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只能通过古书建立在我们之间的那种精神联系慢慢地引导,希望她可以说出一些什么东西来。

    钟梦泽则是叫不出来,我发现现在不是我遇到重大的危险,比如说是要人命的那种以外,他都是不会出来的。

    所以我现在在大部分时候也只能够靠我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也只好迎难而上了,我敏锐的五感早就察觉到这里面的气氛到了十二点之后就完全不一样,有些血腥味了。

    一个地方在不同的时间点发生不一样的事情,这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索性就放宽心,打开了最后一道门。

    第一下没有打开,我以为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堵住了。

    第二下我加大了一点儿自己的力道,这一次还是没有推开,我上了一点儿火气。

    第三下我直接上脚了,反正我在这边的动静大一些那边的保安们也不见得会发现。

    所以第三下我一脚踹在了门上,这一次终于打开了。

    为什么就是把这个位置?

    这里面要说是没有什么隐情,我也是不知道的,而且似乎封起来了之后就没有出什么事情。

    我进来了财经大学这么久,也没有听谁说起来过这里面还有一个被封起来的厕所。

    想来也是没有出什么大事情的,不然依照学生的这个性情,一定是把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情全部倒出来了。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最后一个位置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啊,不是没有大问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现在对于气息很敏感,而且这一次也是仔细研究了所有的痕迹,的确没有问题。

    那齐烟到底是在这里遇到了什么,才会发生了之后的魂不守舍的事情?

    我皱了一下眉头,这件事情看来还是我想得简单了,我已经进来仔细地研究了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线索,而我能够找到这里,已经是在齐烟那里取得的最后一点儿信息了。

    要是找不到什么线索的话,我也只能够回去了。莫非是在那个颜色和别的墙壁颜色不一样的地方有问题?

    这也的确有可能,我正在思考要不要想办法把那堵墙壁打开看看的时候,一下子我觉得我自己被人盯上了。

    我一下子如坠冰窟,浑身冒冷汗,这个鬼怪很强,而且就在我的正上方,我前一分钟还是好好的,但是现在就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就好像是什么东西牢牢地禁锢住我的身体一样,这倒是让我想起来了在我还不了解这些东西的时候鬼压床的感觉。

    而且我的意识还在慢慢地消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我要是再不想办法摆脱我现在这个状态,我今天晚上说不定就会交代在这里。

    我开始使劲,以前遇到鬼压床的时候我就是拼命地使劲,往往在过了一小段时间之后我就会感受得到自己的力气回来了。但是今天我发了一下力气,还是感觉到没有什么作用。

    就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面一样,什么力气都没有用。

    我都想要放弃的时候,古书散发了一点儿热量,让我身子缓和了一些,僵硬地控制着自己的脑袋往天花板上面看去。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我感觉我真的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了,我的瞳孔放大,眼神里面充满恐惧,看着上面,浑身也是颤抖得不行。

    我也是见过了一些鬼怪,可是那些鬼怪说实话,长得并不是很吓人,而且很多的鬼怪也只是在四肢上面和我遇到的这些稍微有些不一样罢了,大部分还没有电影里面那些上了一点粉的鬼怪吓人。

    可是我这一次看到的这个,让我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因为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看到的是什么?

    一个脸皮完全裂开的怪物,甚至五官都不怎么看得清楚了,只有滴答滴答的血慢慢地从裂开的部位里面流出来。

    她的头发完全散开来,只是每一根头发都好像有生命一样,无风自动,飘散开来,甚至有一根就在我面前慢慢地穿过我的头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轻轻地抚摸。

    还有那已经裂开到了耳根的大嘴,现在撕开了一个可怕的笑容,牙齿也是犬牙交错,我丝毫不怀疑那个锋利的牙齿瞬间就可以要了我的命。

    还有那个眼神,不仅仅是空洞了,而是眼睛的部位就是两个空洞,但是里面却好像有一个宇宙,我就是这么对视了不到一秒钟,都觉得自己的灵魂要被这个怪物吸走了。

    最关键的是,这个家伙就在我的头上不到五十厘米的地方,而且我还一点儿都不能够动弹。

    怎么这里还有这么可怕的怪物,要是说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鬼怪大多都是寄托在人的身上,实力也是可以度量的话,那么现在我眼前的这个怪物完全不一样了,她就好像是一堵高山一样,直接堵死了我想要逃出去的希望。

    因为在她的面前,我完全没有逃走的欲望,我觉得平时藏在心里面的那些负面情绪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了,就想要在这里一了了之。

    就在这个时候,古书感受到了我的气息的不稳定,一下子一股热流冲破了上面这个女鬼给我的压迫,我的思维也是稍微活络了一些,可是尽管是这样,我想到的还是死。

    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瞬间冲上了我的脑袋,我想起了苗苗,想起了她的事情这么久一点儿进程都没有,我已经很努力地去做了,但是还是这个样子,反正也做不好,我还不如和她一起去那个世界了。

    而且我想起来了我从小长大受到的那些歧视,周围的孩子们都说我是一个没妈的孩子,我也从来都没有和大家一起玩,春游秋游的时候也没有人搭理我。

    我的父亲是一个神棍,从来都是忽悠别人,赚点儿钱就要到处跑,免得被别人发现,顺带着把我也打一顿。

    其实我就是一个可怜虫!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女朋友,居然就这样子死在了我的面前,我缝合好尸体之后还出现了变故,她不甘心,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