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农历十月十三宜祭司开光出行,这日天气晴朗许小草一家早早就来到了慈幼院,准备正式接沈玥去新家一起生活,沈玥当然也十分高兴,只是同屋小鱼儿她们还是有些依依不舍,不过最后还是向沈玥表示了祝福和感谢。

    沈玥坐在当初送她来京城的牛车里,心情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有钱有空间,许小草一家也是勤劳纯朴的人家,只要肯努力以后的生活还是会越来越好的,这么想着沈玥很自然的接受了自己的新家人。十月的京城很冷,许慧娘把带来的被子盖在了三个孩子身上,这是她怕沈玥她们冷特意带着的,但是却忘了给自己准备一些保暖的衣物了。

    今日不仅是接沈玥的日子,还是许家新屋建成摆酒庆贺的日子,为了赶上时间许慧娘他们都是前一天入的城,今日接的沈玥回去顺带采买一些新鲜食材。现在车上不仅有食材还有沈玥的行李,这里是沈玥给买的也有许家给置办的,满满当当的都快没地方坐了,所以许慧娘只能和许大富一起坐在前面。

    沈玥注意到许慧娘虽然嘴上说着不冷,但是她的鼻尖已经冻的发红了,赶车的许大富双手也一样冻的通红,于是沈玥从空间取出一条毛毯装作从刚从箱子拿出来的盖在了许慧娘身上,又拿出了一双分指的手套和围巾给许大富戴上。这可不是超市里自带的物品,而是沈玥向西市的异族商人买的羊毛和棉花,然后自己纺线染色织出来的。

    许慧娘和许大富很喜欢沈玥送的东西,然后又把沈玥送回了送车厢,车里沈玥三人窝在暖暖的被窝里,车前许大富带上了手套继续赶车,许慧娘披着小毯子坐在他的身边,拉车老牛缓缓移动,虽然外面寒风瑟瑟但沈玥的心里却暖洋洋的。

    ————

    周府

    周文松看着下人送来的书信陷入沉思,他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沈家倒台他处境也不好,最近更是被调离了翰林院去了工部做员外,侍读是六品官员外是五品,这看似是升迁其实是被贬了,从前还能参与朝政与学士大夫之流交好,现在只是工部的编外官员并无实权,不仅如此作为下级官员还要代替上级亲自去工地视察,辛苦不说还毫无前途可言。

    青阳老家传来消息,沈芸芷曾偷偷派人过去想要将孩子接走,不过好在周文松早有准备,已经把人拦了下来有惊无险。

    去看望“周明月”的人也传来消息,那孩子确实和明月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像明珠多一些,以前只是普通农家女身份很好处理,现在正在识字学规矩过几年就能接过来了,不过周文松看着周明珠送来的书信有了新的想法。

    不知是否是要模仿明月字迹的原因,周文松感觉大女儿越来越像明月了,不仅神态像容貌姿态也越来越像,尤其是当她在秋千上玩耍时,周文松险些将人认错,直到周明珠转身时周文松才发觉这是大女儿,思即此周文松将周明珠唤来了书房。

    “明珠呀!这些日子一直让你待在院中练字辛苦你了,回家这么多日子都没能好好休息还要帮为父分忧,你心里可怨为父?”周文松望着书桌前的女儿缓缓来口。

    “女儿不苦,为父亲分忧是女儿的福分。女儿才是,都是女儿的错才让父亲如此辛苦,若是可以重来女儿恨不得能代替妹妹出事,若妹妹没事父亲也不会如此辛苦了。”

    “你说什么呢!明月的事不是你的错,为父从未怪你,反倒是为父无能,让你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么多,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可女儿终究不是妹妹,没法代替妹妹尽孝,也没能给大娘子一个交代。”

    “大娘子那里不用担心,为父有你就够了,你如此乖巧懂事,怎么就不能替你妹妹尽孝呢!”周文松确实很喜欢大女儿的乖巧,夸奖过后话锋一转“不过为父确实有事要你帮忙,你可愿为父亲分忧?”

    “父亲请说,只要是女儿能办到的女儿一定倾力去做。”

    “你也知道当初买来的丫头是个农女出身,虽有嬷嬷努力教导但是本身资质不行,下人传来消息,那孩子始终没法写出像样的字来,礼仪也平平出错,让为父很是忧心啊!”

    “那父亲是想让女儿帮忙教导是吗?父亲放心她还小又从未学过这些,刚开始难免出错过着时日就好了,等把人接回来女儿亲自教她写字,女儿保证一定会让她和妹妹字迹一样的。”

    “不,为父的意思是想让你代替她。”

    周文松说完看向周明珠,看她神色愣愣的,仿佛没听懂,便开始细心引导。

    “说来惭愧!父亲无能,一直以来都是靠着沈家的权势走到现在,如今沈家倒台,为父又对工部一窍不通,现在的日子确实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