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月队成员行为守则》第二十二条:遇到“失控”超能力者,队员应当尽快使用“能力束缚剂”将其制服以免发生更大伤亡事故,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其性命。若“失控”超能力者在交战中死亡,队员应报上级与能力者法庭进行核查。

  ———————————————————

  “你可算回来了!”披着卷发的盈亏组女副长叶千琴看见她走来,松了口气说,“快进去吧,刚才你的坐标突然消失,把值班的队员都吓坏了。”

  林羽然点点头,快步往大楼的电梯走去。耳边温柔的电子女声不断催促着她:“请月队队员林羽然到三楼残月组307室报道...”

  看着电梯上不断跳动的楼层数字,她感到一阵烦躁不安。她在褚言和邢玉寒给她特批的假期里一出门就被人绑架了,即使这不怪她,也势必会对那两人以及现在正等着老天开眼顺利遇上“休假”的其他能力者造成不利影响。

  这份担忧在她见到月队著名的“黄毛怪”副席詹姆斯·李的瞬间加重了一万倍。

  詹姆斯是个有着金发的美国人,在月队当了十年副席之后成功登上首席的位子,对整个超能力世界影响巨大,两年前迫于年轻一辈的巨大攻势才退居二线,时年六十九岁的他绝对是元老中的元老。

  整个307室在他的威慑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肃立着。她一进来,所有不知安放在哪好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好像见到了救世主一般。

  见这架势,林羽然立马低头道歉,“大半夜的我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

  翘着二郎腿坐在皮椅上的詹姆斯只是用混沌的绿色眼睛瞟了她一眼,算是表示看见她这么个人了,然后示意刚才的盈亏组副长会议可以开始了。

  “抱歉我来迟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邢玉寒出现在她身边,见到詹姆斯似乎也偷偷吸了口凉气。

  林羽然瞄了一眼身边比自己高了一大截的邢玉寒,他只穿了件衬衣,头发也有些凌乱,一看就是从宿舍里匆忙出来的。

  邢玉寒快步走上前去握住詹姆斯的手,热情地说道:“劳烦您老人家半夜来一趟真是不应该,明天我一定开会跟那三个人说说。”

  詹姆斯虽然退居副席却从来不认为另外三个副席和他在一个层级上。他松开邢玉寒的手,点了一下头。

  气氛缓和了一些,邢玉寒朝她眨了眨眼,之后扭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了。

  林羽然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听完后,残月组和盈亏组的人交谈了一下,几个医生走到她身边在她的肩膀上取证。

  “注射进林小姐体内的是月队用来制服失控超能力者的“能力束缚剂”,注射剂量很少。这种药剂目前只在残月组内有,我们已经派人查看这几个月取用的人和剂量了。”叶千琴看着刚才机器里吐出来的报告单说。

  詹姆斯赞许地朝她点点头,用流利的中文下令道:“把刚才发生的事和之前王乾的事合并调查,彻查王乾和绑架队员的那伙人。”下完令,他摆摆手表示大家可以散会,他转而望向邢玉寒说,“褚言去哪了?”

  “呃......他的公司那边出了点事,飞去瑞典了。”邢玉寒回答。

  詹姆斯冷笑一声,用枯槁的手指指了指林羽然,接着问:“她今天本该驻队,谁准了她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