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看样子的确有鬼!

    正在我追过去的时候,王方的身上死气沸腾,直接炸开了。

    那种死气让我不得不退了两步,生人接触死气也是有风险的,我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情就担上风险,再说了,现在王方终于使用了自己的实力,想来楚老戚也是感受到了吧。

    我只要是撑一会儿,楚老戚就可以赶到,到时候联手镇压了这个鬼怪。

    这个死气有些熟悉啊。

    我一愣,这不就是我在河底遇到的那个鬼怪吗?

    那可是三星级的实力,而且别的不说,那个鬼怪的寄主我还是认识的,毕竟还在安保局里面待过,虽然最后还是被人放了,可是我还是看到过的啊。

    怎么突然变成了王方?

    莫非这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东西?

    不过这个家伙如果是在水底的那个的话,那么想尽办法钻空心思想要杀了我,我还是知道原因的。

    没有丝毫地犹豫,我就直接想要跑,待在这里是不可能的,因为只有一条路,后面是石门,只能够往前面跑,趁现在人家还没有完全出现我赶紧走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背后的石门一下子打开了,而王方好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一样,一下子停下来了本来就要召唤鬼怪的那个仪式。然后想从进来的那个入口走掉,我也是一愣。

    不过也是知道了原因,因为楚老戚来了,他从里面出来的,现在对着王方的背影,杀气腾腾。

    “快,楚老戚,我们过去杀了这个家伙,他很膨胀啊!直接追杀到了这里来,你说要是我们这一次不干掉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急忙说道。

    这个家伙的实力很强,别说是李梦泽了,我觉得秦贺明都要差他一点儿,我说的是主场作战,所有手段都用了之后的秦贺明,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要是这一次在地洞里面不把这个祸害给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才能够找到他,而且就算是找到了他,我一个人也是干不掉啊,说不定还会被他杀死。

    “我现在身上有些虚弱,不能够对付这个家伙了,吓吓他就好,老对头了,见到我就跑。”楚老戚说道,不过我的确感受到了他的身上有些虚弱,似乎之前就是为了吓跑那个家伙,所以爆发了一下。

    只是现在可以感觉到他比起之前还要虚弱了。

    看来我们分开这段时间里面楚老戚也是遇到了很厉害的家伙,不然的话以楚老戚的水平不可能伤成这个样子的。

    “好吧,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两个就这样子被对方分开了。”我没好意思说这个事情是我这边没有注意,毕竟当时我真的是难受得紧。这一次我也是确定了一下楚老戚的气势,觉得他的确是和我昨天见到他的时候那个楚老戚一模一样。

    “你先别管这个,你刚才叫我什么?”楚老戚看了我一眼,问道。

    “楚老戚啊,怎么了?”我有些疑惑,怎么问这种问题,可是下一分钟,我就出现在十米以外了。

    “我的年纪都可以给你做爷爷了,还这么没大没小的,你这个精神力也得练练了,不然的话走夜路说不定直接被亡魂勾走了魂魄。”楚老戚说道。

    “精神力又是什么鬼?”我觉得这些人下次可以一次性把话给我说完了,不然的话遇到一个说一个,我怕是我下一次遇到了就直接死在那里了,再也听不到前辈们的敦敦教诲。

    “精神力来源于一个人的意志力,其实民间传说的人有三盏灯就包含了精神力,在你的头顶有一盏最明亮的灯,只是意志力强的人那盏灯就会起到保护自己的灵魂,震慑宵小的作用,而有些意志力不强的人,这盏灯不亮,鬼怪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楚老戚解释说道。

    只不过他现在看我的眼神不是很好,似乎也是在责怪我一个实力差不多达到了二星级顶峰的人,居然会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情就被套路了。

    我没有说话,我的意志力的确是不够强,除了苗苗的事情上面我稍微可以坚持一下,别的事情用高中语文老师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楚老戚带我走进了之前的那道石门之后,我现在才看到这里面的景象,有很多灯,里面也很亮堂,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大的圆桌,圆桌周围有很多的椅子。

    我数了一下,有十二个椅子。

    在圆桌的中间有两个鎏金的大字——勇者。

    莫非这又是多出来了一个勇者协会?

    我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楚老戚,楚老戚摇了摇手说道:“这是秦贺明的地盘,我通过灰尘这些分析这里就是一个常驻的点,这里也经常有人在一起开会,不是你想的那种遗迹。”

    我笑了笑,我倒是的确有这个想法。

    楚老戚继续说道:“而且这里和第九库房似乎是直通的,刚才我进入了你的头上的那个大洞里面,并不能够出去,不过倒是有一个类似于电梯的结构,让我下来了。”

    楚老戚指了一下角落里面,我看了一眼,的确和电梯很像。

    “你注意一下,每一个椅子的背后都有自己的名字,看来这是固定的一个组织,而且成员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十二人。”我看了一下周围,圆桌很大,可是就只有十二条椅子,十二条椅子上面都是有着自己的名字的,看来这里面可能的确就只有十二个成员。

    而且秦贺明正是其中的首位,但是别的位置就没有那么好分辨了,不仅是字难辨认,而且还有很多小猫、小狗这样的名字。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下周围,进来之后那种吸引我古书的气息就再也没有了,不过我却感受到了另外一股气息正在淬炼我的肉体。

    楚老戚继续说道:“这是一个我们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势力,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势力的老大就是秦贺明了,只是给他对于第九库房可能掌握也不是很全面,所以现在也不能够把它自由开关。”

    的确是这样,秦贺明一走,我们别的人都可以溜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