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没有见过一个女娃有这么大的力量。

  鬼脸人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把小瓶子对着老李的脸喷了一下。

  顷刻间,老李感到一阵眩晕,他跪倒下来,鬼脸人也松开了抓着他的领子的手。

  那只手臂和那些女娃娃的一样,纤细、白皙......

  那些人干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他一直袖手旁观,为了保住每月那一份可观的薪水。现在报应终于来了吗……

  “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别去......”倒在地上的老李吃力地抬起头,对鬼脸人说,“你一个女娃娃斗不过他们的,千万......”还没说完,便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一场争斗,已经惊动了整栋楼里的安保,警报声响彻整个地下室。

  林羽然扶了扶脸上的面具,一跳跳回到天花板上,走到天花板上的通风口边,拿下了通风口的盖子,最后抬头复杂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个安保,爬进了通风管。

  她在通风口里爬行着,不时通过别的通风口看到不断往负四层跑的安保人员。

  其实她不打算去负四层,一来要对付那么多安保人员实在是太难了,她手里那一小瓶求千叶琴求了好久才求来的失魂水根本不够用,二来就在她去朱贤君家里那天简久康可能已经走了一批“货”,她没法确定负四层还有“货”,万一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她沿着通风管不断向上爬,通风管管壁很光滑,她不得不用上能力才能让自己免于爬一步滑两步的窘境。

  去负三层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为的就是把安保人员引开,好让她潜入简久康的办公室。

  到了。她停下来,透过通风口观察着下边的简久康的办公室。

  奇怪的是,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

  哎?她本来还想着用能力暴力开门的,现在用不着了吗?

  趴在通风管里的她感到很不安,原本她觉得在简久康的办公室里很可能有些关于贩卖人口的记录,毕竟天择就是简久康的王国。

  现在办公室大门开着,难道是她想错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从通风管里爬了出来,尽量小声地落在地面上。

  安保人员都去地下室了,她朝办公室里张望了一下,里面没开灯。

  她小心翼翼地朝里面走了几步,感到不对劲……

  办公室的墙上有一张昂贵的挂毯,挂毯后面藏着一扇门。这本来没什么不对劲,毕竟她想象中的简久康的办公室就应该有个暗室用来装她要找的机密文件。

  但是现在那扇门却微微地开着......

  这就像是故意开给她的一样,让她感到更加不安起来。

  她小心翼翼地朝暗门走了几步,碰了一下暗门,门发出“吱呀”一声,门缝开大了一些。

  门里站着一个身影,林羽然急忙后退了两步,但身影一动不动。

  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会,发觉身影有些眼熟。

  她再次靠了过去,走近了门里,发现站在门内的正是简文菲。

  她怎么在这?林羽然又靠近了一些,发觉站在那儿的简文菲有些不对头。

  只见简文菲浑身轻微地颤抖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左下角的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林羽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房间的角落放着一个大大的长方体,外面盖了一层薄薄的布。

  她掀起布的一角,倒吸一口冷气,布盖着的是一个大大的长方形铁笼。

  她慌张地检查了一下装在领子上的摄像头,确认拍摄正常。然后掀开了布......

  笼子里面放着一个软软的垫子,垫子上铺了毛毯,毛毯上蜷缩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女孩,正沉沉地睡着。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女孩的脸的一瞬间,她还是捂着嘴惊叫了一声。那嘴唇,那眉眼,笼子里的女孩跟身后的简文菲长得几乎一摸一样!

  她放下布,捂着嘴,踉踉跄跄地往门外跑。突然她的手被猛地抓住了。

  一回头,只见简文菲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双眼无神,“这是怎么回事?救救我,救救我。”她开口,颤抖的声音单薄得像一张纸。

  她真的很害怕,以至于看到林羽然脸上的面具都没什么反应。

  林羽然也很害怕,她无法控制地用力甩开简文菲的手,疯了似的朝外逃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