到过。

    “这个秦贺明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这么大的动静,我之前还是小看他了。”楚老戚悠悠地说道。

    远处的场景形成了之后,近处的景色开始形成了,这一次我们观察得比较仔细,因为隔得比较近,血气直接化为了真实的东西。

    而且本来第八库房对面就是一片空地,那片空地也不算是很大,总而言之放下一个第九库房都是不够的,但是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新的世界。

    就好像是一个倒影,让对面的景色呈现了出来,这已经不能够用常理来理解了,即便是鬼怪的能力也不会有这么大,楚老戚的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

    近处的风景成型得很快,差不多过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和我们这边一般无二的库房区形成了。

    所有人都有些震惊,尤其是那三个之前我没有见过的人,中年女人甚至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苏平倒是表现得稍微镇定一些,可能是以前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一点小事情并没有让他感觉到意外。

    我在心里面暗自记下来了这一点,然后看着前面,果不其然,这一次出现了一个新的库房,对面还是血色的世界,这边是正常的世界。

    中间就好像有一层玻璃把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隔开来了,上一次我来得匆忙,况且也是直接对着这个第九库房来的,所以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可是这一次,我隐约听到了第九库房里面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正是苗苗的声音。

    “正南——”

    “正南,快来救救我——”

    莫非苗苗现在就在里面,我摇了摇头,现在这样子的幻阵可不少。

    所以我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愁眉紧蹙的人,问道:“各位,你们现在还打算进去吗?我可以感觉到这一次里面似乎比上一次更加危险了。”

    苏平叹了一口气说道:“按理说这个阵仗你上一次想要从里面活着出来,有些不简单啊。”

    苏平这句话差不多就代表着他不是很想进去,楚老戚也是没有一开始的豪情万丈了。

    犹豫了一下说道:“这里面让我感觉到很危险,老实说,我们现在算是这个城市正道的全部人物了,你们说我们要是栽在这里的话,以后亡者协会做事情更加肆无忌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