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夫人沈氏原名沈芸芷,是镇北将军的独女,母亲王氏也是江南世家之女。出身高贵便是王孙贵族也嫁得,当初她嫁给新科探花可是震惊了全京城的人啊!只有沈芸芷自己知道,自己嫁给周文松实属无奈之举。

    这边沈芸芷准备去找周文松说清楚,但还需要做些准备,沈芸芷作为将军之女当然不是什么柔弱不能自理的弱女子虽然不像父亲那般武艺高强,但是还是有几分本事在手上的。加上半个月前父亲身边的徐管家突然传来消息,要自己小心周文松,照顾好自己和女儿之后便没了消息,连身为世子妃的好友也跟自己说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找她千万不要自己担着。这才过去没多久,周文松这就出事了,自从陈小娘进府之后,他便很少来自己的院子,父亲传过话之后他更是连人影都不见,自己去找他也被挡了回来,所以从周管家来找她的时候就感觉不对了,没想到后面来了个更大的事。好在之前就让青竹去找了人,这才不至于坐以毙。

    “香草去把父亲给我的件短剑取下来。彭嬷嬷去把我柜子里的小匣子拿出来。香兰你现在带着我的名帖去城南的雷威镖局找雷镖头,请他带20个徒弟来周府只说是过来帮忙搬东西的就行。”

    “夫人,这是做什么?这又是拿刀又是找人的,这有什么事和大人说清楚就是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以将军的威望周大人肯定不敢如此对待夫人的”

    “嬷嬷现在还不明白吗?这些年来该看清楚周文松的为人了,他那样趋炎附势又极重脸面的人又怎会突然给我写休书?怕是父亲在前朝出了事且事情重大,他急于与我撇清关系才写休书于我,毕竟当初我与他成婚可是得罪了二皇子的。”

    这边香草见彭嬷嬷没有行动便取了短剑和匣子过来,沈芸芷打开匣子只见匣子中满满的银票和地契,将银票和地契分为三份分别用细布包裹起来各递给香草和彭嬷嬷一份叮嘱她们一定要藏好。

    这时出去的香兰又返回了“夫人,院子已经被周管家带来的人满满的围住了,青蕊和青烟姐姐堵住了门口,没人进来但也出不去。”

    “香草把剑给我,你拿着我的名贴悄悄的出去,后院那里有一处矮墙以你的身手应该能翻过去。香兰你拿着匣子里的册子跟我一起走。”

    这边彭嬷嬷从震惊中回神,便是有许多问题想问但也只能按耐下来接过香兰手里的册子“我来,你去护着夫人。”“夫人既然准备了这些东西,肯定是早有打算的。夫人放心,便是拼了老奴这条老命也要护得夫人周全。”

    “好,留下几个人收拾东西,让青蕊和青烟继续守着门,其余的人都跟我走。”

    这边周管家带来的人在院子外面等了许久都不见人,也没有听见周管家喊他们进去,情急之下正打算闯进去,却见门突然打开,周夫人手持短剑带着一群人出了院子,而他们找的周管家正被周夫人的侍女绑住双手押了出来。女使婆子们哪见过这样的阵仗,他们来这儿也就以为只要尽快请夫人离府并送回沈家就行了,这周府谁不知道夫人软弱可欺,就连管家的权利都没有,妾侍都欺负到头上了,也没见得有什么反应,只知道守着自己的院子跟女儿过活,她们只要将夫人请上马车送到沈府,回头他们还能在周管家这儿讨到个赏钱,这马车都在后门候着了。没想到不是她们把夫人请出来,而是夫人人压着周管家从院子里出来。

    这边有两个回过神来的婆子想要上去救人,却被周夫人身边的侍女挡了下来,其余人想继续上前,却被周夫人手中的短剑吓了回来,没法只能跟着周夫人,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去了周大人所在的主院。

    这边周文松写完了休书还有点于心不忍,不过为了自己的前程还有对表妹的许诺,还是让周管家拿着休书出去了。当初自己与表妹青梅竹马早早的便定下了婚约,只因自己还要考取功名便迟迟没有成婚,当初能高中探花,还是因为当今陛下偏爱美人,自己又是那一学子里面最年轻的才点了自己为探花。事实上周文松对自己的能力是有自知之明的,于是便和表妹商量,要娶一位对自己有帮助的贵族小姐,然后在纳表妹为妾,并许诺会让表妹诞下长子,且一定会让他记在嫡母名下作为嫡子。他计划着在踏春时节守在贵族女子们踏春的必经之路上装作偶遇,再借机结识这些贵女,没想到那日去镇国寺烧香祈福,就正好撞见了仪容不整的将军之女沈芸芷。真是天助我也,果然不久之后,将军府便来人问询可有婚配,遂定下了与将军之女的婚约。

    没想到啊,成婚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当初自己是抢了二皇子的美事,沈芸芷是急于避开二皇子才嫁给自己的。谁都知道当今二皇子是陛下宠妃的儿子,如果不是先帝早早定下了皇太孙,以后是谁继承大统还不一定。果然,即便婚后有将军岳父提携,十多年了自己也还是个从五品的官。眼下终于可以不用再向沈芸芷低眉顺眼,自己也正式向二皇子投诚,只要自己将沈芸芷在午时之前送回沈将军府,自己不仅可以彻底摆脱沈家,还可以留下沈芸芷的嫁妆。以后没有二皇子的为难,还有沈芸芷留下的嫁妆开路,再将表妹扶正,自己也算是全了表妹的情谊,以后便是康庄大道。

    正在周文松畅想未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小厮来报,“大人不好了,夫人压着周管家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