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得了吧,人家现在做事情本来就是肆无忌惮了,我曾经被亡者协会的会长动过手,那一次是我们家族被灭门,虽然后来抓到了人,可是却是一个顶罪的躯壳罢了。”

    “老实说,我觉得这里面的气息比那个会长的还要诡异。”那个中年女人说话了。

    “我说的那个是总会长,他们所谓的五星级高手。”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吸了一口凉气,的确,这里面现在的气息变得很诡异,一些本来在掌控范围内部的事情变得超出了我的掌控。

    秦贺明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到底是因为被安保盯上了,还是因为这里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有些疑惑。

    秦贺明到底和亡者协会有没有关系呢?

    这也是一个问题。

    但是现在大家都是打起了退堂鼓,所以我也是有些不好办了,没有人会因为一点儿正义感和好奇心去送命的。

    他们的实力不是很强,甚至连李梦泽都可以碾压他们,我倒是不怎么在乎他们的想法,关键还是楚老戚。

    楚老戚吸了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你这个小子在想些什么,这里面估计有大凶险,所以你们几个就不要去了,也不要待在这里,要是秦贺明回来杀你们一个回马枪,我估计你们几个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楚老戚的后半句话是对着这几个人说的,他们都是点了点头。

    苏平似乎是想再说些什么话,但是楚老戚摇了摇头,他也是没有说出来,我好奇地看了他们二人一眼,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键时候我也没有问出来,看着他们离开了之后,我和楚老戚并排站着面对着对面的血色世界。

    现在和之前才刚刚形成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样子了,那层血雾已经浓重得可以滴下血水。

    而且在血色世界中的可见度已经很低了,楚老戚这个时候用一种我认识了他之后从来没有过的认真语气对我说道:“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划分实力的吗?”

    我被这么突兀地一问,还有些不知道楚老戚到底是在指代什么东西,所以下意识地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知道,我认识你们也没有多久。”

    楚老戚叹了一口气说道:“人家亡者协会的划分不是没有道理,我们也是五个星级,只是有些时候没有划分得那么清楚而已。”

    我不知道为什么楚老戚这个时候要说些什么,所以也没有打断,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现在的手艺人和有真本事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很多人都是那种招摇撞骗的。真正厉害的也是脚踩阴阳的家伙,虚空大师那种半身入土的才算是四星级顶尖的人物。”

    我总是觉得这是楚老戚在给我交代后事,这些事情他之前从来没有给我说过。

    楚老戚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像我们这种人,一辈子也就是到了三星级罢了。现在里面有大风险,也有大机遇,我可以给你说的就是这一点。”

    “一般而言的血气这么重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战场,一个是刑场,前者倒是还好,后者的话也要经过了数十年的风吹雨打才有这个本事。”

    “我估计秦贺明早就发现了一些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在这里面有了你之前看到的那些布置,甚至作为一个可以影响到天盛集团的上层的人,他还建议人家把厂址定在了我们脚下。”

    “他就是为了镇压这下面的血气,可是现在,压不住了,估计是他为了自己提高实力用了什么歪门邪道吧。你要知道一个道理,这里面的血雾对于我们来说倒是还好,甚至对于我们的身上的鬼怪具有提高实力的作用,但是要是普通人遇到了的话,就不好说了。”

    “我们现在得进去,解决问题!”

    说完之后楚老戚拉着我一起走了进去,我才一进来就感觉到这次的血雾威力和我上次见到的不一样了。

    我觉得身上有一层黏糊糊的膜把我和外界隔绝了起来,呼吸也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我估计在这种地方我也是呆不久,要是不让我身上的那些鬼怪出来活动一下的话。

    楚老戚看到了我的样子说道:“你现在还算是健康的那种人了,现在的社会上都是一些亚健康的家伙,他们撑的时间更短,所以我们必须给秦贺明擦一下屁股了。”

    我完全没有想到本来是来端人家老巢的,可是现在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楚老戚这种明显就是为了苍生的人肯定是打死也不会回头了的,现在把我拉进来了就是最好的证明,估计也不会让我走。

    话说回来,我也不放心楚老戚一个人呆在里面。

    血气越来越浓,我现在都是看不到他的脸了。

    “这个地方,很危险!”楚老戚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好跟着楚老戚这个明显更有经验的人继续往前面走。

    还好我们进入了第九库房之后那种血气就淡了很多,可是我也是说不清楚到底这个地方怎么就突然形成了。

    之前的那种雾气翻涌的景色这辈子都要刻在我的脑子里面了。

    那完全就是造物者的神通啊,可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要说是这个世界上有鬼怪我相信,因为毕竟总是有些人他们余生的愿望没有实现,暂时舍不得走。

    我身边的鬼怪其实都算不得真正的鬼怪,说实在的他们也就是残念罢了,只是人们习惯性地称之为鬼怪,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鬼,有的只是曾经这个世界上的人的舍不得。

    可是要说是有神我是绝对不相信的,因为现在的人类已经可以到别的星球,海里也可以到数千米深,所谓的天上的神仙要是存在的话,早就被来来往往的飞机打扰得不行了吧。

    只是想起来那个场景,我还是有些觉得可怕,那是对于吞天吐地的一种敬畏之情。

    我和楚老戚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之前器官怪物所在的那个位置,这次倒是没有遇到它,它可能是上次受到的损失太重了,所以现在可能被秦贺明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