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今天比自己预想的要早一些。

    回到家里的时候,小米和小河两个人正在吃午饭。

    见周小川回来,小河便奇怪的问道:“不是说白天不回来吗?”

    周小川将手里的包裹给放下来,笑了笑,“哦,这不是事情弄好了吗?就回来了。”

    说完看看桌子上的饭菜。

    猪肉炖粉条,里面放了一些黄心青菜和冻老豆腐。

    不错,自己不在还知道放肉呢。

    “你吃过了没?”小河夹一块肉,对着他问道。

    周小川看着锅里漂着油花的菜,他摇了摇头,“我吃过了,你们吃吧!”

    这道在现在都抢着吃的菜,他有点不感冒。

    这土猪肉是香,但是吃的多了,他已经不太想吃了。

    他的想法要是被其他人听到。

    估计能被锤死。

    而小米因为不怎么缺油水,所以一直在夹着里面的酸菜、豆腐以及粉条。

    肉的话倒是没怎么动。

    倒不是挑食,而是真的不缺油水。

    小家伙一直以来的伙食,绝对秒杀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

    特殊人物就算了。

    小米看着周小川提进来的包裹,好奇的瞅了瞅,“哥,你拿的什么东西啊?”

    伸着头,将筷子放到了嘴里嘬着。

    周小川瞥了她一眼,“吃你的饭吧!吃完了给你看!”

    里面其实没有什么,只是做的兔皮大衣而已。

    小米闻言轻哦了一声。

    吃了饭,从大煤炉上拎着水壶去把碗给洗了。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看到周小川手里的衣服,赶忙将围裙解掉走了上去。

    “哥,这个真好看!给我的吗?”

    这个尺寸家里只有她能够穿的上。

    而且她也知道,自己大哥弄到好东西,永远都会给自己一份。

    周小川闻言将手里的衣服递给了她。

    “试一下。”

    小米闻言高兴的拿着东西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小川看着旁边的小河,笑道:“我不知道你回来,就没给你做一个。过几天我给你弄一个。”

    小河一脸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我一个大老爷们穿这个干嘛啊?就我这身上的衣服够暖和了啊!”

    说话的时候拍了拍身上的军大衣。

    周小川看一下,点了点头。

    确实,这年头军大衣里面的棉花都快顶得上薄被子了。

    只是这玩意太重了。

    过了一会,小米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哥,怎么样?好不好看!”

    小河见状点了点头,“嗯,真的很好看,要是纯白色或者纯黑色的兔毛,就更看了。”

    小米闻言嘿嘿一笑。

    周小川听到小河的话,点了点头,说的确实没错。

    纯色的皮毛穿起来当然好看了。

    但是这玩意不适合普通老百姓,太惹眼了,有一定地位的人穿了倒是没什么。

    “就是有点凉。”

    小米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说道。

    周小川笑着说道:“别急,你等一会,刚刚穿上肯定不暖和,那么着急干嘛。”

    小米闻言轻哦了一声。

    随后将棉衣的外罩给套在了外面。

    这下一点也看不到里面的兔皮衣服了。

    这年头家家户户棉花都不充足,一般只有一套或者两套。

    而且棉服上的布不耐磨,棉花进水洗了也不容易干。

    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冬天不换衣服,或者换两次。都会弄一个布的外罩。

    这样衣服脏的时候,把外罩脱了洗了就好了。

    小米虽然不缺棉衣,但是杨月梅还是给他弄了几个外罩。

    省的老是去洗了。

    周小川没有去交代小米不要给别人看到。

    自己家庭没什么问题。

    只是用兔子皮做了个大衣而已,而且不是那种贵妇人的款式,被人看到也没什么。

    过了一会。

    小米便惊讶的说道:“哥,真的好暖和。一点也不冷。”

    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身上。

    “而且比棉衣穿起来轻了好多。”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

    肯定暖和啊。自己都是从空间里挑兔毛特别长的兔皮来做的。

    “等娘回来,让她给你做个棉马甲。这样里面不灌风。”

    小米闻言点了点头。

    小河看着小米身上的衣服,舔了舔嘴唇。

    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了自己的大哥。

    周小川见状以为他又想要了。便笑道:“你也想要?过几天我给你弄一个!”

