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只是我的脑海里面浮现出了江边那人的身影,那个人难道是亡者协会的人,还是他不小心把我今晚要来的消息传了出去。

    “得了吧,楚老戚,就算是有人来骚扰我,他们协会不来了最厉害的那几位。”虚空大师倒是表现得很淡然。

    “我们都是和你爷爷一样的人,我们是古代压制邪祟的人们的传人。”虚空大师说道。

    “你的爷爷也是没有办法,很多事情你可能也是不知道,我们这个职业的人有很多,但是现在留下来的不多了。”虚空大师言语间充满了悲哀。

    楚老戚也是有些落寞地低下了头,说道:“我是一个鬼武师,我本来就是负责压制住鬼怪的人,但是这个时代鬼怪的出现完全不是我们的古书可以描述得清楚的了。”

    “鬼怪的来源有很多,人心的复杂加剧了这种来源的复杂程度,所以出现了亡者协会,人们一面希望着有佛来渡人,一边做着让佛深恶痛绝的事情,如何让佛来渡呢?”虚空大师说道。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虚空大师摇了摇手里的卦,出来了一支签,我看了一眼,却是一支下下签。

    “没有想到你们也知道亡者协会,我这段时间和他们打交道,差点没命了。”

    我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还有这么多的内幕,而且听虚空大师他们的语气,亡者协会似乎还有做大的趋势,而他们完全没有办法。

    我一开始不过就是我和苗苗之间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出来。

    我觉得我被一个漩涡给吸住了,完全没有抽身的可能。

    虚空大师看着我正在有些发愣,说道:“以后每个月的十五来找我给你去去阴气就行了,这个问题不是很大,你们祖传的无尘珠子对付一般的亡魂还是可以。”

    我感觉我的古书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古书。

    此行的最大的目的是解决了,只是知道了虚空大师和楚老戚的存在之后,我对于以前发生的事情更加好奇了。

    只是两个人都是感受到了我的想法,楚老戚说道:“现在知道太多对于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我们现在放在明面上的人也只有虚空大师一个人了,所以我们也不占什么优势。”

    虚空大师补充了一句:“他们现在很狡猾,你的运气不会很好,所以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我听了他们二人的话之后点了点头。

    下山之前他们又和我简单地说了一下对付鬼怪的方法后,我便离开了寺庙。

    这次的收获很大,我知道了自己不是孤军奋战,虚空大师表示要是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来找他。

    接触了楚老戚之后发现这个老人虽然嘴上没有把门的,但是实力还是很强的。

    至少在很多事情上面还是给了我很中肯的建议,并且他表示可以给我指导一下我的近身战,我不可能一直依靠我手里的鬼怪。

    就像上次在水底一样,李梦泽和徐志被缠住了之后我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够等死,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的思想开始飘远,江边那人绝对是有问题的,可能就是亡者协会隐藏的会员,亡者协会成为了我面前的最大的坎。

    这件事情倒是可以和天盛集团一起办了,可是我心中却有些犯堵,就好像有什么事情横亘在我的心头一样,我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下山之后我没有回家,现在回家也没有人,还不如去安保局对付一晚上,和白龙他们待在一起还要更安全一点儿。

    看着面前的安保局,我走了进去。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身上还有一个残魂,不知道她又是怎么回事。

    她现在的神志还不是很清楚,我也只可以用古书压制她,完全做不到说能够像和徐志一样去和她沟通的地步,古书在这方面也是没有什么帮助。

    想来我应该让她大仇得报之后才可以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可以掌控一个比较完整的她吧。

    名字还是可以看得到的,很漂亮,齐烟。

    “我们已经确认了死者的身份,齐烟,青城大学的。”白龙出来买夜宵的时候见到了我。

    “我今天下午简单地鉴定了一下,没有什么他杀的痕迹,就是怨气比较大,这件事情不简单。”

    白龙知道我是一个风水师,自然也是知道我说的怨气大是什么意思,当即不再言语。

    “你可以去青城大学看看,让苗苗的事情对你的压力稍微小一些。”

    “做完这个案子就给自己放个假吧,到时候去放松放松,顺便把你想做的事情也做做。”白龙的潜台词就是我想去调查天盛集团就去,到时候手里面的事情也放一放。

    我点了点头,我现在差不多也到了可以去天盛集团的时候了。

    回到安保局之后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十点多的时候我才起来,准备赶往青城大学。

    这所大学是本地的一所很不错的大学了,本地也只有两所罢了,一所财经,一所师范,都是女孩子比较多的学校。

    这次和我一起出任务的是叫蒋楚明的小伙子。

    在听到了我说齐烟很有可能是掉在了水里之后被人按住了手脚不能够游上来死的时候,蒋楚明觉得很慌。

    “不是,哥,既然是鬼杀的人,那为什么我们还要来这里查案子啊?”蒋楚明很是不解的问道。

    “那些鬼怪其实也是有人操纵的,说不定这个人就躲在你的身边,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些该死的家伙揪出来。”。

    亡者协会就是一个破坏社会的不安因素,而且要是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些家伙还会制造谋杀案、自杀案来收取更多的厉鬼。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啊?”蒋楚明这个家伙到了现在就好像是失去了查案能力一样,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当然是从齐烟的关系网开始慢慢地摸查了,不然还能够怎么办,我估计她近期接触过的人里面就有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