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赌场“天择”是一座占地极广的三十六层建筑,其中负一层到二层是赌场,其余楼层用作酒店住宿,内部健身房、餐厅、酒吧、咖啡厅等等一应俱全。

  林羽然摸着脖子上戴的项链,站在赌场花园的外围向里面眺望着。

  大门口站着几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检查客人手上拿着的卡片。

  “进去好像要邀请函哎。”她对从车边走来的高靖说。

  高靖马上递了一张邀请函给她。

  她看着手中装在白色信封里的精美邀请函,愣了一下,“哪弄来的?”

  “褚言首席给的,”高靖漫不经心地说道,“他一听说你的目标是天择就把这个给了我。”

  对哦,她差点忘了除了当月队首席,褚言还经营着他从父辈那里继承下来的企业,在商业上绝对不输楚峥。

  她又认真地读了一遍邀请函上的金色文字,“仲夏夜之约?”她不由自主念了出来。

  面前正在调试藏在她项链上的摄像头的高靖点点头,“今天刚好是天择的夏季狂欢夜,会有很多名流到场,你要加油哦。”

  “嗯!”她郑重地点点头。

  准备就绪,她迈开步子朝大门口走去,“保镖”高靖跟在她身后。

  出示了邀请函之后,门口的服务员礼貌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走进去,她被眼前恢弘大气的大厅深深震撼了,大厅顶部是一条立体龙形浮雕,龙头朝着站在门口的客人们,气势恢弘,栩栩如生。三人合抱的罗马柱伫立在大厅之中,柱子上的浮雕纷繁复杂。衣着光鲜,珠光宝气的客人们向正对着的那扇双开金色大门走去,那里应该就是天择赌场所在。

  高靖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就从那里开始吧,二楼是天择的贵宾厅。”

  她点点头,朝大门走去。

  门边的两位侍者恭敬地为她打开大门,跃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围着赌客和荷官的赌桌,笑声、谈话声、酒杯碰撞声、拨弄筹码的声音不绝于耳。

  她按照耳机里郑珺说的,在一张张赌桌旁边转悠着,高靖端着码着几摞筹码的托盘跟在身后。

  转到一张赌桌边,一个身穿西装,有几分醉意的年轻男人对她招呼道:“美女,来一局。”

  她笑了一下刚想推辞,但耳机里传来郑珺的声音,“就这个,下注吧,他要赢了。”

  她保持住脸上的笑容,转身从托盘里拿起一小叠筹码,动作优雅地放在男人手边,然后冲他眨眨眼。

  赌桌对面坐的是个中年男人,他哈哈一笑,“你又骗小姑娘。”说着,翻开面前的扑克。

  “我赢了。”年轻男人翻开面前的扑克,然后抬头对林羽然说,“是小美人给我带来的好运。来,这个是你的。”他把一大叠筹码放在她手上,围在桌边的几个人开始起哄。

  男人的眼神一刻没从她身上离开过,他招招手让服务员在自己加了把椅子,对她说:“再来一把。”

  她有些犹豫,趁着转身放筹码的时间询问地看着高靖,高靖露出一个也不知道怎么办的表情。

  那好吧。她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身边的男人对在场的人说:“黑杰克,我坐庄,谁玩?”

  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年轻女子加入了牌桌。

  “他们赌二十一点,我会报出赢的概率,赢不赢在你。”郑珺说。

  趁着荷官发牌,林羽然柔着声音和身边的男人聊了起来。

  “先生贵姓?”

  “免贵,姓齐。”他翻开一张牌,问,“小美人呢?”

  “林。”

  “停牌胜率百分之七十点八,不停百分之四十六点七”郑珺说。

  看到这个姓齐的兴致勃勃还想伸手翻牌,她伸手轻轻地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

  对面中年男人看着他们坏笑一下。

  男人缩回手,对另外三人说:“我听小美人的。”

  看着加起来超过二十一的点数,左手边的中年女人把筹码给了把手搭在林羽然的椅背上的男人,他抓了一把放到林羽然的托盘上。

  接下来几局林羽然收放自如,引导姓齐的赢了几局大的,又输了几局小的用来平衡。

  她嘴上也没闲着,“开这么大的赌场一天肯定能赚不少钱。”

  “可不是,这儿的老板就是靠这个发家的。”

  “这的老板是谁啊?”

  “一个叫楚峥的,不过现在是他的一个得力干将在帮他经营。”

  “如果是我,一定不会把这么大的摇钱树给别人管。”

  他哈哈一笑,凑到她耳边说:“他的这个得力干将姓简,仗着年纪大资历深一直想从楚峥手里分权。这不,逼得那个楚峥不得不把赌场给他管。不过啊,姓简的怕是管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

  “再玩儿五局我才告诉你。”已经靠得很近的男人说道,带着酒味的呼吸喷到她脸上。

  这时,林羽然看到了他插在胸口的口袋里的金色卡片和黑色钢笔,她伸手把钢笔掏了出来,在自己的邀请函信封上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在他眼前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