    小河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看到他的表情,周小川一阵的奇怪,“有什么事情就说,跟你哥有什么好遮掩的?”

    听到他的话,周小河吞吞吐吐的说道。

    “哥,能不能给我做一个?”

    “你这人真是的,我不都跟你说了嘛,跟你哥客气什么啊?行,过几天就给你做一个。”

    周小川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不过说完,看向周小河那便秘一样红的脸庞顿了一下。

    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女孩的?”

    小河闻言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看到小河的表情,周小川上下重新打量了一下他。

    不知不觉,当年的跟屁虫。

    如今已经是个大男孩了啊,不过也是,过了年就二十岁了。

    随后饶有兴致的说道;“什么人啊?”

    就连小米也在旁边揶揄的说道:“哥,你这是想给我找一个嫂子吗?长什么样子的?快点给我看看。”

    周小河闻言脸上一红,白了小米一眼。

    “小屁孩,你懂什么,一边玩去。”

    “啊!气死我了。又叫我小皮孩,我揪死你。”

    小米闻言一脸抓狂的上去就要去揪小河的胳膊。

    可是小河的衣服那是什么衣服,军大衣。

    说难听点,要是刀不快的坏,一刀都砍不坏。

    就小米这样,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周小川看着小河,一脸八卦的说道:“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小河闻言一脸的尴尬。

    “哥,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同学而已啊!什么进展不进展的!”

    只是他那通红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看到他的表情,周小川也就不逗他了,笑着问道:“什么情况,说说呗。”.

    周小河闻言犹豫了一下。

    便缓缓的说出了经过。

    原来当初周小河从猴子国回来以后,在医院里碰到了一个女医生。

    不过对方也是刚刚大学毕业分配过去的。

    所以中间闹了不少的笑话。

    小河一边回忆,一边开心的说着。

    比如扎针的时候,对方手生,弄了好几次才扎进去。

    比如自己想要提前出院,两人的争吵。

    …………

    周小川看着对方回忆时候的表情,一脸高兴、幸福的样子。

    就像一对欢喜冤家一样。

    想到对方这个时候毕业,应该22或者23岁了。

    也就是说比周小河大三到四岁。

    他对于这个倒是不在意。

    他想到的是,小河要是真的和女军医结婚了,以后可就一直在部队里了。

    本来按照他的意思,过了这段时间。

    情况稳定下来以后,让他转业。

    那时候他才刚刚三十岁左右,正直当打之年,转业以后在地方派出所也能混个小头目。

    “哥,你知道吗?本来我们以为不会见面了,谁知道这么巧。我去学习班的时候,居然碰到她了。”

    小河兴奋的声音,打断了周小川的思绪。

    听到小河的话,周小川点了点头。

    大学生还要学习,想必也是要提干了。

    因为小河的情况就是提干前的学习深造,主要是思想学习。

    大学刚刚毕业就有提干的机会。

    说明对方的家世十分的有能量。

    “她是哪里的?”

    “哦,京都的!”

    周小河说完,红着脸说道:“哥,你问那么细干嘛?我只是单纯的想感谢一下对方而已。你不要想多了。”

    周小川闻言,翻了翻白眼,“真要是普通朋友,那还是算了吧。人家是医生,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她的工作。你有什么好感谢的。那么多病人都要感谢,人家忙的过来吗?”

    “我……”

    听到周小川的话,小河噎住了一下!

    看到小河发愣的表情,他撇撇嘴,还搁这跟我装呢。

    “噗嗤……”

    见小河在那里直挠头,小米在旁边噗嗤一笑。

    小河见状,对着小家伙的头就来了一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

    “哥,你就欺负我。”

    小米揉了揉头,赶忙离他远点,来到了周小川的旁边。

    她居然忘记,这家伙以前最爱欺负她了。

    还是大哥好!

