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当初父亲大破匈奴,先帝陛下是有意封侯的,只不过父亲把军功换成封赏给了我,父亲担心沈家根基太浅,先帝虽然看重沈家,但当时先帝的身体已经不行了,皇太孙年幼是否能成功继位还不得而知。父亲没有其他子嗣需要考虑,之前的封赏也够他荣休后生,于是经先帝同意就把赏赐给我,这样以后即使父亲出了什么事,我也能后顾无忧。”

    “事实证明父亲的确是有先见之明,谁能想到还不到二十年,当初声名显赫的镇北大将军,如今只能沦为阶下囚,等着被流放。纵然我此时无事又如何?这郡主职位既然能封,也能被夺。太子已废如今能继位的只有二皇子,而我与二皇子之间的事,注定我以后不会太平,周文松要休妻,也肯定是二皇子指使。”

    “那妹妹可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办?眼下这个别院也不是很安全,不如妹妹来南宁王府吧,沈伯父曾有恩于父王,父王也绝不会对你见死不救。更何况这京中世家也不会看着你一个出嫁女也受牵连。”

    太子谋反一事,本就事出突然必有蹊跷,朝中大臣大多畏惧二皇子一党,才不敢多言,可若是连一个出嫁女都要受到牵连,怕是他们的好日子也不远了。

    “不用了姐姐,眼下二皇子一党日益壮大,朝中已无他人能与之抗衡,沐王爷与父亲一样,都是二皇子的眼中钉,父亲已经出事了,王爷应该更加小心处事才对,我又怎会在这时让你们为难呢。”

    赵玉兰见沈芸芷拒绝,还想继续劝阻,毕竟这世道她一个弱女子,还要再带着一个孩子的话实在困难,即使有嫁妆傍身也无用,更别说还有二皇子在一旁虎视眈眈。

    “我已经想好以后该怎么办了,太子与父亲都要被流放,我准备随其一同离京,路上也好照料父亲,待父亲等人到达目的地,我再去北荒,那里有父亲的旧部在,百姓也很拥护父亲,在那里我会过的很好。”

    赵玉兰即使不愿沈芸芷去那么远的地方,也没法开口。毕竟京城是没法呆了,去别的地方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去北荒,纵使那边土地荒凉常有战乱,但至少是有人护着的,也正因为土地荒凉常有战乱,二皇子一党的手才不会伸过去。

    “妹妹既然已经想好,我也没法再劝了,只是月儿十分年幼,恐怕经不起舟车劳顿和北荒艰苦的生活,妹妹要是信得过姐姐,就把月儿流在姐姐这儿,我会对外宣称她是言儿有一个妹妹,因为年幼多病要送回老家治疗,加上月儿年幼,等过上几年样貌也变了,就更加不会有人知道月儿的身份。”

    “南宁王府经过如今一事也要谨言慎行,父王已打算让位给夫君,年后就要搬回封地,以后除逢年过节便不会回京,到时我和父王带着言儿和月儿一起走。南宁与云疆相距不远,过上几年妹妹也好回来看望月儿和伯父,等月儿长大有南宁王府护着,也能找个好婆家。”

    沈芸芷闻言喜不胜收,原先他准备将月儿先放在好友这儿,等自己从云疆回来再去接月儿,不过若是好友这儿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为了月儿的将来自己也是能够忍受离别之苦的。

    “姐姐所说甚好,若沐王爷也同意,等月儿回京我便出发去寻父亲,月儿就托付给姐姐了。”

    “同意,我当然同意!本王早就想要一个孙女了,王妃体弱只有哲儿一个孩子,玉兰你到是身体康健,可生了两个儿子却没有女儿,本王眼馋沈毅他家的外孙女很久了。月儿那么乖巧的孩子,我疼的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同意。芸芷有说月儿什么时候回来吗?这该准备的东西都要准备了,省得到时候月儿觉得我们嫌弃她。”

    “父王放心,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先前月儿和周家老夫人回乡祭祖,再过几日也该回来了,等月儿回来,芸儿便会与周文松和离,月儿自然也就带回来了。”

    “好好好,那这两日你与云指都要小心,虽说云只离了周府,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二皇子的人还在暗处看着呢。”

    沈芸芷没有和赵玉兰去南宁王府,也是这样才让二皇子的手下扑了个空。这时找不到人的二皇子,正在在自己的皇子府气得摔杯子呢。

    “废物!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就连一柔弱妇人都找不到。周文松也是,连自己妻子都拿捏不住,实在丢人现眼,竟然还告到我这来了。”

    “那殿下,周大人的事该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哪来的往哪去,就周文松那几分本事,给他好处都嫌浪费。更别说他连本殿下吩咐的事都没办好,还想要好处?他自己办砸了的事自己解决,别指望本殿下帮他,解决不了就别在京城呆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