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超能力法庭的门外聚集了一大群举着标语的自由派,他们大声地呐喊着,尤其是偶尔当法庭那扇厚重的大门开启时,呼喊声音尤为嘈杂。

  下弦组长官李保东讪笑着面对着拄着拐杖的詹姆斯,不时用眼睛去瞟那群不知道怎么闯进来的自由派。

  詹姆斯把拐杖抬起来,指着那群人,一字一顿地说:“最、后、一、次,”他白色的胡须被说话的口气吹了起来,“以后别再让我看见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溜进这栋楼。”

  “啊......是是是是,”见一直抿着嘴巴怒视着自己的詹姆斯终于肯开口,即使他话说得毫不客气,李保东还是笑得鱼尾纹都皱了出来,“您老放心,我这就让队员赶他们出去,以后绝对不许自由派踏进总部半步。”

  詹姆斯怒瞪着终于从自己的阴影下解放出去的李保东远去的背影,最终收回了目光,呼了口气,然后从偏门走进了超能力法庭。

  偏门开在螺旋而上的楼梯底下,詹姆斯拄着拐杖有些吃力地一级一级爬上台阶。到了法庭二楼,他走进深长昏暗的走廊,在走廊尽头的一扇不起眼的暗色门前停下了脚步。他把眼睛凑到密码锁前面,通过了瞳孔识别系统的认证,门滑开了。

  门内和门外一样是一条细长的昏暗走廊,詹姆斯的拐杖敲在地板上的声音不断回响着,格外响亮。

  走廊的两侧是一扇扇紧闭着的门,没有窗户。走廊的尽头是一扇虚掩着的木门,有明亮的闪动着的光芒从门内透出来。

  走近了,门里的光线来自房间里的液晶显示器,詹姆斯用拐杖推了门一下,首先跃入眼帘的是薄如纸片显示器上播放的自由派集会的偷拍录像,那些自由派和法庭大门外的一样在摇旗呐喊,站在他们的对立面的是月队下弦组的苍云副长,只见苍云吼了几声后发现自己的声音淹没在了声浪里,便一拳砸在身前的办公桌上,这一下直接把桌子砸了个粉碎。他对着终于安静下来的人群吼:“你们说月队用私刑,又拿不出物证和人证!都是道听途说!我们的队员为了保护你们都受过伤!没见你们说过一句话!”

  屏幕上的人群还在吵闹着,詹姆斯收回了目光,转而望向坐在屏幕前的那个人,那人早就在盯着他看了,眼神依旧是那样温温柔柔、平平静静的。

  “李先生大驾光临,邢某有失远迎。”坐在椅子里,一只手搭在办公桌上的邢玉寒彬彬有礼地开口。

  察觉到詹姆斯正盯着自己搁在桌上的手看,邢玉寒带着五枚戒指的修长手指动了动,一颗暗红色的珠子从戒指上滚落下来,掉在桌面上,变成了扁扁的一滴血迹。

  邢玉寒把手收回到身前,在屏幕光线的照射下,戒环上斑驳新鲜的血迹格外醒目。欣赏完戒指,邢玉寒把目光投向了詹姆斯,“您找我什么事?”

  见詹姆斯仍旧绷着脸不做声,邢玉寒了然地点点头,“看来您来是为了上次那件事,您要我查的案子我都查了,还写了报告,本来打算明天给您送去。”说着他打开抽屉拿出了装订好的几张A4纸。

  詹姆斯接过报告粗略地看了几眼,就把它放下了,“你写的什么?”詹姆斯语气里充满了敌意。

  “我把您说的这些五六年前、十几年前的判案都回看了一遍,证据、程序、法官身份......与案件相关的一切都是合法合规的,没有您说的冤案。”邢玉寒耐心地解释道。

  詹姆斯搭在拄在身前的拐杖上的双手逐渐紧握,“你们东方人总是爱说‘心魔‘......”

  邢玉寒微微一笑,好看的眉眼让人如沐和煦春风,“我们更多地把它叫‘执念’,这样更通俗易懂一些。”

  “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超能力世界的效率,把一个又一个心魔作祟的人推上领导人的位子,首席、长官、部长、法庭总监......无不如此。”詹姆斯垂下头,瓮声瓮气地说,“你们在心魔的控制下延续上一代的专横和暴力来统治这个世界......”

  “那这个世界效率高不高呢?这个世界是不是更加安定呢?”邢玉寒打断了詹姆斯的话,他站起身,随着他的动作他那被桌子遮住的衣衫露了出来.......洁白的衬衫上全是斑驳的血迹。

  詹姆斯的胡须颤抖起来,“你把你的过去发泄在......”

  “那您呢?”邢玉寒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您为什么来到这里的超能力总部?为什么不留在美国?您当年是怎么当上首席的?”他连问三句,声音难得地比平时急促。

  詹姆斯感觉到有些气喘,他闭了闭眼睛,最终倚靠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转身走回到那条仿佛没有尽头的长廊,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