    浑然忘记小河走后,被欺负的是谁了。

    周小川顿时化身好哥哥,揉了揉她的头。

    随后看向了一脸纠结的周小河,笑道:“行了,我过两天给你去弄,你让娘给你做一个可以了吧。尺寸知道吗?”

    “当然可以,尺寸我知道!”

    周小川闻言揶揄的看了他一眼。

    看到他的表情,小河赶忙解释道:“我是跟她室友打听到的。”

    “行了。不逗你了行了吧!下午我去拿东西!”

    说完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干什么我们不管。只要你自己将来不后悔就行了。有什么困难找你哥,你哥我兜的起!”

    也没有去问对方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

    听到他的话,周小河沉默的点了点头。

    没过一会,他脸红的说道:“哥,真的只是普通同学而已。我只是想感谢人家而已。”

    周小川一阵的无语,不会是单相思吧!

    不过他也不管了。

    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喜欢人的权力。

    下午的时候,他找了个理由出去了一趟。

    回来的时候包里装着几张纯白色的兔皮。

    这个兔皮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色差极其细微,几乎肉眼不可察觉。

    筛查的工具自然是他的意念了。

    老弟第一次送女孩东西,也不能太差了。

    不过之前灰兔的兔皮也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质量也是非常的好。

    周小河接过东西。

    对着周小川嘿嘿一笑。

    “谢了啊哥!”

    “那么客气干嘛!”

    晚上杨月梅回来,看到周小川给她做的皮衣,摸起来顺滑无比。

    自然是爱不释手。

    当听到周小河要给女孩做衣服,顿时将衣服给丢到了一边。

    “小河,什么情况给娘说一下。”

    不怪杨月梅着急。

    周小川这边催了好多次,没结果。

    而且看样子催了也没用,索性也就不再去说太多了。

    小河可能有对象了,这怎么不让她高兴。

    周小河闻言摇了摇头,“娘,我不知道呢!”

    “啊,你都谈对象了,怎么这些都不知道啊!”

    小河闻言一阵的无语,“娘,我没有搞对象,再说了,现在我们也不允许啊!”

    听到周小河的抱怨,杨月梅连忙说道:“好好好,没搞就没搞。”

    说完,叹了口气:“那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啊?”

    “娘,你问我,我哪里知道啊!”

    杨月梅问了半天,除了知道一个叫冯雪的名字和军医的工作,其他的事一概问不出来。

    索性也就不问了。

    拉着儿子便去了房间准备给他做衣服了。

    小米看着杨月梅两个人离开的背影,随后看向了周小川。

    笑着问道:“哥,你看娘急的,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是时候给我找个嫂子了吧!啥时候把潇潇姐娶回来啊?”

    说完看到周小川已经抬起的手。

    早就有所准备的她

    瞬间逃窜出去,“妈呀,娘,我让哥娶媳妇,他还要打我。”

    一边跑,一边叫着。

    周小川见状翻了翻白眼,知道要挨打,还敢乱说。

    过了一会。

    见周小河将尺寸告诉杨月梅,他便对着里面吆喝了一声。

    “小河,跟我出去一下。”

    周小河闻言走了出来,收起脸上不好意思的表情。

    一脸凝重的问道:“是要出去找人吗?”

    周小川点了点头。

    看到哥哥点头,他便对着周小川比划了一下手势,“哥,把东西给我。”

    “没事,别那么紧张。”

    “不行,你不知道,那些人太危险了。”

    周小川见小河一阵的坚持,无奈下,只能去房间里将东西给拿了出来。

    小河接过东西。

    熟练的将东西拆开又组装起来。

    试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将东西别在后腰上。

    “好了走吧!”

    周小川见状点了点头,对着里面打了个招呼,两人便骑着车离开了。

    骑着车走在路上。

    此时路面已经没有雪了,只有房顶还是白白的一片。

    路面积雪融化过后还有点泥泞。

    “哥,你这怎么去找啊?”

    周小河坐在车后面,小声的问道。

    “哦,你就坐好了就行了。其他的别管那么多了啊!”

