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兔子最后被慈幼院的孩子们养了,反正兔子好养,慈幼院也有自己的菜圃,味一些老菜叶和野草就行。慈幼院的孩子们都很喜欢兔子,嬷嬷们也没说什么,而带兔子回来的沈玥受到大欢迎。

    之后虽然暴露了沈玥会偷偷出门的事,张嬷嬷也因此冲沈玥发了大火,但沈玥向张嬷嬷保证不会去危险的地方,并且会在中午之前回来,又给张嬷嬷塞了点好处后,张嬷嬷立马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仅不管沈玥偷偷出门了,还对沈玥嘘寒问暖起来,并且给沈玥换了个更厚更暖的被子,就连吃饭时都给沈玥留了个鸡蛋。

    沈玥每天都比别人多了一个鸡蛋,这这在慈幼院可是大新闻,要知道慈幼院的日子过的实在一般,只有老人和不足三岁的孩子有蛋羹吃,其他人就只有过生日的时候有,就是萧双儿也只是隔几天才能吃到一个鸡蛋。沈玥每次从张嬷嬷那里领鸡蛋时,萧双儿都在一边气的牙痒痒的,那眼神恨不得把沈玥撕了。

    沈玥表示无所谓,萧双儿再怎么样也不会再张嬷嬷面前搞事,一般上午沈玥会出去卖肥皂,下午萧双儿要去老嬷嬷那帮忙,所以基本不会遇到。至于鸡蛋沈玥吃的更无所谓了,放上辈子沈玥连鸵鸟蛋都吃过,区区一个鸡蛋,还是沈玥用珍珠换的,不吃白不吃。

    虽然珍珠不是沈玥自带的,但也是沈玥花钱买的,花了十两银子呢,本来只是对比一下现代和本土珍珠的区别,没想到便宜了张嬷嬷。不过一串大小不一光泽不行的白珍珠,形状也不是很规则,就这样还花了沈玥十两银子,十两银子得卖多少洗衣粉才能赚回来,那个黑心老板竟然这么坑人,好在沈玥最近有了新生意,赚了不少钱也不用去当铺了。

    但事实证明人不人太得意,因为连下几天大雨而出不了门的沈玥,与萧双儿在食堂不期而遇,萧双儿还意味深长的冲沈玥笑了一下,沈玥当时也没在意,没想到回房之后就发现房间漏雨,然后衣服和被子都湿了。

    也就排队吃饭的时间,加上洗碗也不超过一个小时,结果沈玥的床和柜子都湿了,包括柜子里的衣服和柜子上的点心。按理说雨已经下了两天了,它早不漏晚不漏偏偏今天漏了,而且上午的雨也不大,就算漏雨淋湿了床,柜子也不应该湿才对,还有点心这是沈玥从陈府带回来的,陈夫人给的多沈玥没吃完,留了不少在柜子上的食盒里,现在盒盖被打开了,点心明显少了不少,剩下的也都被水泡软了,柜门也开了放在柜门附近的衣服都湿了,这么明显肯定是有人做的手脚。

    平时沈玥的房间都是锁着的,钥匙只有张嬷嬷和沈玥自己有,而现在因为下雨沈玥没出去,难得来吃上午饭,这两天又雨天正好给了别人机会。虽然搞鬼的人还没确定,但沈玥已经有了人选,并把猜测告知了张嬷嬷,可是张嬷嬷明显不想管这事,只给沈玥换了房间被褥,再给了沈玥一些木柴烤干衣服就完了。

    沈玥虽然不高兴也只能忍着,但这事沈玥是记下,这次张嬷嬷没管沈玥也没大肆张扬,对方肯定觉得沈玥好欺负,凡事有一就有二,沈玥有的是时间等着她下一次动手。

    沈玥烤干了衣物,把泡水的点心喂给了院子里养的小鸡,随着张嬷嬷到了新房间。新房间比起之前的大了不少,住的人也不少连同沈玥一共六个人,房间的床是一张大通铺,所有人都睡在上面,每个人还有一个小柜子用的来放衣服,柜子没有钥匙房间也没有,所有人都可以随意进出,只在晚上睡觉时才把木门拴上。

    换了新房间的沈玥并没有不满,还时不时的和舍友分享点心,舍友们也很欢迎沈玥经常帮沈玥一些小忙,比如洗碗铺床打扫房间等,一开始都挺好的,时间一长沈玥就发现自己的东西变少了,一开始只是点心,后来沈玥发现自己面霜都少了一大半。

    很好鱼儿上钩了,不论是点心还是面霜都是沈玥故意的,故意出门时带不同点心回来,又故意在别人面前炫耀新买的面霜,最后还经常出门不关门,现在人终于忍不住了。

    要只是点心别人或许还能忍,但面霜是忍不住的,现在已经是秋末快入冬了,虽然前几天刚下的雨可京城的天依旧干燥,慈幼院的孩子们大多脸都起皮发红,这是太干燥导致的除了补水抹油没别的办法。慈幼院偶尔也会有慈善的妇人送点心和旧衣服,可一盒五六十文的面霜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