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照明光束在黑暗中警惕地扫射,急匆匆的脚步声在寂静中格外突出,与彷徨的心跳应和着拍子。

  林羽然被叶千琴拖拽着的脚步无可挽回地慢了下来,她的手臂虚弱地搭在叶千琴肩上,头晕乎乎的,像极了那天在天择喝醉了的感觉。

  “副长......”她吸着冷气艰难地开口,“我走不动了......”

  叶千琴没有回话,只是调整了一下架着她的姿势,继续向前走着。

  “千琴......”

  “就算叫我千琴我也不会让你偷懒的,”叶千琴淡淡地回答,“别说话了,省点体力。”

  一抹苦笑浮现在林羽然嘴角,她微微抬头望了望叶千琴板着的脸,然后无力地耸拉下脑袋,体内的药剂已经开始侵蚀她的意识......

  叶千琴不愧为一组的副长官,为了不乱军心此刻依旧强作镇定。其实二人都对眼前险境心知肚明,林羽然扫一眼贴在手臂皮肤上的纸张电脑,屏幕的左上角的信号区从触发机关开始就一直亮着红色的感叹号,也就是说她们无法呼救了......

  被拖着前进的林羽然觉得自己真的撑不住了,那种熟悉的天旋地转的感觉如鬼魅般袭来,“千琴......”她呻吟起来。

  叶千琴没有再强拖着她走,她一声不吭地把林羽然背了起来……

  头枕在叶千琴的肩头,林羽然嘟囔了一声“对不起”就精疲力尽地闭上了双眼。

  “不许睡,”叶千琴喝令道,“前面到头了我才背你的,一会肯定还有敌人,你要再坚持一会,明白了吗?”

  林羽然只觉眼皮子有千斤重,她透过睁开的一条小缝顺着光束模模糊糊地看去,这条狭长的通道确实到头了,前方两百米左右是一扇与刚才那扇门一样的金属门。

  叶千琴不断地对她说着话,“这次任务非常失败,你参加的任务比我多,你负有很大的责任,知道吗?”

  “知道......”林羽然的声音小得像蚊子的叫声,“是属下大意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猜到有这条路的吗?”

  “怎么......怎么猜到?”她抖着声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叶千琴手臂用力,把她往上背了一点,“郑珺筛选出的这三个地方都有地下建筑,这家工厂和那家纸业厂地下都有千圣市开发早期废弃的地铁线路,废弃的原因都是地质条件不合适开发成本很大,但不能通地铁并不意味这条线路不能挖了......你在听吗?”

  “嗯,在听。”

  “当初这条线路到底挖了多少谁也不知道,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就是线路废弃后挖通的,而且你看,”叶千琴将照明向四周扫了扫,“在这条通道能屏蔽我们的通讯信号,一定是百大勾结不良能力者打通的。明医机械厂仍在生产医疗设备,所以装放不下束缚剂的生产线,它但却适合储存像能力束缚剂这样的药剂。而纸业工厂面临倒闭,纸业生产名存实亡,但场地还在,所以那里有能力束缚剂的生产线。”

  “原来如此,”林羽然喃喃地低语,“这条地下通道是用来连接明医工厂和纸业生产厂的......”可此刻她心中却还是很不安,那晚安颜轻蔑的话语回响在脑海中......

  百大的作为很可能不止生产能力束缚剂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