    骑了一会,车子停在了一间房子门口。

    小河下了车,便将背后的东西给掏了出来。

    周小川见状一阵的无语,“你那么激动干嘛?这是我朋友!以前的同事。有事情来的。你在这等我一会。”

    小河闻言轻哦了一声。

    将东西收起来以后,在路边上等着他。

    周小川来到院子,对着里面吆喝了一声,“李向阳。”

    里面住的不止一家人。

    不然他直接就进去了,反正就一个大老爷们住着。

    过了一会,里面的堂屋被打开了。李向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打开院门,便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你不是说昨天晚上吗?怎么没来啊?”

    “额…我有说昨天晚上吗?我是说晚上啊!”

    他的意思是哪天晚上有时间了,就给送过来,倒是没在意具体时间。

    李向阳闻言翻了翻白眼,“行吧,你说的都是对的,进去坐一会吧。”

    “不了,我一会还有事,我弟弟在那里等着呢!就不进去坐了,下次有机会再坐。”

    说完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

    李向阳闻言看向了不远处的周小河,点了点头。

    当看到他递过来的东西,他也是一阵的高兴,“小川,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说完,又说了一句,“其实没有缝纫机也不至于结不成,毕竟都知道这票难弄啊!小颖她娘就是感觉丢人,咽不下这口气而已。有了这缝纫机,她娘脸上面子也有了。小颖也不用夹在中间难做了。”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随后揶揄的笑了笑,“你小子胆子真大,不怕她娘告你个流氓*罪啊?”

    听到他的话,李向阳脸上红了一下。

    “怎么可能不怕!不过小颖在她娘面前挺护着我的!”

    周小川闻言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难道两个人在一起,是赵颖的主意?

    不过这话他可不好意思问出来。

    拍了拍李向阳的肩膀,笑了笑,“行了,知道人家的好,对她好点不就是了。不说了,我要走了。”

    李向阳闻言赶忙从兜里掏出钱来递给了他。

    “行,我就不留你了,我结婚那天记得过来吃个饭!”

    周小川没有推辞,“行,我要是来得及我就过来,实在来不及只能算了,我也跟你说过,老家这次有还几个人结婚呢。”

    “行!你是大忙人,你自己看情况吧!”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

    和对方打了一个招呼,他便向着小河的方向行去。

    “哥,这是那天和我们一起去看缝纫机的那个人吧?”

    周小川点了点头,“是的,过来送个东西。”

    小河闻言轻哦了一声,两人骑着车便向着外面行去。

    没去其他的地方。

    而是径直的来到了之前的五家有电报的地方。

    他在之前屋里没有人的那家停了下来。

    “咦……”

    “怎么了哥?”周小河低声的问道。

    周小川闻言轻声说道:“里面有人发电报。”

    小河闻言眼神一凝,瞬间把腰上的东西给掏了出来。

    看到他的动作,周小川用手虚按了一下。

    其实里面没有人。

    但是之前不满灰尘的电报机,上面已经擦干净了。

    而且里面的机器被上了油。

    昨天还没有。

    显然是今天晚上有人进去,而且用过电报机。

    这下好了,这个可以上报了。

    这个地方都没人来,电报被动过,要说没人来发电报,那才奇怪了呢。

    只要他知道大概的时间就好了。

    反正就是上半夜,大不了就说自己没有手表,不知道具体时间就好了。

    “好了,我们走吧?”

    周小河闻言一阵的奇怪,“哥,不去抓吗?万一跑了呢?”

    周小川闻言摇了摇头,“不用了,郑所长明天会派人来抓的,他们才是专业的人。”

    里面都没人,抓谁?

    抓个鬼哦!

    真要进去了,那还不得露馅了啊!

    听到他的话,周小河闻言轻哦了一声。

    接下来他又带着周小河去了其他的地方。在他的意料之中,好几个都没有动静。

    不过在最后一个地方,居然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那里发电报。

    周小川停下来观察了一会。

    至于周小河,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便没有再动过。

    安静的等候着。

    里面的女人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长着一张貌美的容颜。

    而且看对方那冷冷的气质,给他感觉这是条大鱼。

    感受着对方的年龄,周小川饶有兴致的看着。

    现在是三十多岁,解方前就在的话,那岂不是十几岁就干上这一行了?

