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被逼退到电视柜边上不得不站上墙面的林羽然闪身躲过伸来的火舌,火舌接触到的墙面上裂开了一道焦黑的伤口。

  仇国勇的家早已不是刚才那番整洁的样子,被烧得只剩下架子的沙发竖立在空调边上,餐桌只剩下了一个桌板,四条腿早就不知道去哪了,空气中弥漫着那个控温能力者和雷电能力者发难后的焦臭气味。

  站定了身子的林羽然放出几支水晶,把围堵着她的包围圈撑大了一些。

  在一群高级能力者苦苦抵抗了十分钟有多的她狼狈不堪,长裙的下摆都被撕裂了一截。

  她不能再往墙上走,否则就会变成这十五个人的靶子。一跃而下落在平地上,她只觉腿上的伤一阵剧痛,她站立的地方马上滴打出一小滩血。

  见她终于支撑不住跪倒下来,对面一个倚在墙边还没出手的黑衣人抱着手对她说:“你表现得不错,平常能力者早就被烧成灰了。”

  她右手撑着地板,左手捂着淌血的伤口,喘着粗气心头一惊,急忙追问:“仇国勇去哪了?”

  那个黑衣人抱着的手动了动,以更加闲散的姿势靠在墙上,伴随着一声嘲讽的笑声,“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平常能力者早就被烧成灰了。”

  她的拳头握得更紧了,“为什么杀他?”

  但他似乎对他们之间的对话失去了兴趣,“继续。”他歪靠着,面具后双眼却正正的直勾勾地盯着她,那双眼睛的黑眼珠逐渐被棕色的麻粒花纹吞噬,只留下细细的两道黑色。

  林羽然只觉头皮发麻,自己的眼睛却越来越移不开。震慑能力者,他是个能和关琳媲美的精神能力者!

  看着她逐渐失色的容颜,黑衣人们的包围圈渐渐缩小,准备把酷刑施予地板上冷汗直流的她。但这时,脚下的地板传来微小的震动,那个震慑能力者暂时挪开眼珠看向了晃动的脚下。

  动摇着公寓楼的楼基,暂时脱离控制的林羽然咬牙切齿地开口:“你们都见不得光,就看这栋破楼消不消受得起我们的折腾吧。”

  话音未落,一个黑色的洞口就出现在她的眼前,“这样就可以了。”震慑能力者的声音传来,然后她便被一把拽起扔进了黑色空间的入口。

  看着从入口走进来的十五个身影,她不由地笑了一下,还专门准备了空间能力者,真是细致......

  “十五种不同的能力,得看你消不消受得起了。”恶魔般的声音在头顶上回荡,她支起身子,想像在飞机上那样用水晶把黑色空间捅破,但还没等水晶射出,地面上就伸出一条条黑色的藤蔓般的东西紧紧地把她整个人捆在了地上,水晶也被挤碎了。

  “藤蔓”束得越来越紧,好像就快要把她的骨头像水晶一样碾碎,一把控气能力者的透明而锋利的气刃就在她眼睛前面,她紧紧地闭上眼。

  好痛......

  救救我......

  她张嘴,却被藤蔓勒得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震慑能力者的控制依旧不减丝毫,缺氧和大脑的保护机制让她的意识开始不清晰。

  在这冷热交加疼痛尖锐的地狱中,她听到了一声遥远的玻璃碎裂的声音。

  我要死了吗?她脸贴在寒冷的地板上,奄奄一息。

  周围一切似乎又混乱起来,模模糊糊中,她觉得身上勒着的力道减轻了一点,至少,脸颊上窒息带来的充血感减轻了少许。

  又是一片嘈杂与混乱之后,终于,她感觉藤蔓松开了......一只手把她捞了起来,她靠在那只手的主人身上,鼻腔里弥漫着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和淡淡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