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是说我管不了超能力的者的事?”电话那头的楚峥听了她的一番解释之后问,语气中带上了一点不爽。

  林羽然对着空气摊手做了一个无助的动作,张着嘴哑口无言,对于她为什么不把在仇国勇家遇险的事告诉他这个问题,她越解释越乱。

  听起来楚峥的已经开始变得不悦,她收住了口,楚峥毕竟是个自尊心强而且厉害的人,不是她一句两句解释能安抚得了的。

  她垂下了手,放轻了声音对他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可能不那么善于表达,等你回来我们面对面说好吗?”

  “行,回去我还要开很多会,就这样。”

  她没听错吧?她挂了电话,在“楚总”最后一句话里她竟然听出了赌气的味道,这让她即使心怀愧疚却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忍着笑,正想走回病房,但余光瞥见病房钱的走廊上,穿着科研部白大褂的林知海脚快步朝她走来。

  看着拉着脸的林知海,她有些不安,果然,林知海对她说:“然然,爸爸帮你从月队离职吧,趁爸爸还在科研部有点话语权。”

  她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忸怩地回答:“不行......”

  这并不是林羽然第一次拒绝他这个要求了,他把林羽然拉到墙边压低了声音劝说道:“超能力世界最近不太平,月队肯定不能置身事外,你长大了,要学会自保,尽快抽身,明白吗?”

  温和的林知海很少这样严肃地对她说话,她很想点头,很不希望他的心愿落空,可是王乾、赵青、仇国勇、齐柳......这一张张脸在她的脑海中移过......她还是摇了头。

  这孩子怎么就说不听......林知海眉头一皱,“羽然,妈妈在家很担心你,你不能这样让她担心!”抬高的音调中透着怒火。

  “妈妈......?妈妈怎么会知道我的事?”她有些无助地问。

  “如果你出事她肯定会知道,所以你才不能再在这耗下去!”

  林知海抓着她肩膀的力道弄疼了她,她扭扭双肩挣扎开,“不行,如果出事,科研部也不可能置身事外的,现在走了,将来的情况可能更不好......”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这次要不是玉寒救了你,你知道什么后果吗?”林知海的声音已经比平时高了,两人眼看就要吵起来,这时远处传来了一个救场的男声,“老林。”

  宋扬风走上前来,林知海尴尬地收住了口,林羽然垂下头藏起了委屈的表情。

  宋扬风弯下腰指指病房的金属门对她说:“医生说邢总监今早还有点低烧,你去照看一下好吗?”

  从林羽然离去的背影上收回目光的宋扬风扭头对正叹气的林知海说:“年轻人就是比较执拗,你也消消气。”

  林知海懊恼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言行,冲动总会伤人,幸亏宋扬风及时打断了他。

  “不过说实在,”宋扬风话锋一转,“林羽然是月队为数不多的极强能力者,月队不会轻易放人,你想把她安排到科研部做文职,难啊。”