    真搞不懂!

    都在这里待了二十年了,还不能和以前断绝关系吗?

    他本来还准备看看对方发的什么内容。

    但是他看到一张纸上,那类似摩斯密码一样的长短编码,他便放弃了。

    不是吃这碗饭的。

    没必要强求。

    记下这个地方和女人的长相,他便带着周小河离开。

    有这两个确定的就够了。

    至于剩下的,到时候丢个纸条,就当是免费送给郑兵好了。

    走在路上,周小川对着坐在身后的周小河说道:“刚刚那两个地方,以及我们今天做的事情过程都记住了没?”

    不需要对方撒谎。

    只要把经过的实话实说就好了。

    撒谎的事情由他来做就好了。

    小河闻言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记住了。”

    “行,我们回家吧!”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

    突然周小川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前方的街道有两组人,一座一右。

    除非自己现在就立立马掉头,不然肯定会碰上的。

    问题是距离太近了。

    周小川见身子往后一仰,反手摸到了周小河腰上别着的手枪。

    手一动,便将东西拿到了手上。

    “别说话。”

    见周小河要问,他赶忙说道。

    周小河闻言便没有说什么了。

    车子向前骑车了一段距离,两边的人估计也是听到了动静。

    其中一人对着周小川招了一下手。

    “停下来。”

    而且对方的手一直放在腰上面。

    两个路灯之间比较远,所以看的不是特别清楚。

    周小川将车子停留下来。

    之间从旁边走出来5个人,加一起一共有6个人在这里。

    六个人从里面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着周小川皱着眉头。

    “你们是干嘛的?”

    对方穿的是普通的棉衣,没有穿公安服。

    周小川知道对方可能会拦下来自己。

    因为现在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而且又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

    不过他没有回答对方,而是反问道:“你们又是干嘛的?”

    对方闻言乐了。

    对着其他人招了一下手。

    顿时剩下的五个人便将周小川两人给围了起来。

    “我们是公安,你是干嘛的?”

    周小川闻言笑了笑,“哦,我也是,不过我是解放路街道的!”

    对方闻言狐疑了一下。

    “你证件呢?”

    周小川闻言便将手伸进了兜里。

    其他人见状都如临大敌,将手枪都掏了出来,直勾勾的看着他。

    小河赶忙挡在了周小川的前面。

    不过看到四周都能威胁到他们,最后也就没有阻挡,就这样看着其他人。

    周小川将证件掏了出来。

    不过没有给他们。

    扬了扬手里的证件,“我的证件在这里,你们的呢?是不是也该给我看一眼啊?”

    对方领头的人闻言便从兜里掏出一个本子,递给了周小川。

    周小川对着小河示意了一下,让对方不要动。

    随后接过看了以后,看了一下。

    又将东西还给了他。

    “没问题,这是我的。”

    说完将自己的证件递给了他。

    对方接过他的证件看了一下,随后喝道:“敢冒充公安,胆子不小啊!给我抓起来。”

    周小川闻言愣了一下。

    扯淡呢!

    “你们干嘛呢?这不是有证件吗?”

    对方闻言冷笑了一下,“你见过证件有时间期限的吗?造假也不会了吗?”

    听到他的话,周小川愣了一下,随后一阵的无语。

    就知道老郑不靠谱。

    非要弄个有时间期限的。

    随后他便解释道:“我们跟你们走,解放路的郑兵郑所长你们应该认识吧?联系他一下吧,这是他给我的证件。”

    说完,又说了一句,“哦,对了,郑所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和你们一样,出来抓特务了。”

    这里离他们的街道已经不是很远了。

    应该都能认识。

    对方闻言愣了一下,这么隐秘的事情,不可能随便一个人都知道。

    不然还得了。

    有可能是真的。

    想了一下,随后说道:“行吧,你先跟我们走,一会我们就联系郑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