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好了,你现在再看看这个台子,你可以想到什么?”楚老戚看到我似乎有些幡然醒悟的样子,问道。

    “就是一个台子啊,我说我们还是找一下秦贺明的老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吧。你之前不是说这里面有很多的宝藏吗?我记得你们就相当于是古代的那种武者吧,按照小说里面写的,你们的老巢里面应该都有什么增长功力的宝贝。”

    我说了这句话之后直接在台子周围找了起来,可是台子空荡荡的,什么东西我都没有看到。

    楚老戚白了我一眼,说道:“孺子不可教也。”

    之后楚老戚把那个台子往下面一按,不按不要紧,一按我才发现楚老戚这个实力这么强的人,现在把这个台子按下去居然也青筋暴露。

    我的确忽略了人家在电视里面有什么密道都是会按下去的,可是我居然没有想到,在外面的时候我连箱子都可以搬开啊,到了这里面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种恐惧感在我的心头弥漫开。

    虽然说这里面的血气和那种压迫感消失了很多,但是我自己的判断能力和反应力似乎都下降了不少,不知道楚老戚有没有这种感觉。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我看了一眼楚老戚问道。

    楚老戚笑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感觉你有些笨,平时不是这么聪明的吗?怎么下来了之后就变了一个样子。”

    对于别人没有影响,楚老戚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从表面上来看的确是没有什么变化,莫非变化就在我自己的身上。

    我现在对于自己的身体其实还是很敏感的了,一般而言,要是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我肯定立马就可以察觉出来,但是这一次却是我在楚老戚的提醒之下才反应过来。

    那就说明我肯定是受到影响了。

    楚老戚现在已经把台子按下去了,我们面前原本台子那个地方也是陷了进去。

    下面出现了一条地道,这一条地道和上面的完全不一样,似乎是一个古墓的那种密道。

    我玩游戏的时候见过,但是现实生活中可是没有见过。

    那个青石砖放在现在肯定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啊,要是装修风格的话,这已经是地底下的下面了,难不成给人家密室逃生,那不现实。

    所以我很快就可以判断下面的这个密道是来自于以前的朝代。

    楚老戚也是眯了一下眼睛,我可以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密道里面之前的所有气息都是没有了,包括之前那股直接可以贴到你的脸上的那种血气,现在也是没有了。

    “我说的就是我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对劲。”我看到地道开了之后也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些风险,稍微放松了一下,对楚老戚说道。

    他倒是没有注意我的话,开口里面“咦”了一声。

    地道里面很暗,我们两个现在也算是能够掌握一些夜视能力的人了,毕竟天天和鬼怪待在一起,有些诡异的能力也不奇怪。

    地道的两边却是有着悠悠的灯光,看起来就好像是鬼火一样,要是这个地方用来开店,当鬼屋,吸引的游客肯定不少。

    “这里的温度真低。”楚老戚说道。

    我也是感觉到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本来在上面的时候气温就差不多接近零度了,我们这下子估计是一下子来到了零下。

    简单的一件秋衣加上本来就不高的体温,让我把自己的衣服裹紧了一些,虽然没有什么作用,聊胜于无,好歹给自己一点儿心理上面的安慰。

    “的确是有些低了,我刚才和你说的话题不是这个。”我这才发现楚老戚不知不觉当中跑掉了话题。

    “我给你说,我进来了之后总是觉得有一个东西在暗处影响我,说实在的,要不是之前你提醒了我,我自己都没有感受到。”我振振有词地说道。

    看我也不像是作伪,楚老戚看了一下我的脸色,问道:“你给我说一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是那种我的各方面的反应力都会比较慢,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外界给我什么信息我就接收什么信息。”

    我想了一下说道,其实就好像是我是一个手机,然后现在有人用干扰器干扰了我,让我不能够好好地发挥。

    “你这个倒是有点儿奇怪,但是我们都走到这里了,没有打道回府的说法,你先将就一下,我相信你心里面有这种注意的心理暗示之后肯定会好很多。”

    楚老戚看了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说道。

    “而且有我这样子的高手在旁边,你在这里几乎遇不上什么危险。”楚老戚这句话让我想起来,在我们这个地方哪怕是亡者协会的会长级别的人物和他还是有些差距的。

    至于不对付亡者协会,似乎是因为现在的这个会长还算是好的,要是把这里给端了,换了一个更加心狠手辣,而且不好对付的家伙过来,怎么办?

    这是楚老戚自己的说法,反正对于他的和自己有关的各种说辞,我是从来都不怎么相信的。

    继续往里面走,一路上都是光滑的,也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就是一条直道,也没有什么岔道。

    我晕晕地跟着楚老戚往前走,我觉得我现在几乎快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就只知道往前面走。

    以前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都会左右打量,可是我这次是真的连看一下周围的心情都没有了。

    楚老戚完全没有注意我的异样,他也是一直往前走,也没有说话,密道里面静得可以听到针掉下来的声音。

    就这样子走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我们两个的脚力都不错,估计走出去了差不多一公里多了,可是还是没有见到出口。

    我们一路过来可是平直的路啊,除了从我们下来的那个入口下来的时候下了一截路以外,我们等于是在一直往前面走,可是走了这么一会儿了,还是没有一点儿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