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而且说不定鬼怪让我颓废的那段时间里面我真的进入了一个诡异的状态,失去了对于时间的概念。

    走了进去其他人可能就是觉得有些阴冷,可是我却感受到了那个女鬼的气息还在,只是全部被最里面的那道门封了起来,现在剩下的就是她来过的残留罢了。

    几个保安也是在里面检查了起来,只不过我看着他们拿着手机的摄像头胡乱照射的时候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这些家伙真的是以为我进来是为了安摄像头?

    我是那种变态吗?

    按捺下了心里面的不爽,我走到了那堵新上了一层漆的墙壁面前,对着白龙说道:“这栋楼别的厕所我都检查了一遍,只有这里这么奇怪,新上了一层漆,我觉得这里面可能藏着一些东西,你要不要打开看看?”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女鬼的吼叫在我的脑袋里面一下子炸开了,我差点没有站稳,脚底下一个踉跄。

    白龙看出来了我的不适,问道:“难不成只是说出来都会觉得难受?”

    我点了点头。

    白龙也是懂了,对着几个还在检查的保安说道:“你们有没有什么工具,可以打开这堵墙,我们想要看看后面。”

    一个保安说道:“白队长,这个家伙跟着胡闹,您也是跟着胡闹吗?把这堵墙打开了之后我们还得自己补上,到时候算在谁的头上啊?”

    我想都没有想就说道:“这个事情可以算在我的头上。”

    那个保安用看贼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个事情我可做不了主,要和上级问过了之后才知道。”

    “我们怀疑这个地方有一起凶杀案,你们耽误了这个谁来承担责任,不就是一堵墙壁吗?到时候要是没有问题我自己就可以补上了。”白龙有些生气,现在可不是因为这些小事情耽误时间的时候。

    其实也是难为这些上夜班的保安了,上半夜被徐志吓了一下,我承认徐志的确是没有什么本事,可是吓人好歹还是有一套的,下半夜白龙又这样来了一下,我都心疼这些保安。

    可是嘴上还是催道:“我可不是你们心中想的什么变态,我是一个法检,我来这里是有原因的。你们快去找点儿东西来,我们把这个地方打开。”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也是知道得罪不起白龙,那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都要巴结的人物,所以年纪最大的一个保安想了一下对着其他的几个保安吩咐了一下,一小会儿他们就拿来了一些锤子和铁锹。

    这堵墙壁最后还是被我们打开了,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看我到底会挖出来什么东西。

    我用力挖了一下,这堵墙壁的表皮就被我铲了一部分下来,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还有一层。

    看到了我这个劲道,之前被我一脚踹出去的那个保安才想到那只是随意的一下就让他住院了,脸上的表情也是收敛了不少。

    我继续使劲,几下就把这堵墙彻底打开了,可能是因为黎明还没有到来的缘故,现在这里面的阴冷的气息越来越重,我最后一下打开的时候气温比起之前起码下降了两度,就连白龙现在的脸上也是凝重的表情。

    头上的白炽灯一点儿都没能够缓解厕所里面这些人的紧张的情绪,而且差不多进入了冬天大家的冬季保安服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因为墙壁里面有一具尸体,一具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女鬼长得差不多的尸体。

    原来尸体是在这里啊,难怪这个家伙总是出现在女厕所。

    所有的保安这个时候都不敢说话了,他们之前别说是这种可怕的尸体了,甚至连尸体都没有见过,怎么受得了这个情景。所以很多人都是觉得胃里面有些翻腾,一个年轻人甚至在隔壁的男厕所吐了出来。

    没有想到,一号教学楼的女厕所里面居然藏了一具尸体。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白龙看了我一眼,问道:“可不可以判断死亡时间?”

    我是医生,这种事情当然是我来判断,我简单地看了一下,说道:“死亡的时间应该是不短了,反正不是最近这两个月,尸体被特殊处理过,所以腐烂的程度不是特别深,我要进行一个详细的检查才知道结果。”

    白龙点了点头,打了一个电话,给安保局里面简单地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然后让保安们出去了,这是为了不破坏犯罪现场,可是这个地方人来人往的,我相信就算是有什么线索,可能都是被破坏完了吧。

    “现在我们还是先确认死者的身份吧,这个事情就交给我们了,只是你还有什么线索没有?”白龙问我道。

    “我倒是没有什么线索,就是这个家伙怨气很大,反正我是压不住,所以你们赶紧解决这个问题吧,以后这里的死气弱一些,也能够还给学校一个好的环境。”

    白龙点了点头,这是学校,要是处理不好,一些事情很有可能被妖魔化了。

    我轻轻地穿针引线,女尸的身体就被我打开了。

    她现在躺在床上,很安静,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也没有我昨天才刚刚见到她的时候那种死气沸腾,而且我这一次很细致地端详了她的面貌之后,觉得她要是完好的时候肯定是一个不错的美人。

    要是把一个女鬼想成为一个美女的话,那那种压力就会小了很多。

    摇了摇脑袋,我收起了脑子里面这些胡乱的想法,然后在我的笔记上面写着这次的研究结果:女,死亡的时候大概是在10年前,死的时候差不多20岁。

    说实话,我这次也就只能够研究出来这样子的成果,多的我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人死了太久了,实在是看不出来,我现在的设备比起真正的法检还是差了很多,更关键的是我现在的经验也不是很足,对于这些东西了解得也比较少。

    一个花季少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埋在那个地方,这么久,而且杀她的人居然让她的肉身不腐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