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有了军队的介入,奉阳市很快就恢复了基本的城市秩序,虽然断供的影响依然存在,但是,城市里已经没有大规模聚集的游民团了。

    高老三和韩枫再一次采纳了方瑞的建议,他们在东南西北四个街口设置了招工启示,那些经过筛选的游民,得以进入黑市,从一些基础的工作干起。

    在方瑞的坚持下,黑市的老板们都拿出了足够的诚意,所以,前来应聘的游民很多,其中不乏一些身体条件好,脑子也机灵的好苗子,这些人会比普通工人得到更多的薪酬,等断供期结束,他们很有可能真的成为黑市某家堂口中的一员。

    和方瑞判断的一样,游民一旦有了营生和活路,他们就会放下心中的恶念,成为一个正常的人,努力工作,通过自己的劳动和付出,获取金钱和食物。

    看着街口一拥而上前来应聘的游民,方瑞心中感慨万千,他觉得人性真的很复杂,一念之间,善恶两边,谁能想到,这些因被录取喜极而泣的人,不久之前,还是手持棍棒,烧杀抢掠的城市秩序的破坏者,而如今,这些曾经如丧失一般残暴的人,摇身一变,成了守护黑市的兄弟和伙伴。

    “想什么呢?”高岚捏了捏方瑞的脸,调皮地问。

    方瑞抓住高岚的手,笑了笑,说:“断供期还有多久?”

    “不到半个月,”高岚语气轻松地说:“等断供期过去,我一定要吃一顿好的,再狠狠的逛上几次街。”

    “嗯,我亲手给你做。”方瑞宠溺地看着高岚说:“你爸怎么样了,我看昨天好像都能下得了。”

    “恢复得差不多了,本来医生说让他再养两天,可是他不听话啊!非说有重要的事儿,不能再躺着了。”高岚撇着嘴说。

    方瑞叼上一根烟,点上火,突出了青白色的烟雾:“三哥昨天找我了,他和韩老大,想给这些为了黑市死去的兄弟,办一场集体葬礼……”

    想起那些死去的人,方瑞的视线变得模糊,他赶紧眨了眨眼睛,快速的恢复常态,接着说道:“这几天,辛苦你照顾林异他们了。”

    高岚摇摇头,挪了挪椅子,抱住方瑞的胳膊:“怎么会,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对了,你发没发现,林异好像对陈朵有那么点儿意思。”

    “啊?”方瑞吃惊地看着高岚,说:“真的假的?陈朵告诉你的?”

    “你真的看不出来么?”高岚夸张地说道:“你还真是迟钝,这么明显,老丁都能看得出来,你想想,打从你们回到黑市以后,是不是陈朵去哪,林异就去哪,就连陈朵给刘耀上课的时候,他都坐在一边直勾勾地看着,像个旁听生一样。”

    高岚这么一说,方瑞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儿,紧张地问:“那你们俩成天住在一起,你跟我说说,陈朵是什么意思?”

    “呦,你这是反过来套我的话了!”高岚精明地翻了翻眼睛,说道:“我可不会出卖我的姐妹!”

    虽然高岚守口如瓶,但是方瑞心里也猜到个七七八八,如果陈朵真的对林异的做法感到反感,那么以她的性格,一定会直接告诉自己或者高岚,但是,找你高岚这样说,现在林异差不多都要黏在陈朵身上了,可陈朵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至少说明,陈朵并不讨厌林异,两个人总归还是有戏的。

    高岚没有冤枉林异,从别墅区回来以后,林异彻底闲了下来,黑市的事情,他不屑于参与,所以他每天都围着陈朵转来转去。但是身为军人林异,纵然对陈朵迷恋得不行,也依旧言语得体,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所以,面对这个帅气的男生笨拙的追求,陈朵并不感到厌烦,甚至心里还有些欢喜。

    陈朵觉得,林异身上散发着一种异于常人的气质,有他待在身边,时时刻刻都觉得安心。这几天晚上,她和高岚唯一的话题,就是这个看起来,比方瑞还要神秘的林异。陈朵发现自己越来越对林异感到好奇,而很多时候,爱情正缘起于好奇。

