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于思谦翘着二郎腿坐在柔软的皮椅上,目光在面前一面墙那么高的密密麻麻的监控显示屏上扫视着。

  这天择赌场就是财大气粗,摄像头都装那么多,何必呢?他心里想着。

  这时,保安室的门开了,同事老李端着保温杯走了进来。

  值夜班是件漫长而无聊的事,老李比他年长又颇有见识,他总是会和老李天南地北地聊来打发时间。

  “哎,李叔,您看着,”于思谦指指其中一个屏幕说,“这儿,这儿。”

  有些老花眼的老李凑上来眯起眼睛看了看问:“啥?”

  “老板的车库这儿这儿好像有个铁门,”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兴奋地说,“嘿嘿,我之前都没发现呢!我们巡逻的时候没有去过那儿吧?”

  本以为在天择工作多年见多识广的老李会给他解释那是什么地方,没想到他等来的却是迎头“啪”的一掌。

  “哎,李叔你打我干嘛呀?”于思谦委屈地抱着头。

  接着,于思谦的耳朵被狠狠地揪了起来,“让你长长记性,以后不该问的别问,不该看的别看!记住了吗?”老李凑在他耳边说。

  “记住了,记住了,李叔你撒手呀!”他掰着老李粗糙的手。

  老李放开手,看着捂着耳朵的于思谦,有些愧疚,但还是严厉地说:“那儿没有什么铁门,知道了吗?我在越南上战场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听我的没错,知道了吗?”

  于思谦委屈地点点头,揉着被揪红的耳朵。

  这时,老李瞥见负二层地下车库里有一个身材纤瘦,穿着外套和运动裤,带着鸭舌帽的人经过。

  凭着老李在战争洗礼下培养出的直觉,他感到在人人穿戴得珠光宝气的赌场出现的这个人很可疑。

  他的目光一路追寻着这个身影,直到这个人在离一个监控摄像头很近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

  他回头,老李把脸凑了上去想看清他的面孔......

  就在那张脸就要露出来的时候,监控画面猛地一闪,老李本能向后一缩脖子。

  再定眼一看,屏幕已经变成了一片雪花,然后下一个屏幕也同样在发白了一下后变成了雪花。

  老李抄起桌面上放着的电棍,冲于思谦喊:“出事儿了,快去看看!走!”

  一路上,老李拿着对讲机尝试呼叫负二层的安保,但是他呼喊了几声都没有收到回应,只好呼来了楼上几层的保安。

  老李和于思谦是最早到达第二层的,一下电梯他就看到负二层的安保组长倒在电梯门口。

  “你在这看着,我去前面看看!”老李边跑边对于思谦命令道。

  让于思谦看着只是托词,能把安保组长放倒的人,一定是个狠角色。

  老李向前跑了一段,身后传来更多安保跑动的脚步声,电梯已经关停了,就看他们什么时候抓住这个入侵者了。

  老李对入侵者的目标心知肚明,他有立功的私心,没有把入侵者要去负四层的想法告诉其他人。

  他独自向停车场的楼梯口奔去,腰间的寻呼机不断响着,有更多的安保往这里涌来,自己得快一点儿了!

  下了楼梯,来到专门给简久康放车子的负三层,他放眼望去,一辆辆形态各异,颜色不同的豪车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头顶的灯光柔和地撒下来,其奢华程度让他一时呆住了。

  “造......造孽。”他艰难地启齿,晃晃脑袋让自己回过神来。

  放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人,所以他掏出枪闪身到一根柱子后继续观察着。

  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五感是很敏锐的,搜了几个地方,他开始发觉周围根本没有人。

  莫非那个人的目标不是负四层?自己想多了?

  正想着,他感觉头上热呼呼的有股暖气在喷。

  是一个人的呼吸!

  意识到这点的他猛地抬头,入眼的煞白面孔把他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但他老李在战场上看过多少血肉横飞的场面?怎么会被一张只是笑得诡异些的脸吓到呢?

  鬼脸人一抬手,老李反应迅速地抬手一档,鬼脸人手上的一个小瓶子就被打飞了出去,鬼脸人手臂吃痛,用手抓住自己的手臂揉了揉。

  细看之下,鬼脸人也不过是戴了个面具而已。哼,能吓到老子的人还没出生呢!

  老李心中一声冷笑,老子不管你怎么跑到天花板上的,老子现在就要拉你下来好好算算账!想着,他伸手一把揪住那人的外套,一甩把他摔在地上,虽然用力的时候突然变轻的手感有些奇怪。

  鬼脸人在光滑的地面上摔出几步,老李看见他一伸手,毫不费力拽下了一辆林肯车的保险杠,朝他直甩过来。老李来不及躲避,结结实实地被砸了一下,用手一摸脑袋,一手血。

  “小子,挺厉害啊。”他咬咬牙,捂着头上的伤口吸着冷气。

  鬼脸人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肩关节,站都站不直,这让老李感到一丝疑惑。

  鬼脸人似乎并不恋战,爬起来后马上转身去捡地上的小瓶子。

  老李看准机会,朝他背后猛扑去,眼看就快扑倒那人......

  鬼脸人捡起了地上的小瓶子,回身一把抓住了老李的领子,把扑来的老李顶住了,老李本能地一握,握住了他的小臂。

  老李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瞪着鬼脸人。

  手中分明是一只纤细的手臂......

  一个女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