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天上的云好巧不巧地拦住了可以给我提供视野的月亮,我两眼一抹黑,也是不敢打开手电筒,我害怕打开了就对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东西暴露我现在的位置。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来找人的,但是内心却好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进门。

    我记得打捞队的队长吩咐过我过来的时候身后一定不要有人,现在我被亡者协会的人盯上了,他们很有可能会掌握我的去向。

    感受着身后诡异的气息,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跟了这么久,难道不累吗?”

    一个老年人走了出来,说道:“我自认我的跟踪水平在里已经是顶尖的级别,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可以看破,想来,你也是个中高手吧?”

    我转身一看,却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和之前的亡者协会的人面部特征不明显不一样。

    这个老人的眼睛很是阴骛,而且眉宇之间有一种英气,看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我问道。

    老人笑了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有缘人,我们今天晚上相聚在了这里,而你的命,也将被我取走,这是你的荣幸。”

    本来听着前面的神神叨叨的语气我还觉得这个人多半是神经有点问题,说不定不是亡者协会的人。

    可是听到后面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乐观了,要是不是亡者协会的人怎么会一直跟着我。

    先下手为强吧!

    这个老头儿看起来没有之前的那些家伙那么难对付。

    没有丝毫地犹豫,我就直接动手了,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燥了。

    那人并没有召唤鬼物,而是直接扎了一个马步,似乎是打算和我硬碰硬。

    老人蹲下去的那一瞬间我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了,我瞬间就感觉到了这个老人的身上升起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让我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似乎是古武术,这不是骗人的东西吗?

    这个老人似乎并不简单,他不是一般意义的传武。

    一个手刀切在了我的脖颈上面,让我觉得眼前一黑,只是本能地还是退出去一段距离。不退倒是还好,一退就被一脚踢飞了差不多十米远。

    这是人吗?

    我匆忙地叫出来了李梦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李梦泽犹豫了一会儿才从自己的那个炫酷的黑洞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老爷子,李梦泽也是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现在的李梦泽绝对是有着自己的思维的那种家伙,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基本判断,至少这一刻,我就接收到了他给我的信息。

    面前的这个家伙很强,而且还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强。

    的确,就在李梦泽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死气拼命地涌现出来,老人的影子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里面似乎要有东西钻出来。

    李梦泽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把我护在身后,没有直接动手,摆出了防御的阵型。

    我就好像是处在漩涡中间的小家伙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儿反抗的能力,李梦泽和老人影子里面的气势也是不断地攀升,没有一场大战想来双方都是不愿意善罢甘休了。

    一股令人很舒服的气息从寺庙的门那个方向传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寺庙的门开了。

    “嘎吱——”

    李梦泽在瞬间就回到了书里面去,而对面老人影子里面的怪物也是没有钻出来。

    我们都看向了寺庙的门那边,是一个穿着袈裟的老人,我记得我之前白龙带我来这的时候见过,是这个寺庙的主持——虚空大师。

    老人先行了一礼,说道:“虚空大师,打扰了。”

    虚空大师摇晃了一下身子,说道:“这么晚了,既然有人来拜访,那就进来坐坐吧,也不要继续打打杀杀了,吓着别人不好,而且也别让年轻人对自己失去信心。”

    虚空大师这句话还是有些深意的啊,过我这个时候却从李梦泽的意识里面感受到了一丝恐惧,就好像一个动物被更强大的野兽盯上的时候,躲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而说的让年轻人失去信心,现在在场的年轻人就只有我一个,我和老人斗起来绝对不是对手,所以虚空大师算起来还是救了我一命。

    我也是对虚空大师行了一礼,老人虽然有些不忿,可是还是乖乖地低下了脑袋。

    现在的虚空大师和白天人们可以看得到的那个虚空大师完全不一样。

    白天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虚空大师,现在的虚空大师却有些不怒自威,有一点我之前在寺庙里面看到的那些金刚的意味在里面。

    虚空大师让我们二人都进入了寺庙,现在的寺庙一片死寂。

    “你是钟天胜的孙子吧?你爷爷是一个不错的人,只是天命难为啊!”虚空大师说道,他走在前面,我看不清他的脸色,只是从语气来看没有任何的情绪在里面。

    “您知道我的爷爷?”钟天胜就是我的爷爷。

    “不清楚。”虚空大师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

    老人倒是有些惊讶,说道:“这个小娃子是钟大师的孙子,那怎么和那些鬼怪混在一起去了?”

    听起来老人的语气有些惊讶,难不成他还和我的爷爷认识,难道他们不是什么坏人。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对着老人问道。

    “我今天是接到了一个消息,说是亡者协会的那些小崽子准备来骚扰虚空大师,可是却等来了你这个小家伙,如果你是钟大师的孙子的话,那我们可真是闹了一个乌龙啊。”老人说话的语气也是缓和了下来。

    “我是来这里准备找一个解决我身上的死气侵蚀的办法,我和亡魂待得过多,但是我们家传的那些本领又没有什么办法压制,我就听到一个人的介绍在这里来了。”我说道。

    说话间我们也是来到了一个厅堂,虚空大师点亮了蜡烛,居然没有灯,这里瞬间又被光明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