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看样子王方果然有问题,并不是那个亡者协会的会员的缘故,而是他的确就是冲着我来的。

    我没有说话,脸色也是变得有些沉重,江南维有些疑惑地说道:“是不是这个家伙搞你啊?说实话当时我觉得这个家伙还是很配合的。”

    我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这个事情和安保局这边也没有关系,我觉得即便是这一次不是因为自杀的事情,迟早也会找上我的。

    “对了,上一次的那个案子怎么说了?”我问道。

    跳楼自杀的案子我后面没有跟着,所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江南维说道:“这件事情我们现在还在调查中,因为根据死者的日记来看人家不是自杀的,而且监控我们仔细看的时候似乎有人推了一把,只是她受力的那个方向没有人。”

    “很诡异,这个事情到时候可能也要你过去看一下。”

    我点了点头,准备进去。

    “松哥,最近小心一些,我来了安保队也有差不多半年多了,但是这段时间的案子爆发得比较频繁,所以你也是注意一点儿安全。”江南维在后面加了一句话,看样子的确很关心我。

    我没有说什么,顿了一下,继续往前面走,说实话,我现在也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因为我,按照江南维和白龙之前的工作情况来看,就算是亡者协会他们要制造凶杀案,也是有一个控制范围的,不会随便乱来。

    但是自从我发现了风水先生的能力,不,确切的说自从我发现了苗苗不对劲之后,我的事情越来越多,这个世界也是越来越不太平了,到底亡者协会,是什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可以对那个厕所进行一个全面的搜索,说不定真的可以发现一些什么东西。

    “有不干净的东西还不如不进去了,你们家可是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又是和平年代,我希望你不要做些傻事。”白龙说道。

    “这些事情我必须去做,和苗苗有关。”增长实力,也是和苗苗的事情有关吧?我说话的时候底气都稍微有些不足了。

    白龙看了一眼我有些心虚,说道:“总而言之,你还是少搞出点事情来,安保局这边现在都还对你有些不放心,要是你继续搞风搞雨的,我觉得迟早你要进局子。”

    这句话有点严重了。

    可是我觉得就好像我不进局子自己就不会进来了一样,这句话对我来说听听就过,要是可以起到多大的效果倒是不存在的。

    “我知道了,我那边会注意一点儿的,我也就只有一条命,过分的事情我做了也没有命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我的确是很想要帮苗苗把事情彻底搞清楚,可是那也是要保证我可以报仇的前提下啊,要是我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者是把自己搞进监押里面去,那就不好了。

    我突然想起来王方这个家伙,上一次他害我可是一点儿也不轻,我对白龙说道:“我上次去一个比较危险的地方的时候,上次天盛集团的那个保安偷袭我,差点让我没命,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到他?”

    安保找一个人当然是很简单的,白龙表示记得这件事情之后我也是离开了安保局,虽然说是财经大学那边现在不方便进去,可是我还是不得不过去,只要是动用一点儿小手段就可以了。

    入夜。

    万家灯火熄灭。

    我一个人摸到了财经大学,这一次我来得稍微晚了一些,差不多十一点半我才进校门,走过去差不多就是十一点四十五左右了。而且我还要对付这些保安,不然又把我当做是变态抓去了,我就不好解释了。

    想要让这些保安不来烦我也是不难,我直接放出了徐志,徐志现在对付这些普通人我觉得问题还是不大的,好歹也是一个厉鬼,比那些孤魂野鬼强多了,而且这个家伙虽然说是见到厉害的鬼怪就怂,但是对付一些普通人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因为我昨天晚上偷偷摸进来,而且还没有被抓到,财经大学的上级领导对这件事情也是很重视,晚上也全部把这边的灯给关上了,一来是为了让我看不见,二来我要是拿出手电筒这一类照明的东西的话,也是会被马上发现。

    可是他们究竟还是小看了我,体内的死气对于我总体来说还是有伤害的,毕竟是一个大活人,沾染着死气不是很好。可是我的身体也是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就比如说我的眼睛现在可以在夜晚看得更加清楚了,我的耳朵也是可以听得更加清晰了。

    这究竟是些什么原理,我也是不知道。

    徐志在他们的巡逻路线上面会制造一点儿小小的惊喜,到时候他们对于一号教学楼这边就算是重点关注也不会看到里面的我到底在做些什么。

    差不多等他们巡逻了第一圈,彻底陷进了我的圈套之后,我一个闪身进了一号教学楼,可能是今天稍微下了一点儿雨,教学楼里面有些凉飕飕的。

    没有死气的味道,只是这个时候真的是太凉了,也可能和接近午夜有关吧。

    我继续往里面走,却没有发现我的身后刚走过的那些教室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些坐着上课的学生。

    这里面没有什么诡异的,我再一次进入了女厕所。

    我这次看得很仔细,甚至每一个厕所的门我都拉开看了一下,里面既没有什么血腥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可能是我多虑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是以讹传讹,也许根本没有什么鬼怪之说,但是齐烟到了这个地方之后为什么这么激动呢?”我自言自语道。

    午夜的钟声敲响,又进入了新的一天。

    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打开最后的一道门,只是看到时间到了十二点,我还真的害怕一打开门就有什么怪东西冲出来。

    现在齐烟我害怕出来就失控,她虽然平静了不少,可是在这个地方她可能经历了什么不太美好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敢让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