    今年的第二场雪下得很大,雪花像绽放的礼花,在城市中肆意地飘洒。

    大什字街仓储中心的空场上,上百人身着黑色西装,整齐地站在场地之上。在他们面前,也同样整齐地摆放了一百七十二个黑色的骨灰盒和灵牌。

    这里的每一个骨灰盒,都装着一个曾经鲜活美好的生命,镌刻在灵位上的每一个名字,也都代表着一个曾经生龙活虎的弟兄。

    高老三和韩枫站在送葬队伍的最前面,表情肃穆地低着头,在他们的正前方的桌台上,是装着老金尸骨的木匣,金丝楠木的骨灰盒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上山虎,猛虎微微地侧着头,踏着满地的松枝,向着漫天飘雪的山林中走去,体态健硕,威风凛凛。

    这是黑市特意为老金定制的寿盒,无论是材质还是图案,都迎合了老金这个金虎堂堂主的身份。而上山虎,寓意步步高升,退隐山林。

    这个为了黑市打拼了十几年的人,终于可以休息了,可以在天堂叼着烟喝着酒,一脸坏笑的得意的看着这些老弟兄们,嘲笑他们还在为了生意奔波忙碌,为了生活赴汤蹈火。

    “一鞠躬,送兄弟们逍遥西去!”

    在殡葬司仪的吆喝声中,人们齐齐地低头向一百七十二个死去的兄弟鞠躬。

    “二鞠躬,送兄弟们路上的安!”

    再鞠躬,温热的泪水冲破眼眶,地面被打湿一片。

    “三鞠躬,送兄弟们成仙得道!”

    三鞠躬,所有人都深深地弯下了腰,任由司仪如何招呼,都不肯直起身来。

    他们不敢抬起头,不敢面对兄弟即将尘封黄土的残忍现实。

    方瑞站在第二排,此时也已经泪流满面,这一刻,他想到了誓死守卫警署大门的张承裕,想到了奋不顾身,为自己挡下刀的老金,想到了血肉模糊死在街头的车队老徐,更想到了为了守护黑市仓库,而顽强不屈的黑市兄弟。

    方瑞打从心里觉得,黑市能在断供期里坚持到现在,高老三和韩枫,最应该感谢的不是他和林异,而是这一百七十二个舍生忘死的兄弟。

    他们用生命捍卫了自己心中的道义,守住了自己赖以生存的事业和家园。

    他们每一个,都是好样的!都叫个爷们儿!

    足足一分钟,最后司仪用下葬的吉时来催促众人,大家才抹着眼泪,重新直起了身子。

    “日即时良,天地开张,吾师来发丧,除恶免灾殃,天煞地煞出,年煞月煞出,日煞时煞出,一切凶神恶煞出,此丧不是非凡丧,化作黄龙出九江,十大雷神空中现,八大金刚战两旁,花宝盖前后拥,棺果丧似云阳,各位诸亲齐用力,一肩抬到卧龙岗。”

    “一打金棺二打材,三打福禄进门来,四打亡人归仙界,逍遥撒手上天台!“

    司仪扯着高亮的嗓门喊道:“起灵!”

    众人按照之前的安排,上前捧起自己堂口的兄弟。方瑞则直接越过高老三和韩枫,抱起了老金的骨灰和灵位,这是高老三和韩枫一致同意的,因为以老金的身份,除了高老三和韩枫两个人,就属方瑞来抱最为合适。

    “方瑞,老金是你的救命恩人,这是他真正的名字。”高老三指着老金的令牌,对方瑞说。

    “訾……誉。”方瑞轻声地念叨着。

    高老三故作轻松地说到:“还行,挺有文化。”

    “我就说了,你这个姑爷,比你强百套,你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名字,你喊的是什么吗?”韩枫也凑了过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老金的灵位。

    “言言……哈哈哈,但是你也没比我强多少啊,我是不是喊的,此玉?”高老三笑道。

    韩枫也自嘲地笑了:“还是叫老金顺口……”

    “是啊,可……再也喊不着了”

    二人红着眼睛,别过头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窘相。方瑞也咬着牙,强忍着刚刚憋回去的眼泪,他仰起头,想让泪水重新回到眼眶当中,可老金的音容笑貌,却映在了天空之上。

    霎时间,漫天雪花,铺天盖地!

    方瑞心想,这老金的人缘还真是好啊,不然,老天爷怎么也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